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二十五章 法蘭西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五章 法蘭西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濕潤的江風從水面上呼嘯而過吹到金陵城的城牆上。

葉青雲懶洋洋地說道:「一個傳教士就能嚇到我們?楚王也太過小看我們了?」

「楚王的本意恐怕不是如此,不要忘了我們的火器是從何而來的,他也許是要告訴我們他們現在也能製造火器了?」

葉青雲聞言皺了皺眉頭,「殿下曾說他懂得技藝都是一個傳教士教授的,難道楚王也找到了一個這樣的人」

「這也是我擔心的。」斐濟擔憂道,他並不知道蕭銘口中的傳教士只是借口而已。

此時,金陵城下的戰艦上,金髮藍眼的傳教士也正拿著望遠鏡看著金陵城頭的斐濟和葉青雲,接著他將目光投向城牆上的士兵。

在確認了城牆上士兵背著的是上了刺刀的燧發槍之後他放下瞭望遠鏡。

「真是讓人吃驚,這些士兵竟然真的拿著燧發槍。」傳教士驚呼一聲。

在傳教士身邊站著一個衣著華貴的中年人,他對傳教士說道:「李察先生現在你相信了吧。」

「是的,現在我信了。」被稱為李察的傳教士凝重地說道,在楚王的軍隊抵達廣州附近之後,他就和楚軍的將領接觸,並且將引著他們和法蘭西人進行了接觸。

李察很早就來到了大渝國傳教,在廣州一生活就是十五年,在這期間他學習了大渝國的語言,也一直在觀察大渝國,所以他如此驚訝大渝國會出現這種先進的火器。

收起望遠鏡李察進入了船艙,在船艙中是一位穿著藍色燕尾服的黑髮藍眼中年男人,男人的嘴上兩邊是翹起來的鬍鬚。

「巴西,他們沒有說謊,在這個國家的北方的確出現了一個不同凡響的藩王,他能夠製造出燧發槍和鑄鐵炮。」李察說道。

巴西來自法蘭西遠征軍,此次他奉命前來楚國,為的是和楚王的合作,在短暫的接觸之後楚王很爽快地同法蘭西通商,前提上法蘭西派軍官訓練他們的將領,並且為他們提供武器。

事實上在佔領安南國之後法蘭西無法獨自和一個龐大的大渝國作戰,現在不通過戰爭就能夠得到貿易權是他們希望的。

當然趁機他們還能夠大賣軍火這就更符合他們的心意了,這樣一來,他們既能夠通過販賣大渝國的商品在歐洲發財,又能夠將火器高價賣給大渝國的藩王。

「真讓人難以置信,荷蘭人說他們正在和大渝國一個強大的藩王在貿易,沒想到這是真的,這樣的話我們法蘭西人也不能落後,趁著這個大渝國內亂正是我們劃定勢力範圍的時候。」巴西說道。

在路上的時候李察已經將大渝國現在的情況告訴了他,對他來說一個分裂的大渝國正是他們需要的。

「荷蘭人很精明,這個楚王的軍隊太落後了,他的工業也一團糟,想要扶持他可不容易。」李察說道。

巴西皺了皺眉頭,「但是這個楚王是我們現在最好的選擇,他的領地在南方,可以和安南國連城一片,商品也可以通過陸地從安南國運往我們的國家,而且這個齊王似乎野心勃勃,將來恐怕會是我們的敵人。」

「荷蘭人也這麼說,他們對這個齊王心中充滿擔憂,無論是佔領琉球,還是在熱蘭遮城駐軍都顯示這位齊王十分強勢,克萊爾也是被逼無奈才會和他合作,據說克萊爾已經派人將這裡的消息傳回荷蘭議會,議會將最終決定是否要繼續和這位齊王合作。」

巴西點了點頭,「克萊爾還不是太蠢,他應該明白在東亞出現一個強大的政權對我們歐洲人十分不利的,大渝國很大,人口又多,這位齊王完成統一將會是我們的災難,以後的貿易將會是他說的算。」

「你說的太對了。」李察面帶笑容,「或許我們還應該和英國人合作,畢竟這裡有歐洲人共同的利益。」

「暫時還不需要,否則我們的蛋糕又要分出去一塊。」巴西搖了搖頭。

二人在交流著,但是船上的其他人根本聽不懂,因為他們說的都是自己的母語,交流過後李察才會負責此事的中年人說道:「巴西中尉說他會幫助你們的楚王訓練軍隊,而且也會聯繫商人為你們的楚王提供武器。」

中年男人重重鬆了口氣,他說道:「太好了,二位請隨我去蘇州城,在那裡我會隆重地招待你們。」

城牆上葉青雲和斐濟目睹了楚王的戰船出現又消失,斐濟說道:「這個楚王到底在想什麼,此次回去我要和殿下說說此事。」

提到這個葉青雲嘆息一聲,他說道:「斐閣老,金陵城的安危事關重大,末將不能回去參見殿下的登基大典的,還望斐閣老在殿下面前為末將美言幾句。」

「葉將軍兢兢業業,我自然是看在眼中,放心吧。」說罷,斐濟下了城牆。

從青州傳來的消息讓他儘快返回,在收拾了一番之後他啟程向青州而去,同時和他一起去的是金陵城的豪族代表。

一路上他們經過其他州縣的時候還有一些豪族加入進來,十日後他們抵達青州的時候,斐濟的隊伍已經變成了由數千人組成的龐大隊伍。

如此多的豪族入城自然很快引起了青州府衙的注意。

龐玉坤得知斐濟回來也是鬆了口氣,在這方面他是不如斐濟,這登基的具體安排還得看斐濟來操辦。

二人見面之後立刻向王府而去,在王府中他們試穿龍袍的蕭銘。

「殿下這身龍袍可真是大方得體,尤其是這上面的九條金龍簡直上是要飛騰而出一般。」乍一看見如此打扮的蕭銘,斐濟怔了一下便大派馬屁。

龐玉坤則是面露笑容,眼中帶著一絲成就感,以前他不過抱著小富即安的心態,但是如今他的心境全變了。

蕭銘聞言笑了笑,這龍袍剛剛送來,他說道:「斐閣老你這奉承太過老套,不過你這剛回來就往王府跑,必然是有其他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