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八十九章 官場風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九章 官場風向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士兵們訓練時的吶喊聲響徹青州大營。

望了眼鬥志昂揚的士兵,蕭銘心中安穩了許多,槍杆子出政權這句話自古不變,只要抓住軍隊,眼前的任何敵人都可以被粉碎。

自青州大營離開,蕭銘回了王府,這時他開始專心撰寫機械學類的書籍,蒸汽時代還剛剛開始,現在只有將這個時代的機械都生產出來他才能讓青州各個行業升級。

否則以當前青州的工業基礎向內燃機和電力時代奮進阻力重重,畢竟在這個時代可沒有人給他提供現成的工業品升級科技。

趁著和魏地休戰的時間,蕭銘整個人都沉浸在封國的內務中,除了編寫機械學書籍外,如同他答應牛的一樣,他開始在博文學院教授基層將領識字。

而且同時,他正式開始拆分博文學院,將博文學院的類別開始細化,於是青州正式成立了青州軍事學院,青州醫學院和青州政務學院。

原本的博文學院則純粹成了化學,物理,天學,礦業,造船等學科的綜合大學。

蕭銘這樣做原因很簡單,就是讓青州的教育走向正規化,做學問的專門搞學問,搞政治的專門搞政治,搞軍事的專門搞軍事。

在這種忙碌中,時間轉眼過去了三個月,青州的天氣漸漸轉冷,繼而是大雪,接著便是又一個新年。

不過相比以往,這次青州的新年卻有些不同的韻味,以往每到新年的時候,長安的官員和皇親國戚總會向蕭文軒拜年。

而今年來自長安的官員和皇族卻紛紛趁著這個機會向蕭銘拜年,王府一時間熱鬧了許多,當然很多官員和皇族拜訪他的目的並不單純,在博文學院學了大半年之後他們有些急於重新走馬上任。

其中他們最關注的便是內閣大臣的職位,如今九個內閣大臣只有兩個任職,剩下的七個位置還有空的,誰都想進入封國這個最高權力機構。

「殿下,現在官員們對內閣的職位議論比較多,現在內閣九輔只有下官和斐閣老兩人,這剩下的七個人不知道殿下是否有了合適的人選,畢竟現在封國的事務一下多了四個州的,老臣和斐閣老擔心越是往後越是無法及時處理。」

大年夜之後,龐玉坤和斐濟一同到了王府向蕭銘拜年,唱過拜年詞后龐玉坤首先開口。

「是呀,殿下,內閣九輔的位置一日不定下,這官員的心便一日不能安定,平日里難免會有相互傾軋的事情發生,畢竟誰都想表現一番。」斐濟附和道。

蕭銘的眼睛在二人的身上來迴轉了轉,他說道:「你們兩個什麼時候穿一條褲子了,既然你們這麼說了,是不是心中有了人選?」

龐玉坤是法家學派,而斐濟則是頑固的儒家學者,正因為這個原因二人雖然在政務上鼎力合作,但是私下裡兩人相互看不順眼。

當然這個不順眼不是對個人,而是針對彼此擁護的學派,這種情況類似於文科生和理科生的對不上眼一樣。

這段時間蕭銘雖然一直忙於處理內政,解決封地的一些疑難雜症,但是他時刻沒有放棄對封國的監管,尤其是青州的動態在密衛的監控下他幾乎是實時掌握。

總體上來說,現在長安來的官員在適應了青州的環境之後漸漸和本地官員開始不對路子起來,這段時間往斐濟府中跑的官員可不少。

當然這種長安官員的表現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從長安這批官員抵達青州之後,本地的官員就對這些人抱著戒心。

簡單來說就是不待見這些人,正是因為相互之間的戒備氛圍,現在兩撥官員相互看不順眼。

在過年之前,他甚至收到彈劾青州東陽縣縣令貪污受賄的奏摺。

「殿下,老臣心中沒有人選,這政務體系既然已經建立起來就需要完備起來才是。」龐玉坤說道。

「老臣附議。」斐濟說道。

淡淡瞥了眼兩人,他說道:「現在本王也沒有合適的人選,反正現在的政務你們還是能夠應付的來的,暫時你們就辛苦一些吧,剩下的本王會考察每一位官員的政績,如果本王滿意,會考慮擢升他們進入內閣。」

龐玉坤和斐濟對視一眼,其實他們也不想來問這件事,不過是被官員們逼問的沒有辦法。

二人雖然心中對彼此的尊奉的學派相互看不順眼,但是輔佐蕭銘成就大業的目的是相同的,不過因為長安之亂導致區分出本地官員和長安官員,他們也同樣很無奈。

「是,殿下。」蕭銘撂下了話,二人不再提。

望了眼正殿外紛紛揚揚的小雪,蕭銘正色道「本王知道你們心中在想什麼,也知道其他官員現在想什麼,相互監督是件好事,但是勾連陷害同僚的這件事本王是不能忍的,也希望你們好自為之。」

龐玉坤和斐濟心中頓時一沉,二人同時應了聲是。

二人離去,這時候珍妃在琉璃的攙扶下走入了正殿,回頭看了眼斐濟和龐玉坤,珍妃說道:「龐首輔和斐閣老同時來給你拜年倒是很罕見。」

在珍妃面前蕭銘倒是完全放鬆下來,他說道:「他們兩個是不安好心,都想著把自己人塞進內閣。」

「哎,官場真是一把雙刃劍,沒想到龐玉坤這種直脾氣現在也變得老謀深算了。」珍妃伸手為蕭銘整理了一下褶皺的衣服說道:「這封國官員和長安官員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不過這對殿下來說卻是好事。」

「母妃說的是,不怕這些官員相互拆台,就怕這些官員官官相護。」蕭銘沉吟著說道。

珍妃點了點頭,「你父皇說過,黨爭是把雙刃劍,用的妙則政通人和,天下安泰,用的不妙,則是內政紊亂,天下想殺,這是通還是亂只在於你的謀略。」

「雖是如此,兒臣還是不願意見到黨爭的存在。」蕭銘嘆了口氣。

珍妃笑道:「官員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七情六慾,有了**就會吸引志趣相同者,何況官字兩個口,吵吵鬧鬧才是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