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八十三章 假仁假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三章 假仁假義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怎麼?難道你不願意1

岳雲的聲音森冷,他不想再和三山王多費口舌,如果他不聽話,他大可以換一個。

對一個只有二十萬人口的島嶼,他很輕鬆就能夠控制。

三山王背後冒起一層冷汗,事實上他沒有任何和這支軍隊叫板的能力,而且在這支軍隊來之前,王國的權利被胡亥把持,現在他只想趁此機會重新奪取權利。

「願意,願意。」三山王面露笑容,他說道:「只是天使也看見了,我的國王一直遭受倭國的侵擾,此次天使將倭寇趕走乃是善事,但是你們一走,這倭寇很快就會捲土重來,到時候王國又要遭受倭寇的荼毒,所以小王希望天使能夠在王國駐軍以防備倭寇,保住王國的萬世太平。」

岳雲淡淡說道:「只要你能夠服從齊王殿下的調令,三山王這個位置就一直是你的,本將保證胡亥這樣的人物不會再次出現,當然駐軍也在我們考慮範圍之內,不過最終都要看你的表現。」

這次奪取三山王國,按照蕭銘的意思本就準備駐軍,以前正是因為大渝國的不聞不問導致三山王國最終被倭國吞併。

岳雲心中掌握著底牌,也知道現在的三山王沒有什麼實權,他這樣說的目的不過是為了徹底的控制三山王。

雖說這次要把三山王國併入封國版圖,但是現在蕭銘沒有多餘的官員派遣到島上,所以三山王還會作為島上的統治者,到時候再以島上的駐軍監管,這三山王國便真正成了大渝國海外第一個殖民地。

「小王謹遵天使號令。」三山王大喜。

胡耗時候他不過是一個傀儡,現在真正掌握了王權,他才不在乎向誰進貢。

岳雲滿意地點了點頭,三山王的態度讓他滿意,否則他又得費些周章換一個王了。

接下來岳雲和三山王明確了進貢的物資。

在倭國佔領三山王國之後,山王王國每個收穫季節都會為倭國提供大批糧食。

雖說島上只有二十萬人,但是因為島上氣候宜人,糧食年年豐產,收穫的糧食頗為可觀。

「天使這次來的正是時候,這田間的稻穀馬上就要收穫了,此次的糧食正可送到青州,希望天使到時候能在齊王面前為小王美言幾句。」三山王說道。

岳雲在和他交流的時候簡單說了一下青州的情況,現在他對青州也有了些了解。

「這是自然,只要糧食抵達青州,殿下必會很高興,那時候你的地位也會越發穩固。」登陸的時候岳雲就注意到了田地里的水稻,此時水稻的稻穗已經泛黃,馬上就可以收割。

三山王聞言又是一陣感謝之語。

除了水稻之外,三山王國的又一個收入來源便是捕魚,對此岳雲這次回去準備將拖網的技術傳授給三山王國的匠人。

如此一來,三山王國便能夠不斷為青州提供海鮮。

說完糧食的供給,岳雲最後說了這建造棱堡的事情,既然決定駐軍,那麼棱堡是一定要建造的。

原因很簡單,這次他只準備在島上駐軍一千人,有這一千人結合棱堡防守,即便倭寇來攻打這裡,援軍也有時間趕過來支援。

畢竟到時候棱堡中有糧食,城牆上有火炮,一千人足以抵擋倭寇一段時間。

將島上的規劃說清楚,岳雲這才在三山王的邀請下一起共進晚宴,從早上抵達,如今已經到了夜晚,他只能在島上休息。

第二天,他讓一艘戰艦返航,把佔領三山王國的消息傳回去。

五日之後,山王王國被奪下的消息傳到了青州府衙。

「此次三山王國能夠為青州提供六十萬石糧食?」龐玉坤震驚道。

斐濟則是困惑不解,「殿下,長安也有三山王國的朝貢記錄,山王王國不過是進貢一些珊瑚,金銀雕像之物,為何這次卻為殿下提供這麼多糧食。」

「此時非彼時,那時的三山王國是大渝國的藩屬國,但是現在卻是我們的殖民地。」蕭銘淡淡說道,現在三山王國在他心中的地位也只在此列。

畢竟這是一個獨立於大渝國的國度,百姓還不認同大渝國,不過等他在島上推行教育之後,這個地方最終會成為大渝國的夏威夷,而不是倭國的夏威夷。

斐濟只是剛剛接觸殖民地這個概念,他說道:「殿下,這合適嗎?這威服天下當以王道而非霸道,不行仁慈之道,則人心盡失,今後諸多番邦誰還奉大渝國為天朝上國。」

聽到這話,蕭銘的眉頭皺了起了,他說道:「斐閣老,治理天下當以王道而非霸道,爭霸天下當以霸道而非王道,如今天下未定,這王道是不是太早了?而且周邊蠻夷畏威而不懷德,我大渝國對周邊蠻夷恩賜有加,卻每每在積貧積弱的時候遭受他們的欺凌,這時他們可曾想過對大渝國對他們的仁慈。」

「殿下,這…」斐濟頓時啞口無言。

頓了一下,蕭銘說道:「你口口聲聲王道,為何大渝國歷代君王卻以草芥芻狗般地對待百姓,卻對蠻夷鳳若上賓。」

斐濟的臉色白了又紅,紅了又白,這次蕭銘似乎很生氣,他心中哀嘆一聲,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青州會如此獨特了,因為蕭銘的想法本就十分獨特。

龐玉坤見斐濟被訓斥,自己到嗓子眼的話咽了下去,其實他和斐濟的觀點倒是八九不離十,現在斐濟擋了刀子,他就不說了。

本來三山王國到手的消息蕭銘很高興,但是此時全被斐濟給破壞了,擺了擺手,他讓斐濟和龐玉坤回去。

這次斐濟的話滿是儒家的所謂仁義道德,但是大航海時代的通行規則卻是比誰更加野蠻,而且他最憤慨的便是自古到今的歷史上一直充斥著斐濟這種「寧與外人不予家奴」的思想。

其實很多人都誤解了朝貢這件事,以為這是大渝國佔了便宜,其實不然,因為每次朝貢之後,大渝國都會拿數倍價值的東西給藩國使者讓他們帶回。

甚至在明朝的時候倭國因為朝貢大佔便宜,每年甚至朝貢兩次,因為這對倭國來說是穩賺不賠的生意,這就如同拿著一百塊錢給一個人喊聲老大,然後被喊老大的人樂滋滋地給了這個人一萬塊錢,愚蠢至極。

正因為如此,現在他來到這個時代要打破這種思想的循環,自此,大渝國不當假君子,寧當真小人,他要對外征伐掠奪,對內寬仁,因為在他看來,這才是一個正常國家。

不過斐濟的話也讓他終於想通為什麼朝代更迭,百姓對朝廷沒有一絲留戀,其實百姓們心中自有一桿秤,自是君以國士待我,我必以國士報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必仇寇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