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八十五章 政體閑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五章 政體閑敘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寢殿被香甜的烤紅薯味道包裹著。

蕭銘和斐玥兒一人拿著一個吃的很香,當然,他也沒有忘了珍妃,在剛才他已經差人將部分烤紅薯給珍妃送過了。

「殿下,這紅薯如此美味,而且又高產,這可真是大渝國之福。」斐玥兒細嚼慢咽,眼中的笑意越發濃厚。

蕭銘點了點頭「如今有了土豆,又有了紅薯,封國的農業本王就安心了。」

對他來,他主要引進的便是這兩樣高產作物,至於其他的經濟作物他倒是不急,畢竟現在大渝國的百姓追求的不過是溫飽,而不是像現代人一樣奢求營養搭配。

斐玥兒點了點頭,接著她道;「現在殿下不僅不需要擔心農業,現在紡織業殿下也不必擔心了,蒸汽機進入紡織坊后,紡織坊的布匹產量大增,現在從楚地送來的棉花都不夠用了。」

一邊著,斐玥兒將一匹藍色的布匹從桌子上拿到蕭銘面前。

「這就是紡織坊紡出來的布?」蕭銘將布匹攤在手上撫摸了一下,這匹布雖然經過染色,但是布料的表面很光滑,每根棉線之間十分緊密。

拿著布匹,他又使勁拽了拽,這明布匹十分結實,總體而言,這是蕭銘在大渝國見過最精緻的布匹了。

「這還有假,也只有紡織坊的紡織機加上蒸汽機才能夠生產出來這樣的布匹,現在臣妾正準備使用這些布料給軍隊生產軍裝,只是現在蒸汽機讓紡織坊產量大增,這棉花倒是不夠用了,而且楚地的棉花價格也因為這個貴了起來。」

到這,斐玥兒有些不高興,大概是責怪楚地的棉商趁機抬高價格。

對此蕭銘倒是不以為意,他道;「其實這很簡單,棉花的價格上升了,這布匹的價格也就貴了,到時候讓咱們的商人高價賣到楚地,這利潤也就賺回來了。」

斐玥兒聞言頓時笑了起來,她道「殿下道對,臣妾明個就讓綠蘿把賣給楚地商人的布料價格抬高。」

這段時間蕭銘因為魏地的戰事和斐玥兒相處的時間倒是短了,現在清閑下來,斐玥兒似乎像是有不完的話。

完這紅薯和布匹的事情,斐玥兒忽然饒有興趣地問道「殿下,昨天臣妾再給女子學院講課的時候,期間有個女學員什麼封建制度和君主立憲制度。」

「誰的1聞言,蕭銘的眉頭皺了起來。

斐玥兒見蕭銘的神色有些鄭重,不敢隱瞞,道」這個女學員不是別人,卻是登州刺史楊承業的女兒楊詩曼,臣妾也問過她,不過她的是荷蘭商人告訴她二元制君主立憲制、議會制君主立憲制。的。」

「荷蘭商人。」蕭銘點了點頭,「這就不奇怪了,楊承業和荷蘭人打交道的多,難免會從荷蘭人口中獲知一些西方的東西。」

斐玥兒是他的枕邊人,蕭銘平時對她也傳授了不少大渝國沒有的知識,不過這些國家政體他倒是沒有和斐玥兒過。

現在斐玥兒問起,他解釋道「荷蘭人口中的封建制的便是大渝國當前的國體,這種制度是以貴族統治階層層層分封,佔有土地和農民等財富為基礎的制度,至於君主立憲制則是現在西方很多國家的政體,總體上來君主立憲制分為二元制君主立憲制、議會制君主立憲制。」

斐玥兒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在讀了博文學院的書籍之後,她漸漸對世界其他地方感興趣起來。

喝了口茶,他繼續道「君主制的本質是建立議會限制君主的權利,不過不同的是二元制君主立憲中皇帝的權利要高於議會,而議會制君主立憲皇帝機會失部分權利,甚至淪為擺設。」

「這議會又是什麼」斐玥兒問道。

「簡單的就是代表商人利益的最高權利機構,這個機構擁有皇帝的一切權利。」蕭銘解釋道。

斐玥兒眉頭緊皺,她道「這西方國家可真奇怪,為什麼代表商人利益的機構能夠統治一個國家,若是如此,這個國家不就成了商人斂財的工具嗎?」

蕭銘有些詫異,他看向斐玥兒問道「你覺的這種國家制度不好嗎?」

「不好。」斐玥兒回答的斬釘截鐵,「商人逐利,為了利益他們什麼事情都能幹的出來。」

蕭銘笑道「只是封建**也有自己的弊端,只不過斂財的人從商人變成了權貴而已,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

斐玥釹碌囊捕裕所以一代明君能夠興邦,一代昏君能夠亡國,不過君命天授,殿下又何必受到西方國家的干擾。」

蕭銘嘆了口氣,對他來真正的危機遠遠不是大渝國的內亂,也不是虎視眈眈的列強,最大的危機其實來自大渝國內部。

現在為了提升文明程度,他在封國普及教育,而這導致的結果便是開民智,一旦民智開了,百姓和商賈便會積极參与國事。

到時候大渝國會不會發生英國的光榮革命或者是法國大革命都未可知。

正因為如此,斐玥兒提起的這件事讓他心中陡然升起一陣陰霾,因為也許有一天他敵人正是曾經擁護他的百姓。

因為他不會允許英國的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類似的事件在大渝國發生,也不會允許資本控制國家。

在他看來制度不是決定一個國家興衰的決定因素,因為無論什麼制度都是人來執行的,最終的問題壞就壞在執行的人手中,正因為如此,當代中國自古以來推崇的便是賢能治國。

不過依舊維持君命天授的封建**也是不適宜的,所以他會跟隨時代的腳步讓大渝國的政體發生一些改變,但是不會緊跟著效仿西方,對他來更加傾向的中西結合,採取中庸之道,采兩家之長治理國家。

不過在大渝國還沒有穩定之前談及政體改革還太早,他現在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集中權利來結束當前的藩王混戰局面,否則一旦產生內亂,那他就等於自己斷掉臂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