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零八章 和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八章 和親?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陣陣海風襲來,溫暖而又潮濕。

登島之後蕭銘沒有急於去見三山國王,而是四處走了走。

按照蕭銘的規劃,這裡同樣要建設為軍港,因為這是應對倭國的前線,倭國必然會甘心失去三山王國。

畢竟在歷史上,倭國一直對三山王國甚至是琉球島虎視眈眈。

轉眼間岳雲佔領琉球也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了,現在軍港的建設已經基本具備雛形,從青州運來的水泥讓這類鋪設出了乾淨的水泥路面。

整體看起來,這裡的路面乾淨而且整潔,同時軍營和碼頭都是分開建設,規劃條理分明,海岸上還有數十個炮台,上面都是安裝了艦炮用來防禦海盜的襲擊。

繞過碼頭,走上一里路就是海軍6戰隊的軍營了,這裡駐紮著海軍和海軍6戰隊的士兵,還沒到門口他就聽見了裡面士兵訓練的口號聲,而這時一個人從裡面走了出來,見到蕭銘他加快了腳步。

「劉晨,參見殿下1。

蕭銘虛扶了一下,道;「免禮。」

「謝殿下1劉晨道。

蕭銘抬腳向軍營中走去,劉晨他是認識的,在海軍學院他見到過劉晨很多次,他口中玩笑道:「這裡的日子是不是苦了一點。」

「回殿下,不苦,末將以前打漁為生的時候更苦。」劉晨道。

蕭銘點了點頭,「不怕苦就好,未來封國在海外會有更多的海軍基地,這都需要你們海軍來維持,這三山王國的軍港建設不錯,以後就按照這個標準建設,這個地方雖然很,可是青州的糧食也指望這裡供給,維護大渝國的海外利益靠的就是你們了。」

「殿下對我們如此信任,我們必不會辜負殿下的齊王。」劉晨大聲道,語氣堅定。

蕭銘拍了拍劉晨的肩膀,對他來這些普通的將領和士兵才是封國未來的基石。

簡單聊了幾句,三人一路笑著進了軍營,在軍營里和三人討論了一些三山王國的建設問題。

沒過多久,軍營外忽然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音,一個士兵前來彙報:「殿下,三山王聽殿下到了,特地前來拜會殿下。」

「這個三山王消息倒是靈通。」蕭銘聞言笑道。

岳雲道:「這個三山王倒是聽話,只是他一直害怕我們離開,這裡再次被倭寇佔領,那時他們下場恐怕會十分凄慘,因為在倭寇第一次佔領這裡的時候就殺了他的三個兒子。」

蕭銘點了點頭,對海外的佔領需要考慮一個管理成本,如果不需要管理就能夠得到自己想法的物資自然是最好的辦法。

所以蕭銘才會決定讓三山王繼續管理這裡,等大渝國完成統一,有了足夠的人才之後他們就會徹底接管三山王國。

「走,跟本王一起出去迎接。」蕭銘起身,他覺得自己沒必要擺出一副天朝上國的姿態,畢竟在現代再下的國家訪問也能得到尊重。

他現在需要三山王的幫助,也應該讓人家心裡心甘情願。

岳雲和劉晨對視一眼,但還是跟著蕭銘出去了。

軍營外,三山王正不安地等待著,見到一個青年在岳雲和劉晨的簇擁下走出,他立刻跪了下來,道:「王參見齊王殿下。」

「三山王免禮。」蕭銘將三山王扶起,道:「三山王國歷代都受到大渝國冊封,如今因為國事繁雜忽略了三山王而讓倭寇在這裡橫行,實乃不該。」

三山王露出一副痛哭流涕的神色,他道:「承蒙齊王殿下不離不棄,指望殿下從今以後能夠是是照拂,不要忘了這裡。」

蕭銘點了點頭:「本王親自前來便是為了讓三山王安心。」

聞言,三山王頓時嬉笑顏開,他道:「殿下,王來時已讓人吩咐準備宴席,望殿下能夠在王的宮殿中同飲美酒。」

「如此本王便卻之不恭了。」蕭銘道。

在海上漂泊了數日,蕭銘也有些疲憊,此時正需要調節一下,於是準備帶著岳雲和劉晨一同參加晚宴。

夜色降臨,蕭銘三人加上黃庭之在士兵的保護下前往三山王國,此時三山王已經準備了海鮮宴席,在這種地方,缺少肉類,唯有海鮮十分豐富。

三人落座,立刻被宴席上的各色海鮮吸引了,上面鮑魚,龍蝦,海蟹和各色魚類,甚至還有魚翅,而且個頭還都很大,在現代人看來絕對是奢華至極。

望著這些飯菜蕭銘沒有著急動手,這時候黃庭之先拿出銀針一個個試了過去,見沒有異樣之後點了點頭。

三山王這時才想起什麼,倭國佔領山王王國也有十餘年了,島上難免會有親倭的人,他這時對侍衛了兩句,不一會兒兩個庖丁被帶了過來,他命令庖丁一道道菜試吃以證明食材的安全。

對三山王的態度蕭銘表示讚許。

這時候三山王又拍了拍手,忽然一群穿著紅色舞衣的女子如同蝴蝶一般翩躚起舞。

為的一個女子白紗遮面,正對著蕭銘,在跳舞的過程中不時將目光投向蕭銘。

岳雲和劉晨已經看傻了,二人不久前還是大老粗,何曾見過如此場面,一時間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這些身材曼妙的舞女。

俗話當兵三年,母豬上樹,蕭銘注意到二人的表情想著是不是要讓這些遠離封國的士兵有個泄的渠道。

三山王則是一直盯著蕭銘,見蕭銘對為的女子不感興趣有些失望,一曲結束他開口道:「不知殿下對女的舞蹈是否滿意?」

蕭銘聞言一怔,他這時醒悟過來道:」這舞蹈靈動美麗,的確讓人賞心悅目。」

三山王越失望了,蕭銘一句都沒有誇他女兒的美貌。

蕭銘心中暗笑,這三山王恐怕玩的是和親的策略,不過他可不吃這套,畢竟他的女兒和斐玥兒真是雲泥之別。

不過三山王有心,他也不能視而不見,畢竟這也是為了彼此的信任,他道:「本王又一個弟弟,今年二八年紀,倒是和你的女兒很般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