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六十章 免賦到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章 免賦到期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俗語言七月流火,這是一年溫度由熾熱轉涼的標誌。

通州之戰三日之後,關於通州戰事的情況傳到了青州,而這段時間轉爐鍊鋼生產線也在穩步建設當中。

「殿下,此次出其不意拿下通州,魏王反應過來之後必然大舉來攻,此時當讓岳雲率領一部分戰艦前往金陵城附近江面游弋以讓魏王忌憚,同時也要讓魯飛派出騎兵前往淮州佯裝進攻以牽制魏王的兵力。」

按照當前的軍中制度,此次通州戰報首先被送到了牛手中,拿到戰報的牛第一時間同蕭銘商量此事。

聞言,蕭銘點了點頭。

這通州的位置便是現代的南通,是個東面臨海,南面臨江的地方,從通州南面的長江一直向西便是魏王王府所在的金陵城。

這次他拿下通州一個是為了報復魏王扣押他的商船,一個則是為了在魏地的腹地砸下一根釘子,這根釘子會時刻讓魏王感到疼。

同時,徹底掌握通州也等於他有了一個穩定的沿海補給點,這海上貿易也算是有了一個中轉站。

「論守城,誰能比得過本王的士兵,這次本王讓岳雲帶去了五百門守城炮,這些守城炮都是正規火炮,可不是賣給魏王的外銷型火炮,即便他想用登州軍的破城之法恐怕也做不到。」

「是呀,咱們的炮兵還不第一時間就把他的火炮殺掉1牛笑眯眯地說道,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蕭銘要特意搞出一批外銷型火炮了。

原來那時他就為今日這種情況考慮了。

將葉青雲送來的戰報交給牛,蕭銘說道:「既然如此,就按照都督說的,現在即可下令南征軍佯攻淮州。」

「是,殿下。」牛應了聲是,轉身離去。

目送牛離去,蕭銘看向掛在正殿中的大渝國的地圖,此時魏王的封地被他著重標記起來。

魏地一共十三個州,其中彭州屬於北方的大州,現在他控制了彭州等於是控制了魏地十分之一的北方領土。

現在他又佔領了通州,如今十三個州只剩下十一個州,而至於這淮州則是當代的淮安一代,與彭州緊緊相鄰,這正是他下一步準備進攻的地方。

不過似乎有鑒於彭州之戰的失敗,魏王這次不但增兵淮州,而且還運來了五十門火炮架設在淮州城牆上。

對於這個魏王做出的反應,蕭銘泰然處之,畢竟無論魏王拿出多少火炮對他來說都沒有威脅。

甚至可以說蕭銘不怕大渝國內任何一隻軍隊,他的軍隊能和蠻族這樣的頂尖軍隊過招,又怎會害怕這些聞蠻色變的軍隊。

他唯一擔心的不過是這些勢力聯合來進攻他,論單打獨鬥他倒是可以遊刃有餘,畢竟他的火器部隊建立也快兩年時間了。

無論是士兵的思想還是軍隊的正規化都不是這些還停留在冷兵器時代組織紀律渙散的軍隊能夠比的。

地圖上彭州已經被他畫了一個x,現在他又在通州上畫了一個x,這兩個x一個在南,一個在北,正如一張巨口準備吞噬魏王的封地。

正在思考下一步對魏地的戰略,這時龐玉坤在通報之後到了正殿。

「殿下,斐閣老派人從彭州運來的物資到了,糧食,布匹,食鹽,茶葉,生絲,瓷器都有,彭州的豪族雖說帶走了不少金銀細軟,但是大部分的財產都留了下來,除了這些東西還有數萬頭耕牛,斐閣老讓老臣代為問殿下,這批耕牛是留在彭州城還是送到封國境內。」龐玉坤一口氣說道。

「自然是留給彭州的百姓,難道彭州現在不是本王的封國土地嗎?」蕭銘反問道。

龐玉坤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時才猛地醒悟道,他苦笑道:「老臣倒是糊塗了,殿下如今是要將彭州併入封國,現在又怎能厚此薄彼呢?」

蕭銘點了點頭,「就是這個道理,你給斐閣老回信,就說彭州之一切事務皆按照封國州縣處置,要讓彭州百姓儘快融入封國。」

「是,殿下。」龐玉坤說道。

頓了一下,龐玉坤又說道:「殿下,如今三年之期已過,按照道理現在該徵收農賦了。」

「當初本王答應封地百姓免除三年賦稅,你這麼說也的確到了時限了,不過今年的收成到底如何?」

「相比於去年的乾旱,今年的糧食倒也算得上是豐收,而且今年青州附近州縣大規模試種土豆,也是收穫頗豐,百姓們的日子倒是不愁吃喝。」龐玉坤笑道。

在他看來,現在的封國當真是欣欣向榮,百姓們衣食無憂,安居樂業,甚至還有餘錢拿出來購買各種商品。

如今商會販售的肥皂,食鹽,白糖等物資在封國境內反而是賣的最多的,可見現在封國百姓手中還是有些余錢的。

「如此這農賦便開始徵收吧。」

蕭銘沉吟著說道,現在他不可想窮大方了,現在軍隊東征西戰耗費巨大,這打出券和炮彈都是銀子,何況還有不斷建造的戰艦和火炮,火槍。

這段時間軍隊裝備的革新是快了,但是這都是以蕭銘提高軍費佔比的前提下實現的。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長安之亂之後,物價飛漲,這各類物資的價格都是翻一番,而這也導致龐大的軍費支持成為封地的財政負擔。

何況隨著政務的細化,這政務支出也多了起來,同時還有遍及封國的公孰,為了普及教育,他現在一直在賠本賺吆喝。

如此種種都讓他不得不徵收農賦,畢竟在這種農耕為主體的社會體制,農賦依然是稅賦的大頭。

不過雖說要徵收農賦,也不能用力過猛。

他和龐玉坤商議的結果是每畝地只取十分之一,如此一來便足以保證百姓們的生活不受什麼影響。

「是,殿下,既然如此,下官便貼出告示,順便讓青州報社將此事刊登在報紙上。」龐玉坤沉吟了一下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還有,這賦稅一定要明確下來,各州府衙不準巧立名目亂收稅,否則到時候可就不要怪本王動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