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七十四章 攻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四章 攻心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今天辦理離職,事情多了點,明天給大家爆更,下面還有章節。:3wし

「《揚州慘絕人寰大屠殺,魏王暴行令人不恥7」

隔日,《青州日報》首頁版面的標題怒吼著,拿到報紙的書生,商賈,權貴在閱讀這篇文章之後無不義憤填膺,對魏王紛紛發出詛咒之語。

於此同時,記者們帶著報紙抵達各州縣,將這個消息傳遞到每個村子的百姓耳中。

「哎,魏王呀,魏王,你讓本宮說你什麼好,你這不是授人以柄嗎?」

在青州城南的一處民坊中有一個大院,院子上的匾額上寫著《公主府》三個字,這正是平陽公主在青州的住宅。

此時公主的涼亭中,平陽公主正在看著青州報紙,自從她來到青州,這讀報紙便成了她的一個習慣,因為不必出門,她便能從報紙上了解青州正在發生的一切。

「可不是,既然這揚州城割讓都割讓了,何必又來一次屠殺,本來這天下人還同情他,現在一來,他倒是成了暴君了。」

歐陽木說道。

蕭文軒在世的時候,平陽公主和魏王來往密切,他也得到過不少魏王的好處,現在未免有些惋惜。

「只怕我這個三哥是狗急跳牆了,他想必也看得出來,蕭銘必然是要把他給滅了,現在不過是蕭銘什麼時候動手而已。」

平陽公主將報紙輕輕放下,紫色絲綢的袖籠中露出如同白雪一般的胳膊。

歐陽木見狀眼睛有些發熱,他說道:「魏王怎麼說也是實力雄厚,竟然這麼輕易就被蕭銘打敗,末將看這未來的天下說不定就是齊王的了。」

「皇兄的遺囑上本就立他為皇儲,這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平陽公主的神態有些慵懶,她說道:「對了,你去將庫房中的雲錦拿來,下午本宮去一趟王府將雲錦送給王妃,如今寄人籬下,我們倒是要殷勤一些。」

「是,殿下。」歐陽木說道。

這雲錦乃是蜀地的貢品,十分珍貴,即便是公主府的庫房中也沒有幾匹。

二人正說著,忽然公主府外響起一陣嘈雜聲,接著一群人穿著雍容華貴人走了進來。

「公主殿下,你看報紙了嗎?這魏王怎能如此糊塗,現在我們想去找殿下說和此事也沒有任何辦法了。」為首的老者長嘆一聲。

「唐國公,這件事我們還是不要參與了,如今也該換個人振興皇家了,我看這如今能夠振興咱們皇家的也只有蕭銘這個孩子了。」平陽公主說道。

唐國公佝僂著身子,他說道:「哎,公主殿下說的也是,這魏王和雍王如今卻都不如蕭銘了,不過公主殿下這次我們來倒是還有一事要和公主殿下商議。」

平陽公主看向唐國公身後的榮國公,夏國公,宋國公心中已經有幾分瞭然,這四人劇都是皇室宗親,和蕭文軒一脈極為親近。

她這四位國公可以說是同一個祖父,長安破城之後,他們後來也到了青州。

「你們想說的是例銀的事情吧。」平陽公主淡淡說道。

此次隨著唐國公來了都是皇室宗親,其中什麼郡侯,郡王的一大堆,這些皇族沒有什麼實權,但是在長安的時候一向是由皇家供養,也就是每月都會領到例銀。

如今長安沒了,他們的例銀自然也沒有了,現在這些人雖然表面上光鮮,其實日子倒是有些窘迫,畢竟可不是誰都像她一樣在青州一直有生意。

「公主殿下是明白人。」唐國公說道:「再這樣下去,我們可就要真的喝西北風了。」

平陽公主的眼睛轉了轉,她笑道:「只是蕭銘可不是皇上,他可沒有義務給諸位發銀子,你們即便找到我這裡也沒有用呀。」

唐國公等人對視一眼,眼中帶著濃重的失望,他說道:「難道公主殿下就忍心看著我們餓死街頭,到時候這皇家的臉面還往什麼地方放。」

「唐國公不要著急,本宮不是還沒把話說死嗎?這樣,本宮下午就要去一趟王府,趁此機會便和王妃和珍妃娘娘說說此事,齊王的脾氣你們都了解,即便本宮也不敢多舌,也只有珍妃和王妃能夠勸勸了。」

「多謝公主殿下,多謝公主殿下。」唐國公大喜。

身材高大的榮國公則說道:「公主殿下,你和娘娘們說,此時殿下正值用人之際,雖說這皇室宗親中大都是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廢物,但也有幾個精明能幹之人,這用人還有比用自己人更放心的嗎?」

平陽公主點了點頭,「榮國公的話倒是有些道理,本宮會一併告訴娘娘,諸位還是暫時請回吧。」

唐國公點了點頭,帶著眾人道謝之後轉身離去。

「殿下,你又何必攔下這等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歐陽木有些不懂。

平陽公主面色笑意,她說道:「怎麼會吃力不討好?本宮去說了,成與不成都在殿下,但是讓人情本宮是站到手了,而且在本宮看來,殿下說不得會選一些優秀的皇家子弟進入軍隊和官場?」

「為何?」

「無論是斐家還是龐玉坤等人畢竟都是外人,這治理封國是一會兒事兒,但是這治理天下是另一回事兒,現在蕭銘還不明白,但是他很快就會明白他需要一股能夠保住他皇位的人來擁護他。」

歐陽木似懂非懂,在他看來這平陽公主的話實在太過複雜,不過蕭銘一向是不按套路出牌,誰也無法預估下一步他會幹出什麼事情?

就說此次報紙上關於魏王的文章,誰又能想到蕭銘會以此事實施攻心之法呢?

與此同時,青州報紙從青州城開始向周圍的村子中蔓延,當記者將魏王的暴行說給百姓們聽得時候,各村的百姓立刻暴怒起來,這讓他們想到以前的日子,門閥士族肆意屠殺百姓,根本不把百姓當人看。

而在這條消息的影響下,一大批青年走向軍營要求參軍攻打魏王,青州軍營為圍堵的水泄不通。

消息傳來,蕭銘也有些驚訝,他沒有想到這次痛斥魏王的文章竟然提升了百姓們的參軍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