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一十七章 挑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七章 挑唆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擺鐘敲打的「咚咚」聲中蕭銘從睡夢中醒來。

起身看了眼時間,此時正是清晨七點鐘,如今有了擺鐘,青州記錄時間的方式也生了改變,相對於以前的粗糙記錄,現在擺鐘的提供了精確到秒的數據。

昨日因為斐玥兒懷孕的事的消息他興奮了半晌,和斐玥兒一直聊天到半夜二人才睡去。

「殿下連日奔波勞累怎麼也不多睡一會兒。」斐玥兒躺在床上,聲音有些慵懶,懷孕之後斐玥兒整個人都變得慵懶起來,對此蕭銘倒是不奇怪,這是孕期的特徵,畢竟來自現代,他的科技晶石也有這方面的資料。

前世蕭銘孤身一人,無依無靠,如今到了這個世界娶妻生子,他倒是漸漸忘了過去,感覺自己越來越融入這個世界,尤其是得知自己當了父親的一刻,他忽然以一種責任感在心中升騰,為了家庭他更要心翼翼。

畢竟在王權中敗落的結果只是一個,那邊是被其他藩王斬草除根。

「你睡吧,本王還得去應付趙王,燕王和梁王的使者。」蕭銘淡淡笑道。

斐玥兒似乎有些自責,她道:「臣妾有身孕真不是時候,偏偏選在了現在這個戰亂頻繁的時候,這豈不是給殿下添亂嗎?」

蕭銘下了床船上衣服道:「王妃此言差矣,這政務是本王的事情,你只需要安心生養便是,本王不會讓你們遭遇危險的。」

斐玥兒點了點頭,可能因為太困,蕭銘還想什麼的時候她又睡著了。

搖了搖頭,穿戴整齊他便出了寢殿,簡單喝了粥,吃了五個包子他便向府衙而去。

抵達府衙的時候,府衙中擺鐘正停在八點鐘,這個時間府衙中的官員都在各自處理政務。

龐玉坤見到蕭銘道:「殿下,昨日三人被下官打了,下官沒有告訴他們殿下已經回來,不過從三人的神色看他們似乎得知殿下返回的消息,今日恐怕沒法繼續糊弄他們了。」

「所以本王今日準備親自出馬和他們談談,順便探探他們的底。」蕭銘道,對他來歷史的相似程度很高,當前無論是六國攻秦敗就敗在心思不齊,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想法,正所謂人多必亂。

這次燕王,梁王和趙王必然也是心思各異,如果能夠一一擊破那是最完美的結果,不過他也明白自己和異姓藩王之間是沒有太多迴旋的餘地的。

二人剛完兩句話,這時差役便進入府衙通報王喜三人在門外候著。

蕭銘和龐玉坤對視一眼,二人一起出了府衙。

「殿下。」

見到蕭銘三人共同行了一禮。

崔章這時斜眼看了一下龐玉坤,不滿地道:「龐輔,你不是殿下不在青州嗎?現在你又如何解釋?」

「是呀,若不是讓我們遇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面見殿下。」鄭浩也道。

王喜瞥了二人一眼沒有話,他在趙皇後身份侍奉多年,十分清楚分寸一詞。

二人這話看似針對龐玉坤,其實是在對蕭銘表達不滿,蕭銘自然聽得出來,他假意道:「二位使者誤會了,本王入城尚未告知龐輔,他又如何能知道呢不過三位前來青州又是為了何事?」

一邊著,蕭銘一邊讓三人進入府衙,這時展興昌也趕了過來,在曾經簽訂休戰契約房間六人再次坐在一起。

「殿下,這是當初簽狡踉跡不知道殿下可還記得?」崔章將休戰契約拿出。

這時王喜,鄭浩也同樣將契約拿出擺在了桌子上。

蕭銘沒有去看這個休戰契約,而是道;「此事本王自然記得,只是這關趙王,燕王,梁王何事?魏王大逆不道,本王不過在收拾皇家敗類,這是本王的家事。」

崔章三人聞言頓時張口結舌,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駁斥,王喜先反應過來,他道:「殿下,並非我們多事,這乃是魏王親自派遣使者邀請我們前來商議此事,殿下背棄契約在先,現在怎麼倒是倒打一耙。」

「哼,當初你們以出兵為由挾脅迫本王,逼著本王簽下這休戰契約,先仗勢凌人的是你們,本王攻打魏王你們三道四,那麼趙王進攻蜀地,燕王奪下我皇家潁州,宋州,梁王奪下我皇家晉州,肅州又如何解釋1蕭銘反駁道。

如果以前是被動應對,現在蕭銘有足夠的能力主動應對,所以他根本不打算和他們繼續談,如今大渝國的形勢誰都明白。

崔章和鄭浩對視一眼俱都眼神有些閃爍,在長安之亂以後,兩家分別出兵攻佔了曾經屬於皇家的數個州縣,加上趙王,三人將北方曾經屬於皇家的土地全部瓜分。

上次蕭銘沒有提,他們以為蕭銘默認了這個事實,沒想到現在蕭銘忽然提出了此事。

「哼,這些土地屬於無主之地,我們如何不能攻取1崔章耍無賴一般道,這件事上他理屈詞窮,畢竟若是他們還承認皇家,他們的行為就是謀逆造反。

鄭浩附和道:「沒錯,先皇已經死了,十三皇子不過是趙王的傀儡,沒有先皇的遺詔我們是不會承認一個嬰兒做皇帝的,因為如此,我們攻佔這些城池的目的也是為了皇家暫時保住這些地方,免得落入外人之手。」

王喜聞言大怒,這二人簡直是在裸地罵趙王是叛逆,他道:「太子弒君,趙王入長安乃是為了匡扶皇室,十三皇子又是趙皇后的嫡子,這皇位不是他的還能是誰的?齊王殿下的對,你們兩家才是狼子野心。」

蕭銘怔了一下,他不過隨意挑撥了一句,三人便吵了起來,他心中頓時明了,看來這三家暗地裡的矛盾可不。

到時候即便是三家一同出兵恐怕也是一個看著另外一個送死的畫面,想到此他越安心了,不過雖然有矛盾,但是他相信三家還是能夠組成聯軍的,畢竟異姓藩王共同的利益是消滅皇家。

如此一來,他們便再也沒有任何束縛,可以自行為帝,不過蕭銘可不會讓他們就這麼簡單的組成聯軍,大渝國可不是只有他們三家懂得陰謀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