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二十七章 雍王歸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七章 雍王歸附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如此,下官回去便著手安排此事。」

斐濟的眼中帶著一絲笑意,這種笑意是自己建議得到重視的自得。

在豪族這件事上他的建議得到了蕭銘的認同,這對蕭銘來說必然是一種能力上的認同。

從蕭文軒到蕭銘身邊,侍奉的人已經改變,他自然要向蕭銘證明自己的卓越才能。

蕭銘聞言點了點頭,他說道:「登基大典就在一個月之後,這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你們將本王登基的消息傳遞到其他藩王處,趁著登基正可以試探他們的反應。」

「是,殿下。」龐玉坤和斐濟同時點頭,在登基大典之前他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說完此事二人準備離去,這時斐濟忽然忽然想起了楚王的事情,他對蕭銘說道:「殿下,在下官前來青州之前倒是出了一件怪事。」

「說來聽聽。」蕭銘這兩日的心情不錯。

「楚王的艦隊曾經出現在金陵城外,而且在船上我們還看見了來自西方的傳教士。」斐濟說道。

「西方傳教士?」蕭銘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他說道:「王宣說楚王和法蘭西人有了接觸,如今看來這個接觸倒是不淺。」

「楚王的軍隊已經攻佔了廣州,據說在廣州生活著不少西方的商人和傳教士,或許這不是法蘭西人。」斐濟沉吟了一下。

「不論是什麼地方的傳教士,總之這對我們來說不是件好事。」蕭銘皺了皺眉頭,在蕭銘看來楚王對火器的認同度是要超過其他藩王的。

正如清末被西方列強狠狠教訓了一番,楚王也被荷蘭人狠狠教訓了一番,現在受到刺激的楚王不知道心理會發生什麼變化。

換句話來說現在的楚王也許會更願意接受變革,這也是他和荷蘭人打交道養生的習慣,也正是因為這個習慣,估計他才會如此速度和法蘭西人建立往來,而不是擺出天朝上國的心態罵一聲蠻夷。

現在北方未定,封國現在無暇南顧,斐濟皺了皺眉頭說道:「殿下,本王下官以為這趙王是個威脅,現在看來這楚王也不簡單。」

蕭銘看向南方,目光深邃,他倒是不擔心楚王能夠翻出多大的浪花。

因為現在即便有法蘭西人幫助楚王,楚國也追不上青州的工業化程度了,而大航海時代戰爭的本質不過是工業能力的比拼。

而且若是法蘭西人參與到大渝國的內亂中,他到時候就有理由收拾安南國了。

「南楚王,北趙王,母妃說過父皇一直對他們心存忌憚,如今看來果然如此,不過現在楚王即便和法蘭西人合作也不會貿然撕毀盟約,他還有不少貨物沒有拿到,趁著這段時間本王要儘快一統北方。」蕭銘淡然說道。

「殿下只要遵循魏地對豪族的政令,到時候一旦擊敗燕王和梁王軍隊,燕國和梁國的豪族便會搶著向殿下表明忠心。」斐濟自通道。

蕭銘點了點頭,斐濟出的點子無異於將統一難度從高級降到低級,當然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此一來豪族的問題依舊留下了。

說了魏地的情況,蕭銘開始和二人商議登基大典的細節問題,現在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是青州沒有皇宮。

而一個月的時間營造皇宮顯然是來不及的,三人商議一番決定在青州府衙舉行登基大典。

相比較齊王府,青州府衙的規模很大,而且分為前後殿,後殿可以作為臨時朝堂使用。

除了議政的朝堂外還有先帝妃嬪的安排等等繁瑣問題,蕭銘對此也是一籌莫展,乾脆將此事交給了珍妃。

這些嬪妃仗著自己的輩分或許會對他的安排有些不滿,但是珍妃親自操辦即便有意見她們也得忍著,畢竟他登基之後珍妃便是太皇太后了。

定下了這些細節問題二人出了王府。

斐濟因為精通登基大典的流程,這一個月中他將負責整個登基順序的布置,而龐玉坤只能負責向其他藩王傳遞蕭銘登基的消息。

……

五日之後,冀州。

雍王在送走來自青州的使者之後陷入了沉默。

雍王妃看見雍王這個樣子不解地問道:「殿下,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蕭銘準備登基了,皇兄果真是把遺詔給了他。」雍王緩緩嘆了口氣。

雍王妃輕輕搖了搖頭,她說道:「在長安之亂的時候臣妾就說過皇上定然會將位子傳給蕭銘,如今這天下還有哪個皇子能夠力挽狂瀾?」

「王妃一向聰慧,這次又猜對了,若不是王妃這些年的幫襯,以本王魯莽的性子早就丟了性命了。」雍王看向雍王妃的眼中帶著情誼。

雍王妃露出淡淡的笑容,天下皆知雍王性格暴躁,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雍王唯獨對她是寵愛有加。

「那殿下準備怎麼辦?」雍王妃問道。

想到這個雍王的臉色露出一絲驚恐,「三皇兄已經死了,他都不是蕭銘的對手,我又怎麼可能是蕭銘的對手,而且我答應過皇兄,無論是誰登基,我都要忠於皇家。」

「殿下說的極是。」雍王妃拉住雍王的手,「既然如此,這次蕭銘登基我們說不定要去一趟以表明心意。」

雍王點了點頭,「現在蕭銘已經有了魏地,在加上本王的封國,他等於佔據了北方的半壁江山,如此一來安定北方便簡單許多了。」

「殿下可說錯了,康王的封國不也是在蕭銘手中嗎?現在的蕭銘可是有了四國之力。」雍王妃笑道。

與此同時,來自青州的使者被燕王從亳州城的燕王趕了出來。

燕王府內燕王暴跳如雷。

「蕭銘小兒,你真的以為如今的天下還是大渝國的天下嗎?你以為這江山永遠都是你們蕭家說了算嗎?」燕王咆哮著。

王府中的官員和將領一個個噤若寒蟬,沒有一個人敢在此時觸霉頭。

發泄了心中的怒意之後,燕王冷笑道:「他不是要登基嗎?本王就給他送一個驚喜,眾將聽令,你們立刻召集軍隊,現在蕭銘是擺明了不準備將魏地吐出來,本王就不信他擋得住我燕國,趙國和梁國的聯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