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六十三章 狡猾燕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三章 狡猾燕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還有一章。

亳州。

蕭琪從燕王府出來的時候正迎面遇上了展興昌。

上次出使青州的時候他見過展興昌,知道這位展興昌足智多謀,此時展興昌出現在這裡的目的毫無疑問。

「沒想到齊王的消息如此靈通,這麼快就知道了魏王計劃,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展刺史是不是也帶來了準備殺我的刺客。」蕭琪冷笑道。

展興昌同樣也見過蕭琪,剛才言語之間,蕭琪故意拿展刺史這話來刺激他不過是想讓他惱怒,他說道:「如果想要殺你,何須在下親自前來亳州,而且你也太小看殿下了,你們能辦到的事情,我們同樣能夠辦到,而且還能辦的更好。」展興昌說道。

蕭琪的臉色微微一變,展興昌簡單的話語已經說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他也是為了合縱而來。

而至於蕭銘為什麼要合縱,明眼人也能夠看出是要和聯合燕王進攻魏王。

冷笑兩聲,展興昌不想和蕭琪多說什麼,他轉身向燕王府而去。

蕭琪的名頭頓時皺了起來,他在亳州已經呆了五天,這段時間他不僅見了四皇子,也見過了燕王。

不過儘管他極力勸說,燕王都是言語模糊,似乎是答應,但似乎又是遲疑,但是總體上他的意思是如果梁王和趙王其一答應,他便會出兵。

所以這次他準備去前往梁王處遊說,因為他同樣知道梁王一直暗恨齊王,和他達成盟約不是問題。

這次他離開,正是準備前往梁地,只是現在展興昌的到來讓他心中一陣不安,能夠拯救魏地只有此辦法了,如果無法達成,魏地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

回頭望了眼燕王府,蕭琪還是決定前往梁王處,在燕王處,他已經將厲害說的很清楚,他相信燕王不會反悔自己的決定。

在蕭琪離去的時候,展興昌已經到了燕王府的正殿中,此時燕王正在正殿中等著他。

「你就是展興昌?據說冀州之戰也有你的功勞。」燕王朗聲說道。

展興昌抬頭看了眼燕王,在他的眼中,燕王的體型清瘦,臉長嘴寬,模樣有些醜陋,像是一張驢臉。

「回燕王殿下,在下正是,不過這冀州之戰功勞在於殿下,而不是我。」展興昌謹慎地說道。

燕王盯著展興昌看了眼,他說道:「先是魏王,現在又是齊王,現在這是怎麼了,是什麼風把你們都吹過來了。」

展興昌心道燕王果然是個老狐狸,這簡直是明知故問,這蕭琪前腳剛走,這燕王便什麼都裝作不知道了。

於是展興昌說道:「殿下,此次齊王派遣在下前來不是為了別的,而是為了給殿下送來一個大禮。」

「哦?齊王的大禮倒是很難見到,你且說說。「燕王笑眯眯地說道。

展興昌淡淡說道:「壽州。」

「壽州?」

燕王的眼睛閃過一絲光芒,這一點被展興昌看在眼中。

「沒錯,正是魏地的壽州,殿下對壽州一直念念不忘,如今齊王殿下願意同殿下一起拿下壽州,並將此地送給殿下。」展興昌說道。

燕王表面依舊不動聲色,他說道:「這壽州本王是鄭家的祖籍所在,不過這先輩的事情畢竟是先輩的事情,到了本王這,有些事情該放下也得放下不是,本王可不想為了此事大動干戈,再說這壽州即便本王拿下了,這最後歸誰也不一定呀。」

說罷,燕王輕輕喝了口茶,等待展興昌的話。

「這麼說,燕王決意和魏王一起對付我們了?」展興昌不卑不亢地問道。

燕王吹了口熱氣,淡淡說道:「本王不傻,這壽州重要還是燕地的安危重要本王分得很清楚,為了一個壽州坐視齊王吞併整個魏地,接下來齊王要對付的便是本王了吧。」

展興昌越發謹慎起來,這燕王看的很透徹,這正是他們下一步的計劃。

「只是燕王難道以為四方軍隊便能夠攻破齊地嗎」

「也許不能,但是也足夠讓齊地元氣大傷,無法再侵吞其他藩王的土地。」燕王敲了敲桌子,「而其他藩王的實力不相伯仲間,即便相互征伐也無法像齊王吞併魏地一般簡單,所以本王倒是更願意相信魏王,而不是因為一時間的小利而自掘墳墓。」

展興昌心中暗道不妙,這燕王冷靜異常,而且看的很透徹,他說道:「若是殿下和魏地緩和了關係呢?不要忘了,魏王和殿下同為皇室宗親,此次戰爭也不過為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這便如同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

「哈哈哈」燕王忽然大笑起來,「若是我不知道蕭琪的身份也許會相信你,但是知道他的身份之後便明白魏王斷然不會向蕭銘求和?」

「蕭琪的身份?」展興昌神色疑惑。

燕王似乎不打算隱瞞此事,他直接說道:「這蕭琪不是別人,乃是寧王之子,當年蕭文軒為了自己的皇位殺了寧王,魏王藏匿了他的兒子一直帶在身邊撫養,可以說魏王早就心存反意,齊王是蕭文軒的兒子,他魏王又怎會向他屈服,雖說魏王奢華無度,但是本王清楚,魏王還是有些硬骨頭的。」

展興昌神色震驚,這寧王大案他也是有所耳聞,燕王這麼說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魏王拒絕和蕭銘結盟,原來在他心中,他一直對蕭文軒及其子嗣抱著仇恨的心理。

「原來如此。」展興昌的眼睛眯了起來,不過他還帶著一個殺手,他相信燕王不會拒絕,因為在當前的形勢下,這是每個人都想要得到的東西。

沉吟了一下,展興昌眼睛轉了轉,他忽悠道:「其實齊王殿下早就知道蕭琪的身份,所以和魏王的戰爭也不過是私人間的恩怨,殿下無意爭奪天下,不過是想要守著自己的封國逍遙自在,為了證明殿下清白,殿下囑咐下官,可以將火槍製造技術傳授給你們燕地。」

燕王的眼睛陡然眯了起來,他的心臟此時不爭氣地劇烈跳動了幾下,不得不說,這個條件實在太過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