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零六章 醫學院的希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六章 醫學院的希望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哈哈哈……」

魏王仰天大笑,他忽然指著蕭銘道:「豎子,你夠狠,本王以前是看錯你了,也怪本王當初有了一絲不忍之心,沒有在四年前就殺了你。」

「皇叔,世上沒有後悔葯,皇位只有一個,最終贏得的也只有一個。」蕭銘眼神冰冷。

魏王的神色漸漸平靜下來,他的眼中的瘋狂全部褪去,他眼中帶著一絲莫名的神采看向蕭銘:「賢侄,你是諸多皇子中我唯一看錯的人,恐怕你父皇也不會想到你今天有如此的成就,呵呵,皇叔敗了,不過皇叔也很欣慰,至少這天下還是我們蕭家的。」

完這句話,魏王轉身緩緩向大牢走去,這一刻他如同一個遲暮老人一般。

蕭銘皺了皺眉頭,這句蕭家的祖訓不僅影響著蕭文軒,同樣也影響著魏王。

「殿下,要不要將魏王帶回來。」葉青雲道,在他看來魏王太過無禮。

「不必了,他終究是魏王,給他留下最後一點尊嚴吧。」蕭銘道。

葉青雲點了點頭。

似乎看出蕭銘的情緒因為魏王有些不快,斐濟這時忽然道:「殿下,這金陵城不僅繁華,也是同樣是人傑地靈,這大渝國的一代名醫黃庭之就住在金陵城中。」

「黃庭之?」蕭銘聞言頓時腦中閃過一些瑣碎的記憶,「你的黃庭之就是號稱游遍大渝國的那個游醫?」

「是的,殿下,這黃庭之年幼之時便外出遊歷,同時布醫天下,據這黃庭之對自己的醫術毫無保留,但凡有想跟他學醫的人都會教授,甚至還教授了一些女子。」

「是嗎?」蕭銘聞言有些驚喜,自從孫醫官死了之後醫學院的建設大受打擊,學院內沒有一個能夠頂大梁的人物。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尋找適合的人選領導醫學院,現在斐濟口中的黃庭之無疑是一個十分適合的人眩

「黃庭之?「葉青雲這時候撓了撓頭,他忽然恍然地道:「糟了,殿下,末將將這黃庭之當做魏王的人也給抓起來了。」

「什麼1斐濟聞言大驚,「你呀你,這黃庭之乃是隱士高人,從來不會效力任何人,他怎麼可能是魏王的人。」

「末將又不知道這黃庭之是何人,當時下官搜索魏王府的時候現一個醫者正在給一個病人看病,以為這是魏王的醫官,於是一起抓了起來。」葉青雲有些委屈。

蕭銘露出無奈的神色,這也不能怪葉青雲,他自己對這個黃庭之也不甚了解。

他道:「你把黃庭之關押在什麼地方了?本王親自去見見他。」

「回殿下,末將沒有將他關在牢中,因為攻城的時候士兵很多受了傷,於是下官把他單獨關在一個院子里每日讓他為士兵療傷。」

蕭銘輕輕鬆了口氣,至少葉青雲還沒有把人給得罪死了,他立刻讓葉青雲帶他去見黃庭之。

跟著葉青雲蕭銘和葉青雲到了一個被封禁的豪族宅院中,斐濟和一眾官員沒有跟來,蕭銘讓斐濟帶著官員去金陵府衙將治理金陵城的機構建立起來。

兩人到的時候,黃庭之正坐在院子中讀著醫書,見到蕭銘,黃庭之只是談談看了眼蕭銘接著看起了書,蕭銘從斐濟口中了解到道,這黃庭之性格非常倔強,從不畏懼權貴,因為這點他得罪了不少豪族。

不過在蕭銘看來隱士高人沒有脾氣才不正常,畢竟本事大,人家有自信的資本。

黃庭之自然是從來沒有見過蕭銘,而見蕭銘跟著葉青雲來,他更是懶得理會。

葉青雲見黃庭之如此無禮,上前便要出言教訓一下黃庭之,但是蕭銘把他攔了下來,蕭銘吩咐葉青雲去給自己準備筆墨紙硯,他則是徑直在黃庭之面前坐了下來。

根據斐濟的,黃庭之已是五十三歲的高齡,不過他面前的黃庭之的頭烏黑,身體健碩,青州還要精神奕奕,一點也看不出年齡這麼大,或許這便是中醫上的養生有術吧。

蕭銘坐下的時候並沒有報出自己的姓名,在葉青雲將筆墨紙硯準備妥當之後,他開始拿起毛筆在黃庭之面前寫了起來,他寫的不是別的東西,卻是唐朝名醫孫思邈的《千金方》。

黃庭之一開始沒有理會蕭銘在幹什麼,但是當紙上的字跡越來越多他忍不住看了眼。

這一眼看過之後他是再也停不下來,蕭銘的筆落在什麼地方,他的眼睛就看到什麼地方,甚至面露焦急之色。

寫完《千金方》的中的一篇之後蕭銘停筆不再寫,而是將紙推個了黃庭之。

黃庭之一愣,放下手中的醫書,他這時才打量了一下蕭銘,又瞥了瞥石桌上的紙張。

沒有理會蕭銘,他拿起完整的篇幅翻看起來,只是這一看他便放不下手來,如同見到了世間珍寶,一邊看一邊稱讚不已。

黃庭之看的聚精會神,渾然物外,蕭銘則是靜靜等待,對於這種隱士高人還是需要禮賢下士的。

雖然他可以將醫書丟在醫學院,但是沒有一個精通醫術的人來研讀教授是不行的。

不一會兒,黃庭之把紙章放下,縷著鬍鬚,他微微頷,「齊王殿下費心了。」

葉青雲和蕭銘俱是一愣,蕭銘道:「你怎麼知道我是齊王。」

「老朽在長安的時候曾見過齊王殿下的母妃珍妃,也給她把過脈,起來珍妃娘娘的喜脈還是老朽探出來的,殿下的樣貌和她倒有四分相似,如今這金陵城被齊軍所破,這位葉將軍乃是統兵將領,誰又能讓他對一個人如此畢恭畢敬呢?正因為如此,老朽一眼便看出你是齊王。」黃庭之道。

蕭銘微微點頭,暗道真是人老成精,他站起來抱拳,道:「將黃老羈押在此實是無禮,葉都督並不知道黃老是誰還望黃老見諒。」

「這位葉都督的確有些孟浪,當時老朽可正在治病救人,在老朽看來不論齊軍還是魏軍,這都是大渝國的百姓,醫者仁心,又怎麼能讓老朽見死不救。」黃庭之想起來還是很生氣,但蕭銘畢竟是皇子,他也不能的太難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