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一十九章 宴席上的意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九章 宴席上的意外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喧鬧而嘈雜的聲音從東市傳入魏家酒樓,玻璃窗外人流如川。

王喜望著繁華的青州景象心中一陣不是滋味,在他看來這青州現在倒是比長安繁華熱鬧許多。

面對鄭浩有些激越的言語王喜沉聲說道:「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了,這蕭銘到底有幾分斤兩我們試一試便知。」

崔章露出笑容,王喜這麼一說等於是三家達成了一致,他說道;「既然如此,我們當趕快回去籌備這聯軍之事。」

王喜和鄭浩點了點頭。

三個各自回去收拾了行禮便向青州城外而去,只是到了南門他們立刻被守城的士兵攔祝

「龐首輔有令,城中正在搜捕魏國姦細,外來人等一律不得出城1南城門守將肅聲說道。

馬車被攔下,王喜三人紛紛下車,見狀崔章怒道:「不長眼的狗東西,吾乃燕王世子,你們搜查魏王奸於我何干,還不速速放行1

王喜的眼中閃過一絲隱憂,他沒有說話,而鄭浩則是站到了崔章的身邊,他附和道:「我們乃是趙王,燕王,梁王的使者,你們膽敢攔下我們是不要命了嗎1

城門守將已經得到龐玉坤的命令,他重複道:「我不管你們是什麼地方的使者,在搜查沒有結束之前你們任何人都不能離開青州城1

「嘿,今日我還就偏偏要出城,看你能奈我何?」在燕地崔章也是橫行無忌慣了,今日本就因為蕭銘的話憋了一肚子氣,他喝令隨行的侍衛道:「出城1

燕國侍衛聞言頓時一個個抽出刀劍就要闖門。

這時南城守將的眼神陰沉下來,他一揮手,城門前的守軍立刻將火槍對準了一行人,衝突一觸即發。

眼見大事不妙,王喜立刻攔住崔章,他說道:「世子還沒看出來嗎?這恐怕是齊王的授意,如今我們三家決定伐齊,他恐怕是要把我們多留在這青州城幾日了。」

崔章聞言眼睛轉了轉,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有些驚恐地說道:「齊王會不會殺了我們1

「兩國交戰,不斬來使,齊王若是要殺我們早就動手了,世子不必擔心。」王喜勸道;「還是讓世子的人收起兵器吧,否則世子的性命不會有問題,這皮肉之苦恐怕難免。」

「啊1崔章和鄭浩對視一眼,鄭浩也對他點了點頭。

聳拉著腦袋,崔章對燕國侍衛喊道:「誰讓你們如此無禮的,還不把兵器都給收起來1

士兵們聞言頓時退了回來。

三人這時一看我我看你,心中俱都有些後悔,早知轉眼間就成了人質,他們才不會出使青州,但是如今已經是這樣,他們只能接受。

帶著隨行官員返回,三人又去了一趟府衙,這次他們吃了閉門羹,府衙的差役只是告訴他們龐玉坤有事外出,不再府衙內。

齊王府。

蕭銘回來已經一個時辰,此時王府的膳房正在籌備中午的宴席,如同昨日和斐玥兒說的一樣,今日正午他要見見蕭紫炎說說這和親的事情。

他正在等待的時候,城門的守衛前來王府將擋住崔章三人的事情告訴了蕭銘。

聞言,蕭銘冷笑兩聲,讓守衛回去告訴四個城門的守將盯住城門。

剛剛交代完這件事,正殿外忽然響起一陣熟悉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蕭銘露出了笑容,這正是蕭紫炎過來了。

果然,不一會兒穿著青色錦緞長袍的蕭紫炎從容地出現在正殿外,斐玥兒同他一起到了殿中。

「七哥1蕭紫炎見到蕭銘抬了抬手,朗聲笑道。

蕭銘和蕭紫炎現在的身份還都是皇子,禮節上也很簡單。

「九弟1蕭銘同樣笑了起來,在諸多皇子中他和蕭紫炎的關係可謂是最親密的,一來是斐玥兒這層關係,二來則是蕭紫炎從來沒有參與過皇位之爭。

簡單的說他是一個很乾凈的皇子,正因為如此他對蕭紫炎很信任,有時候他之所以關注他在做什麼,只是不想他變成類似三皇子之類的人。

雖說帝王無情,但是誰不想什麼能有個值得信任的兄弟,現在他終於懂得蕭文軒當時那種矛盾的心情了。

乖巧地扶著斐玥兒在蕭銘身側坐下,蕭紫炎這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他問道:「七哥今日特意將我叫來定然是有事和我說吧。」蕭紫炎依舊面如春風。

自從長安之亂髮生,他便隨同母妃一起到了青州,在這裡他見識到了一個不同於長安的世界,而在了解之後他徹底沉醉在了各種各樣的書籍中。

在長安的時候他便是個放蕩不羈的人物,現在一接觸到不同的學員和書籍更是如同沒籠頭的野馬。

蕭銘點了點頭,示意了一下斐玥兒,斐玥兒這時說道:「說起來這倒是件喜事,殿下為你定下了一門親事。」

「親事?」蕭紫炎怔了一下,儘管心中驚訝,但是他明白現在他的親事也只有蕭銘能定?

「此次本王路過三山王國,三山王有意和大渝國和親,本王思來想去,如今這也只有你這位皇子合適了?」蕭銘說道。

「三山王愚弟倒是有所耳聞,只是七哥納了這三山王之女豈不是更能讓三山王安心?」

蕭紫炎面露不解之色。

不等蕭銘說話,斐玥兒斥責道:「胡鬧,如今這大渝國的形勢也只有殿下能照應著你,正所謂長兄如父,殿下讓你迎娶三山王之女自有他的道理,況且殿下若是納妃也輪不到三山王,這淮南王之女才是首眩」

「是了,是了,我倒是忘了這個。」蕭紫炎搖了搖頭,他說道:「謝七哥厚恩1

蕭銘神色尷尬,斐玥兒突然提起淮南王讓他有些措手不及,因為今日在府衙的時候龐玉坤也曾提及此事。

不過蕭紫炎當前,他不便問斐玥兒這件事,於是對蕭紫炎說道:「九弟倒也不必擔心,這三山王之女不過你的側室,將來七哥定會為你再選一個如花美眷。」

「謝七哥。」蕭紫炎躬身說道,對他來說,蕭銘的話便是聖旨,不能違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