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八十七章 機械製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七章 機械製造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博文學院的爆炸只是一場虛驚,這讓蕭銘輕輕鬆了口氣。

不過無煙火藥的嘗試還是讓他看見了學員們奮進的激情,三年多的時間青州的科學技術還沒有完全超越西方,但是在這些學員的努力下他相信火車會有的,電力會有的,內燃機也會有的,不需要多長時間大渝國就會在科學技術上再次傲立世界之林,成為萬國來朝的聖地。

了解了情況,蕭銘又交代了陸通建立化學工業的事情,接著便趁著今日空閑的時間巡視青州的各類工坊。

隨著蒸汽機工坊的建立,蒸汽機開始在越來越多的機械上運用,攻打魏地這段時間鑽床用上了蒸汽機,鏜床用上了蒸汽機,銑床,磨床也用上了蒸汽機。

現在不僅槍管的生產速度一日千里,燧發槍的零配件生產速度也大大加快,因為匠人不需要採用傳統的手工打磨辦法,而是直接使用了機械打磨。

除了軍工業在蒸汽機的推動下提速,斐玥兒掌管的紡織業現在也是蒸蒸日上,布匹的產量和質量都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不過這還只是蒸汽機一部分作用,林文濤正帶著研究院的學員準備將蒸汽機運用在化學工業和冶金工業上。

畢竟蒸汽機即可以做直線運動,也能通過曲軸和飛輪轉化成圓周運動,可以說這個時代的蒸汽機是真正的萬能機器,即便是現代很多工業還在還在使用蒸汽機,現在他唯一的缺憾的便是現在只能將蒸汽機運應在青州這個小範圍內,至於其他州縣現在受到蒸汽機的影響很少。

不過萬事開頭難,飯總得一口一口吃。

到了工坊區,蕭銘首先去了鋼鐵工坊,現在林文濤已經給這裡安裝了兩台蒸汽機,他到的時候蒸汽機正帶動著風箱不斷向轉爐中吹著空氣。

在轉爐下面是燃燒的煤炭,轉爐上面的觀察台上有監管鋼水的匠人,一旦鋼水煉製完成,下面的匠人便會拉動轉爐,讓轉爐傾斜。

這時轉爐中的鋼水便會順著出鋼口流出,從另一邊的凹槽上流下進入各類模具中塑形。

除了風箱採用了蒸汽動力之外,如今的鋼鐵工坊的中也有了自己的鍛錘,只是不同於水利鍛錘,這時使用蒸汽動力的穩定的鍛錘。

一些大型的的鋼鐵構建正是在這種鍛錘的敲打下漸漸成形。

對鋼鐵工坊的改革十分滿意,蕭銘又去了造紙坊,這個行業自從蕭銘建立起來之後就一直採用手工製造,所以造紙坊的產量一直不高。

現在蒸汽機承當了造紙過程中最重要的製漿階段,這讓造紙漿液的產量頓時升上來,現在匠人只需要重點負責後面的上網和壓榨工作即可,如此一來,大部分匠人解脫出來投入後面的工作,造紙量也是翻翻。

從造紙坊出來,蕭銘又去了白砂糖工坊,和造紙材料的製漿階段一樣,現在白砂糖的工坊甘蔗的嚼碎工作也交給了蒸汽機。

再讓蒸汽機和其他機械結合的時候蕭銘自然沒有忘記將攪碎機這些簡單機械的構造交給林文濤,這些攪碎機正是林文濤等人在鋼鐵工坊中指導匠人生產出來。

畢竟攪碎機的結構很簡單,不過是一個大圓筒在裡面加上一個扇葉渦輪一樣的結構。

對現在蒸汽機的試點實驗有了了解,蕭銘最後去了林文濤的蒸汽機工坊,為了方便獲得原材料,蒸汽機工坊的位置就在工坊區內側,距離鋼鐵工坊不過一千米的距離。

他到工坊的時候林文濤正在工坊的研究室對著學員講著什麼。

「殿下。」見到蕭銘到來,林文濤行了一禮,研究室的學員們則是神色激動。

點了點頭,蕭銘看向研究室黑板上的圖畫說道:「你們在研究煤礦的傳送帶?」

「是的,殿下,蒸汽機需要大量的煤炭,但是青州境內的煤礦不多,而且多是深礦,如果使用蒸汽機抽水,傳送煤炭,礦區的產量會提升不少,而且一旦煤礦能夠使用,其他礦山也就能夠使用,這樣一來青州的冶金工業就能發展起來。」林文濤說道:「殿下曾經說現在青州缺乏的便是原材料,下官就想著先把礦山需要的機械搞出來。」

聞言,蕭銘欣慰地笑了,三四年的時間這些學員的進步一天比一天大,他每天勞心勞力書寫科技書籍終究沒有白費。

「你真是想本王之所想,不過這次本王來想和你說的是比如直接將機械和蒸汽機分割開來,讓要研究院一部分學員負責各行業機械的研究如何?」蕭銘說道。

在現代機械學是獨立的一門學科,蒸汽機提供的只是動力,機械才是使用的動力的目的,現在有了蒸汽機蕭銘便可以將科技庫中的機械知識教授給林文濤等人。

林文濤想了想,現在研究院現在的主要工作倒真是從蒸汽機轉到機械上了,他對蕭銘說道:「殿下,這也可以,現在有些機械從無到有,我們倒是需要專門一部分人負責。」

蕭銘笑了笑,博文學院的書籍只是一部分,可以說只是簡單的初中知識加上一些高中知識,而機械學則是正八經的大學專業了。

而且為了防止技術泄密,他一向把重要的技術從書籍中挑出來專門彙集成冊讓各個實驗室和研究院單獨研究。

於是他說道:「從無到有太過於浪費時間,本王會將一部機械書籍交給你們,你們只需要對照著書籍將書中各個行業的機械製造出來就行了。」

林文濤有些震驚,隨著對科學知識的了解,他越發明白博文學院中任何一個學科都需要耗費一人大量的精力才能夠有所成就,而蕭銘對一切都是輕描淡寫,似乎對一切知識都掌握的很純熟。

想到此,他對蕭銘越發敬佩,這種敬佩不是一個百姓對君主的敬佩,而是對淵博之人的敬佩。

定下機械製造的這件事,蕭銘和研究院的學員閑聊了一會兒,接著他便去了青州大營,糧食,火器他都準備妥當了,這剩下的事情便是軍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