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一十五章漸變的心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五章漸變的心境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一個多月了。」

斐玥兒低頭含羞,眼中帶著淡淡的幸福。

心中的愁緒被喜得子的興奮衝散,蕭銘拉住斐玥兒的手說道;「這段時間什麼事情都不要做了,安心養身體,小環,現在王妃有了身孕,你可要仔細點照顧。」

「是,殿下。」小環行了一禮。

六天前斐玥嘔吐的反應,當時太醫診斷之後便恭喜斐玥兒有了身孕,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斐玥兒和小環都高興壞了。

自從斐玥兒進入王府也有快兩年的時間了,雖然斐玥兒表面上不說,但是心裡一直很著急。

在她嫁給蕭銘的那一日起她便不是無憂無慮的斐玥兒,而是齊王妃,甚至日後要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后,而在母憑子貴的後宮沒有子嗣是可怕的。

畢竟她懂得身為帝王的蕭銘不可能後宮之中只要她一人,即便為了政治聯姻這後宮之中也會添置新人,歷朝歷代哪個帝王又不是如此呢?

蕭銘是不懂斐玥兒在想什麼的,現在天下未定,他沒有太多時間浪費在兒女情長上。

只是現在斐玥兒有了身孕,身為一個父親也需要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眼看天色也不早了,他直接陪著斐玥兒會寢殿去了。

寢殿中蕭銘和斐玥兒有說有笑,還把在三山王國的見聞都說了,當他說起三山王有意和親的時候斐玥兒明顯緊張了一下。

不過當他說把此女許配給九皇子蕭紫炎的時候她才鬆了口氣。

斐玥兒的樣子讓蕭銘笑了起來,在他看來無論是古代多麼男尊女卑,女人還是想要專寵的。

「紫炎現在也有十六歲,也該給選一個王妃了。」斐玥兒說道。

按照輩分,蕭紫炎是要喊斐玥兒表姐的,而他事實上又是自己的弟弟,在諸多皇子中蕭銘也只有這一個弟弟值得信任了。

畢竟蕭紫炎既有皇家的血統,又有斐濟家的血統,讓他娶了三山王的女兒為側室也對得起三山王了,畢竟山王國王不過是彈丸之地,現在他只需要島上的穩定而已。

說起蕭紫炎,蕭銘問道:「對了,最近紫炎都在幹什麼」蕭銘問道。

上次長安之便后蕭紫炎和他的母妃一同到了青州,第一天見面之後他就很少見到蕭紫炎。

「殿下真是貴人多忘事,當初安排一眾長安官員進入博文學院學習的時候,殿下不是將他也安排進去了嗎?現在他正在博文學院中學習。」

「在學什麼?」蕭銘習慣性的問道。

以前他不覺得,但是自從蕭文軒把位子給他之後他就開始本能地關注在青州的長安貴族,其中他最關心的便是這些年幼的皇子,

畢竟在血統至上的皇家,任何皇子都可能是與他爭奪權力的對手。

不過好在長安之亂以後,這些皇子失去了庇護所,對他沒有什麼威脅,因為他們手中沒有軍隊,只是換一句話來說他又需要這些皇子,比如聯姻這件事上還是用得著的。

斐玥兒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她小心地說道:「紫炎沒有什麼志向,看的不過是一些航海書籍。」

「哦?他對航海很感興趣嗎?」

蕭銘說道,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鬆了口氣,如果斐玥兒說蕭紫炎在學習政務和軍事,他必然會心中有些想法。

「他一向對任何事情的興趣不過兩三天,姑姑說他恐怕以後都沒什麼出息。」斐玥兒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他聽出了斐玥兒話中的意思,他們這是在保護蕭紫炎,害怕蕭銘尋了罪名就把蕭紫炎給殺了。

畢竟現在大渝國現在亂子都是皇子對帝位的爭奪造成的,若不是太子弒君,大渝國不會出現這般情景,現在一個成年皇子就在蕭銘眼皮底下,以大渝國官員的想法,定然是要看住這個皇子。

「王妃不必緊張,本王只是隨口一問。」蕭銘說道,他明白自己現在的一言一行都會被人進行揣度。

斐玥兒心中一松,蕭紫炎畢竟是他的表弟,兩人的私下關係也很要好,她不忍心看見二人兄弟相殘。

頓了一下,蕭銘繼續說道:「明日本王去見見他,順便說說這和親的事情,三山王之女已經隨本王抵達青州,也該早些把婚事辦了,如此三山王的使者才能回去交差。」

「嗯,若是殿下覺得不方便,臣妾倒是也可以勸說他的。」斐玥兒說道。

「既然這樣,明日便讓他到王府吃頓飯。」

……

二人說話的時候,龐玉坤也已經將三王使者安排到了魏家酒樓休息,既然是一個拖字訣,那便是好吃好喝地伺候著。

酒過三巡,三王使者上了樓,在龐玉坤離去之後,其他兩人從房間出來到第三人的房中。

「王侍郎,你倒是拿個主意,我們的眼線明明說齊王回來了,可是這龐玉坤就是不承認,這不是擺明了在拖住我們嗎?」

這次趙王派遣來的依舊是王喜,燕王派來的人依舊是鄭浩,梁王的人也沒有變。

王喜眉頭緊皺,他說道:「你們說的不錯,這龐玉坤是有心拖住我們,如此說來齊王必然是不肯交出魏地十三州的。」

「這還用說嗎?吃進嘴裡的東西有吐出來的道理嗎?王侍郎,世子,我看我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各自回去整軍備戰便是了。」趙王使者說道。

鄭浩拍手說道:「我也是這個意思,現在魏地還未安定,齊王的軍隊無法及時從魏地抽調回來,此時直接進攻惲州再合適不過。」

王喜則是有些顧及,現在趙王的軍隊依舊在和蜀王的軍隊鏖戰,此時無法抽調軍隊過來,而且趙王很清楚即便逼得蕭銘從魏地退兵,這得到利益最大的也是燕王。

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探子得知了燕王也掌握了火繩槍製造技術的事情,加之燕王在藩國一向有賢王之名,在趙王看來燕王的威脅一點也不比蕭銘差。

而且燕王的封地距離長安最近,若是燕王來個背後捅刀子可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