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二十六章 豪族的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六章 豪族的問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慧眼如炬,老臣真是什麼事兒都藏不祝」

斐濟和龐玉坤對視一眼,臉上的皺紋因為笑容擁擠在一起。

斐玥兒本來正帶著綠蘿,紫菀和小環為他試衣裳,見狀,她們從蕭銘身邊走過去其他地方暫時避嫌。

斐濟瞥了眼斐玥兒,眼神閃過一絲讚賞,在正式的場合後宮是不能參與政務的,她馬上就要成為皇后,更應該熟記這一點。

在四人離去之後,斐濟朗聲說道:「殿下,此次隨同下官前來青州的還要十三州的豪族,他們如今都住在青州城的客棧中,為的是能夠前來向殿下恭賀。」

「十三州的豪族?」蕭銘皺了皺眉頭,四年前的事情他記憶猶新,所以他對豪族從心裡上依舊戒備。

只是他也明白依靠殺是殺不盡的,畢竟大渝國豪族的延續了上千年,每個豪族代表著的都是地方宗族勢力。

曾經的青州王家只是宗族子弟便有兩萬餘人,而王家比起魏地的豪族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當時處置王家的時候他懲處的也只是罪首。

王家其他族人都被他拆解分到了封國各處,這才徹底將六州的豪族化解掉。

斐濟敏銳察覺到蕭銘表情的變化,他說道:「殿下,如今十三州基本上已經恢復了秩序,各地的稅賦也征繳如常,這都靠這些豪族的支持。」斐濟解釋道。

蕭銘點了點頭,他神情忽然變得輕鬆下來,他說道;「斐閣老不必擔心,本王既然已經下達了新的政令,自然不會變的。」

蕭銘打下魏地的目的便是稅賦,否則他佔領魏地無異於美帝佔領伊拉克,將會耗費巨大的資源,南征軍的登州軍也會被拖入魏地持久的平叛泥潭中,這對他來說無疑於滅頂之災。

畢竟大渝國不是現代社會,豪族的人馬往深山老林中一鑽可就不那麼容易找到,如此一來,一個混亂,沒有賦稅的魏地不但不能夠給他帶來利益,反而是個累贅。

一開始的時候他單純地相信武力能夠解決一切,但是李三從十三州收集來的各種情報讓他漸漸認識到這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

在李三的情報中提到,魏地的很多村子都是以宗族姓氏為基礎,一個村子數百上千人都姓一個姓。

這段時間他的生產隊是建立起來了,但是村中百姓推舉的隊長依舊是村子里威望很高的人。

這種情報不同於青州民間情況,之所以有這樣的區別是因為當時青州的豪族已經因為蠻族的屢次入侵十分薄弱,凡是有些家產的豪族子弟都躲入了烏堡和州縣中,而窮苦的百姓沒有辦法只能留在自己的村子里。

而這時他才明白治大國如烹小鮮,火候要掌握的恰當才行,不然火大火小搞出來的都是爛攤子。

「如此老臣便安心了,殿下,其實對門閥士族來說他們是不在乎誰來統治他們的,對他們來說只要能夠保住自己的利益就足夠了,如今殿下和魏地豪族相安無事,這些消息傳到其他地方要會減輕殿下奪取天下的難度。」

龐玉坤深以為然,他說道:「殿下,斐閣老這句話說的極是,也正因為如此朝代更迭,這些豪族依舊活的逍遙自在。」

「龐長史這是誇讚他們的精明,還是諷刺他們的私心。」龐玉坤的話一語雙關,蕭銘不禁笑了起來。

「殿下,這不過是下官的胡言亂語而已。」龐玉坤嘆了口氣,現在他的心情和蕭銘同樣複雜。

六州豪族消磨殆盡,他這四年來處理政務倒是得心應手,不必在和一些豪族打交道,只是現在又了一個魏地,他又得和他痛恨的人見面了。

蕭銘自然明白龐玉坤的感受,只是如果在十三州全面搞出一場針對豪族的大屠殺,恐怕魏地的人口要減少三分之一。

而在他屠殺豪族的過程中這些被逼入絕路的豪族肯定會屠殺百姓,到時候這個數字還會繼續上升。

如果整個大渝國一路殺下來,恐怕大渝國會和東漢末年,隋末唐初一般直接導致全國三分之二的人口損失。

而對於這個代價他是無法承受的,因為西方已經崛起,到了那時候他的封國必然也會折損大量兵力,這豈不是給了外族入侵的機會嗎?

所以最終他才會選擇先妥協再治理的辦法,首先解除豪族武裝,接下來通過普及教育徹底瓦解豪族獨佔教育資源的弊端。

只要底層百姓有了升入朝堂的渠道,豪族便無法控制朝堂,這正如李世民推行科舉一個道理。

「你現在有情緒也得給本王忍著,如今本王要顧全的是大局而不是六州。」蕭銘提醒龐玉坤,免得他到時候犯了以前的臭脾氣。

「是,殿下。」龐玉坤應聲點了點頭。

斐濟此時露出了釋然的神色,他說道:「殿下,這些豪族都到了青州,殿下是不是要抽個時間見見他們。」

「見,當然得見,而且還要風風光光的見,不然如此能讓他們把心安在肚子里。」蕭銘正色道。

在披上一身龍袍的時候蕭銘的心境就發生了變化,他現在開始想的是如何治理這個國家,如何帶著這個滿目瘡痍的國家和西方列強肩並肩,甚至超越西方列強。

對他來說,這是個艱難的任務,儘管他掌握了先進了科技,但是他掌握了不了每個人的人心。

除了對群狼環視的擔憂,他還在忐忑等待普及教育將會帶來的後果,百姓不再愚昧,這將意味著他們將會積极參与到政治中去。

到時候他的皇權是否會遭受到西方民主政治的挑戰將會是一個未知數,只是他雖然明白卻無法停下腳步。

因為這是一個矛盾的問題,想要帶領大渝國向近現代國家發展就必須開放民智,相反繼續愚民依舊停留在封建王朝。

有時候蕭銘也在問自己能否放下手中的權利選擇讓步,他的答案是不能。

他不得不承認權利是一種讓人上癮的東西,他儘管掌握無數的知識但是依舊不能免俗,而且他深知自己一旦放下權利,下場不是死亡就要牢獄之災,這是必然的。

辛辛苦苦活了第二世他才不會犯傻,他怎麼也得當個終身制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