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百九十九章 投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九章 投降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你們想幹什麼?造反嗎?」

校尉將手搭在腰間的佩劍上,從士兵們冷漠的眼神中他感到一絲危險。

「校尉大人,我們只是太餓了,根本拉不動弓弦。」一個弓箭手出言,頓時肅殺的氛圍為之一輕。

校尉冷哼一聲,他說道:「你們都給我聽著,這不過是南征軍的詭計,我們的金陵城牢不可破,他們根本不可能攻下金陵城。」

士兵們沒有說話,他們不是傻瓜,援軍遲遲未到,而城中糧草依然消殆盡,這足以說明金陵城出了問題,即便是金陵城未破,他們現在也是一隻被拋棄的軍隊。

見士兵不說話,校尉的眼睛看向城外,聞著飄過來的米香他咽了口口水,他心中同樣擔憂,只是身為軍中校尉,他必須得服從軍令。

下了城樓,他立刻將楚州軍叛亂的消息傳給了蕭寒。

「廢物,蠢貨!本王養著你們有什麼用處1蕭寒聞言大怒,「我就知道陳煒和他的楚州軍一點用都沒有,現在親自把守城門,凡是投降的士兵一概殺無赦。」

校尉被罵,只是低著頭,在蕭寒發泄完之後,他說道:「城外的南征軍還說,還說……」

「還是什麼1蕭寒有些不耐煩,甚至有些暴躁。

他飛鴿傳書已經十餘天,但是至今沒有援軍抵達,而城內的輜重也消耗的七七八八,在這樣下去,他的軍隊就會徹底潰敗。

「說什麼1

「他們說金陵城被登州軍攻克,魏王殿下被押入大牢。」校尉說道。

蕭寒聞言頓時從椅子上坐起來,他說道:「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末將也這麼以為,只是金陵城的援軍這麼久都沒有到?」校尉不敢再說下去。

這句話徹底讓蕭寒的精神崩潰了,只是他心中還抱著一絲希望,他說道:「再等等,金陵城一定沒事,一定沒事。」

城外,南征軍的士兵還在繼續喊話,只是在楚州軍叛逃出城之後,喊話的內容又有了變化。

「楚州的兄弟們聽著,金陵城已破,你們魏王也在我們手中,現在你們的王印就在軍營中……」

聽到這個消息,城牆上的士兵越發震驚,又一個將領下了城牆向楚州府衙而去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蕭寒。

「王印1

這下蕭寒再也無法淡定,他立刻衝出府衙登上城門,如同報信的將領所說,現在南征軍正在喊著他說的內容。

「無恥之徒,你們不要妖言惑眾,金陵城怎麼可能被破,我的父王怎麼可能會在你們手中。」蕭寒怒道。

喊話的士兵不急不慢,他似乎就在等蕭寒登上城牆,他說道:「若是不信,稍等便是。」

說罷,他對著大營的方向比劃了一下,接著一個騎兵從大營中而出到了他面前。

這騎兵不是別人,正是白木,這次牛不僅送來了軍令,也把這王印也送了過來,為的就是亂了蕭寒的軍心。

「蕭寒,你可認得這是什麼?」白木將一個被黃色錦緞包裹起來的王印拿在手中展示給蕭寒看。

此時白木距離城牆不足十五米,他手中的東西清晰可見,但蕭寒凝神細看的時候終於臉色大變。

別人或許沒有見過魏王的王印,但是他不可能沒見過,此時在白木手中的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魏王王印,對著這個王印,他曾無數次幻想繼承魏王王位。

「怎麼樣?現在該相信了吧,現在不但金陵城沒了,你們援軍在路上的時候也已經潰散,如今剩下的魏地城池人人自危,不會有人再來救你,蕭寒,你仔細想想吧,這城中還有誰會為你賣命!不過你若是投降,我們將軍說了會在殿下保你一命。」白木朗聲說道。

此時蕭寒的腦中一片空白,白木的話他一句也沒有聽見。

身體輕微顫抖著,他一眾將領的攙扶下離開了城牆。

白木冷笑一聲,騎著馬返回了南征軍大營。

「將軍,蕭寒現在必然方寸大亂,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白木說道。

魯飛說道:「沒必要繼續耗下去了,如果他不投降我們就對楚州城進行炮轟,殿下命令我們拿下楚州城之後繼續攻克魏地其他城池,若是時間久了只怕這些州縣會和揚州城一樣遭受災禍,這些豪族十分殘暴,可不會在乎百姓的死活。」

白木聞言點了點頭。

喊話還在繼續著,一個時辰過去楚州城內沒有任何消息傳來,魯飛對羅信說道:「不必再等,城內人心必然已亂,正是攻城時候。」

羅信點了點頭,這半年的時間中南征軍的火炮增加到了一百門,此時一百門火炮排列成一條直線面對楚州城。

「放炮1羅信冷酷地下達了命令。

「轟轟轟……」

早已經準備妥當的炮兵立刻開始轟擊城牆,同時臼炮的炮手將一個個的開花彈打到城中。

頓時,楚州城牆上粉塵飛揚,火光和煙霧瀰漫。

魯飛冷漠地看著這一切,他這是再給蕭寒壓力,城內的士兵眾多,即便是殺也得殺上幾天,而這些士兵是無辜的。

楚州城內此時已經亂成一片,十餘萬士兵早已就飢腸轆轆,如今又得知金陵城丟失,無論將領還是士兵都失去了戰意。

而在南征軍強大的火力面前,他們更是心驚肉跳,城牆上的士兵只能絕望的哭喊,繼續絕望變成了憤怒,一些士兵頓時膽邊生,他們選擇了叛亂。

先是一個士兵,接著是第二個,參與叛亂的士兵越來越多,他們彙集在一起沖向府衙,只要抓住蕭寒這場戰事便結束了。

然後就在這時蕭寒從府衙中走了出來,面對一群虎視眈眈的叛軍,他絕望地說道:「我投降1

「投降了1將領和士兵頓時歡呼起來,現在他們只想吃一頓飽飯。

一些士兵則是直接打開了城門,他們將兵器和盔甲丟在地上,按照南征軍的要求舉著雙手向城外走去。

當魏軍從城門湧出的時候,魯飛下令羅信停止炮擊,他哈哈大笑:「這便是不戰而屈人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