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九十二章 大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二章 大勝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第六更,可惜都到第二天了,/tot/~~

「世子殿下,小心有詐。」

陳煒望著這一萬人神色有些驚疑不定。

蕭寒不悅道:「父皇說你疑心太重果然不假,現在這隻軍隊脫離大營豈不是我們立功的良機?」

頓了一下,他說道:「不要再猶豫了,進攻1

「可是1陳煒還有些猶豫。

「嗯,你是主帥還是我是主帥。」蕭寒怒道。

陳煒見狀一聲長嘆,他早就聽說這位世子剛愎自用,不學無術,現在總算是了解了。

現在蕭寒下了命令他不得不聽,於是只得下令城外的軍隊迎戰。

這時候,羅宏率領的火槍隊和楚州的大軍相距不過二百米,整齊列著隊,望著密密麻麻的楚州士兵,羅宏舔了舔乾燥的嘴唇,他看向身邊的新兵笑道:「小子,害怕了。」

新兵說道:「不怕,只是第一回兒上戰場有些緊張。」

「哈哈哈……」羅宏朗聲笑了起來,「我們南征軍在彭州城和淮州城浴血奮戰,沒有一個士兵後退一步,這便是我們軍隊的軍魂,視死如歸,勇往直前。」

羅宏的一番話讓新兵一陣熱血沸騰,握著火槍的右手輕輕顫抖,「將軍,我不會給南征軍丟人的。」

「很好,不過今日我們卻要詐敗一下,這也是一種勇敢。」羅宏望著前方說道。

雙方距離越來越近,就在這時候楚州軍忽然喊了一聲「殺1

瞬間,距離一百米的楚州軍忽然瘋狂地向南征軍衝過來。

這時羅宏立刻下令射擊。

「砰砰砰……」槍聲響起,楚州軍倒下一批,但是剩下的楚州軍仍舊悍不畏死地衝過來,而且後面的弓箭手也張弓拉箭準備射擊。

魯飛一直觀察著戰場的形勢,見楚州軍採取這種作戰方式,心突然涼了半截,這隻軍隊絕對是一隻精銳他呀,也不知道是誰訓練出來的。

正在他緊張的時候,雙方的軍隊越來越近,到了弓箭手的射擊範圍后,弓箭手射出一陣箭雨飛向南征軍,

箭雨落下,南征軍士兵立刻倒下了不少士兵,就在這個時候羅宏下達了撤退的命令,士兵們攙扶著受傷的士兵快速後退。

見到這一幕,城牆上的蕭寒大笑起來,「南征軍不過爾爾,彭州城和淮州城失敗不過是你們這些將領無能,來人,讓騎兵出城擊殺潰兵。」

「是。」楚州軍士氣大振。

命令下達之後,城內的騎兵立刻如同鋼鐵洪流一般沖向了潰散的南征軍。

此次陳煒騎著馬沖在中間位置,南征軍已經近在眼前,眨眼間就可以衝到他們面前,這時候騎兵揚起了手中的武器,他雖然疑惑,但萬軍之中無法退卻只能向前衝去,但下一刻,他突然看到了一生中最恐怖的場景,他前面的騎兵如同餃子下鍋一樣突然掉了下去,頓時人和戰馬的慘嚎聲響徹戰常

只是這還只是第一步,這時候本來潰逃的火槍兵立刻轉過身對著他們的騎兵就是一輪輪的騎射,陷阱加上射擊,一時間楚州騎兵死傷慘重。

「中計了,撤退,撤退1陳煒緊緊拉著韁繩,聲嘶力竭地發出撤退的命令,但他前面的數千騎兵還是止不住慣性陷入了土坑中,第一個土坑被馬和士兵填滿,後面騎兵繼續沖,接著又掉進下一個土坑中,如此不斷重複。

身上瞬間被冷汗浸濕,陳煒帶著剩下的騎兵頭也不迴轉身就退,一個直覺告訴他不能再繼續沖了。

但當他轉身逃跑的時候,再次絕望了,他眼中出現了一身銀色胸甲的騎兵,這群騎兵的戰馬踏著整齊的步伐,轟隆隆的聲音彷彿天邊的雷霆,大地似是也在顫抖一般。

見到這隻騎兵疾馳而來,他立刻只會指揮一部分騎兵前去阻擊,但是前往的騎兵直接被這群騎兵衝散,這些銀色盔甲的騎兵如同殺神一般,以一敵四。

瞬間,他派出的騎兵亂了,沒有人願意再和這群騎兵交戰,各自逃命。

白木不肯放過這批從城中出來的騎兵,他率領著騎兵在逃跑的楚州騎兵中左突右沖,如同趕鴨子一樣,直把剩下的騎兵趕回了楚州城。

而那些出城的楚州步兵更是不堪,直接被胸甲騎兵撞擊的七零八落,死傷慘重。

「哈哈哈……這群笨蛋1百木揮舞著馬刀對站在城牆上的蕭寒大笑道。

蕭寒的臉紅了又青,青了又紅,他沒想到正如陳煒說的一樣他真的中計了。

大笑之後,白木冷靜下來,他對士兵們說道:「不要戀戰,趕快打掃戰場,這些戰馬可都是好東西。」

楚州騎兵撤退的慌亂,很多士兵最後都是棄馬而逃,現在戰場上到處都是被遺棄的戰馬,有的是拋棄的,有的是主人戰死的,還有不少受傷的戰馬躺在地上,眼看是活不成了。

騎兵們聞言,列成一排開始驅趕戰馬,現在青州缺的就是戰馬。

大營中,魯飛微笑著把望遠鏡交給了羅信,「白木這個傢伙就是讓人省心1

羅信也是心中震撼,「白木一出手,這騎兵高下立判,這楚州騎兵完全不是青州騎兵的對手。」

魯飛暗想那是自然,這胸甲可比他們的板甲還要厚,說起來這是一隻重騎兵。

楚州軍潰敗,南征軍開始打掃戰場,面對兇悍的南征軍士兵,絕大多數的楚州士兵選擇了投降,那些負隅頑抗的也被火槍射殺。

而楚州城中,初戰失敗的消息很快在潰敗士兵的言語中在楚州城中傳開,這個消息讓支援的軍隊人心惶惶,現在事實再次證明了南征軍的不可戰勝。

城牆上蕭寒臉色蒼白如紙,他親眼目睹了一場殘忍至極的戰爭,生活在富貴的金陵城中他何曾見過如此血腥的戰爭場面。

以前對他來說戰爭不過是一個死亡的數字而已,但是現在他才明白什麼是戰爭。

正在蕭寒簌簌發抖的時候,陳煒滿身浴血走上了城牆,他指著蕭寒的鼻子罵道:「魏王如此,世子如此,魏地竟然沒有一人有賢主之相,魏國能不亡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