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六十六章 口水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六章 口水戰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時間轉眼進入八月份。

忙碌了大半個月,展興昌將蕭銘的想法傳到了四位藩王處,而趙王,燕王,梁王,魏王俱都派出了使者前往青州商議此事。

而與此同時,在失敗了三次之後,鋼鐵工坊生產出了第一個鹼性轉爐,這個消息傳來,讓蕭銘興奮不已。

馬上就要面臨談判,現在鹼性轉爐的成功讓他更有了談判的底氣,大批量生產鋼鐵將讓他能夠儘快實現軍隊裝備的革新。

正如他的計劃一樣,他要的只是一些時間。

「殿下,這便是鹼性轉爐。」

燥熱的鋼鐵工坊中,孟闊帶著蕭銘到了一個高兩米,直徑一米五的轉爐前。

蕭銘滿意地打量這轉爐,孟闊製造的這種轉爐由圓台型爐帽,圓柱型爐身和球缺型爐底構成,總體看起來像是一個陀螺。

在鍊鋼爐上鑄造了能夠讓轉爐旋轉的耳軸以滿足裝料,出鋼,倒渣等過程,在轉爐的側下面還有一個向上傾斜的空洞,這便是吹風口。

現在鋼鐵工坊採取的轉爐鍊鋼法屬於側吹鹼性鍊鋼法,這是轉爐鍊鋼時期出現最早的方法,而後來的底吹好頂吹技術要求都很高,他都沒法實現。

不過即便如此,這也足夠滿足他當前的需求了,這批轉爐生產出來的鋼水絕對要比坩堝煉製出來的鋼檔次要提升不少。

可以說以當前火藥的烈度,他是再也不怕炸膛了。

除了側面下方的出風口,在轉爐的上面也有一個小管道,這便是鋼水口。

「嗯,不錯,不錯。」蕭銘上上下下檢查了轉爐之後十分滿意。

除了轉爐之外,鋼鐵工坊還徹底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改造,此時轉爐不是安置在地上,而是在一個支架上,這個支架下半部被澆築住混凝土中,上面則是金屬部分。

懸空轉爐可以通過匠人拖拽連接的鎖鏈進行旋轉,而在支架的一側還有兩個設施,其中一個設施用來向轉爐倒原料,一個則是用來出鋼。

總體而言,現在剛鐵工坊的設備還有些原始,畢竟距離器械自動化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孟闊對自己的成果相當滿意,這段時間的忙碌沒有白費,現在他準備建造第二個轉爐生產線了,「殿下,我們已經嘗試過鍊鋼了,出來的鋼材質量比以前強了很多,以前坩堝鍊鋼這磷和硫的問題總算是解決了。」

「是嗎?你們的速度倒是夠快的。」蕭銘嘴角帶笑。

孟闊說道:「殿下,這麻煩的不過是爐襯而已,其他設備都是最簡單的,所以才快了一些。」

「雖然這麼說,但是沒有你們夜以繼日的努力也是辦不到的,不過這還只是開始,你們還要繼續努力,本王可指望你們將鋼鐵的成本將下來。」蕭銘說道。

「殿下,有了轉爐鍊鋼法下官若是還不能大幅度提高產量,殿下就把下官扔到這爐子里一起煉了。」孟闊保證的時候不失幽默。

露出一絲笑容,蕭銘說道:「若是如此,本王和暴君有什麼區別,不過干不好,本王換人還是肯定的。」

「是,殿下。」孟闊笑道。

又在鋼鐵工坊中轉悠了一會兒,這時候展興昌派人過來尋他。

本來蕭銘今天是準備和四方使者慢慢扯淡,簽契約的,但是因為他高興,他才把這事丟一邊,特意來了一趟。

這展興昌一找人,發現蕭銘不再王府,這才派人來找蕭銘。

又交代了幾句孟闊,蕭銘這才慢悠悠地向青州府衙而去,當他到的時候發現展興昌正和四個使者吵的一塌糊塗。

「怎麼回事兒什麼時候府衙成了鬧市。」蕭銘一邊說一邊走了進來。

展興昌見蕭銘來了,說道:「殿下,我們剛才正在商議這契約的事情。」

蕭銘點了點頭,這時他看向其他四個人,魏王的使者不是別人,依舊是蕭琪,而趙王派出的使者他也認識,竟然是侍奉趙皇后的王喜。

至於燕王使者和梁王使者,他倒是都不認識。

注意到蕭銘的神色,燕王使者出動出聲道:「在下燕王次子崔章參見殿下。」

「原來是世子,請坐,請坐。」蕭銘笑著說道。

崔章應聲落座,本來這次他不必親自來一趟,但是因為火繩槍的技藝太過重要,燕王只得派他這個次子前往青州。

梁王使者的臉上始終帶著冷淡的神色,在燕王使者自我介紹之後,他淡淡說道:「在下鄭浩見過齊王殿下。」

鄭浩之後,蕭琪和王喜分別和蕭銘假意寒暄了一下。

表面上禮儀結束,這時進入了正題,這次最為憤懣的當屬蕭琪,他辛辛苦苦跑了一圈,結果回過頭來,燕王和趙王竟然俱都提出讓魏地屈辱的條件。

這時,他不得不改變對蕭銘的看法。

真正的條件其實已經在談判桌下達成了,崔章和王喜都不想浪費時間,沉默了一會兒,崔章首先說道:「殿下,今日我們前來的目的是為讓殿下停止對魏地的吞併,既然殿下如今已經同意此事,便黑紙白字的寫下,以契約為證。」

「沒錯,諸位都明白人,現在還是不要再浪費時間了。」王喜也說道。

蕭琪自然清楚燕王和趙王都和蕭銘達成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說道:「二位使者,你們答應了殿下什麼和我們可沒有關係,既然殿下如今要休戰,不如將彭州和通州交出來再談此事。」

鄭浩也說道:「蕭使者說的極是,殿下攻佔了魏地兩座城池,哪有不交出來就休戰的道理,這豈不是什麼便宜都讓殿下佔了。」

蕭銘淡淡說道:「這麼說二位此次前來是不同意燕王,趙王和本王的想法嗎?」

「正是,只有殿下交出彭州城和通州城,我們才會休戰。」蕭琪語氣堅定。

蕭銘意外地看向蕭琪,忽然露出玩味的笑容,接著他看向崔章和王喜,「二位,你們也看見了,這是魏王咄咄逼人,看來這休戰契約是沒法簽了。」

崔章和王喜頓時有些惱火,削弱魏王,同時讓束縛住蕭銘的手腳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可不想因為魏王的兩座城池壞了他們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