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二十八章 楚王的憤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八章 楚王的憤怒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臨安城。

正午時候,陣陣優美的管弦之聲從臨安城中楚王府傳出。

王府正殿中賓客滿座,兩側坐著的有楚國的官員和將領,同時還有兩個額外惹人注目的人,這都是因為他們異於大渝國人的樣貌。

二人不是別人,正是李察和巴西,金陵城一行后他們便來到了臨安城,此後很長時間他們恐怕都會在臨安城中度過。

「二位使者,只要你們能將本王的軍隊訓練地如同齊王軍隊一樣,本王絕對不會虧待兩位。」

酒過三巡,楚王醉眼朦朧,心中不快只想俱都吐出。

儘管和蕭銘結盟,但是他實在是憋屈,若不是青州的火炮和火槍遲遲不能到貨,他又何必如此委曲求全。

如今大半個南方的州縣都落在了他的手中,他的野心越發膨脹,已經憧憬著自己一統大渝國的畫面。

李察享用著王府中的美味,不時向巴西翻譯楚王的話,這次楚王和負責東亞事務的法蘭西總督奧卡索達成了協議。

法蘭西人獲得楚國的專屬貿易權,同時在大渝國和安南國之間設立通商口岸,而法蘭西人向楚王出售火器,同時派出軍官負責訓練楚國的軍隊。

而巴西就是楚王花費重金聘請過來的教頭,每個月楚王需要支付一千兩銀子薪俸給巴西,同時還要支付李察每個月五百兩的翻譯費用。

李察翻譯了楚王的話,巴西皺著眉頭說道:「尊金的楚王,你們現在的火器太差,憑藉火繩槍和這種射程只有五百米的火炮你們是贏不了齊王的。」

「使者玩笑了,蕭銘也在使用這些火器,只是本王的軍隊訓練不如他而已。」楚王還沒有意識到什麼。

巴西皺了皺眉頭,他說道:「楚王,你還沒有明白嗎?你們恐怕上了這位齊王的當,我們從荷蘭人口中得知齊王的軍隊裝備的都是燧發槍,他們的火炮射程足有三四里這麼遠,而且他們還有了野戰炮,你們武器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燧發槍?野戰炮?這些東西是什麼?」楚王疑惑地問道。

巴西露出鄙夷的神色,對他來說這個地方的土著和美洲,非洲沒有什麼區別。

儘管擁有眾多人口,但是他們的統治者依舊十分愚昧,他們不懂得科學,也沒有信仰,只是專制而殘暴的壓迫自己的百姓。

不過他們樂於見到這樣的統治者,因為這有利於他們從其中攝取利益。

「這燧發槍是比火繩槍還要厲害的火器,不僅射程遠,而且填裝速度也很快,也更加能夠適應下雨天作戰,而野戰炮則是十分便捷火炮,這種火炮可以隨著火槍兵前進,隨時投入戰常」巴西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此次我前來貴國也隨身帶著火器防身,這便是燧發槍。」

說罷,巴西站了起來,將一把短管燧發槍呈給了楚王。

楚王這時候酒意全醒,他拿起燧發槍看了眼,頓時明白不同的點在什麼地方,接著他的驚奇變成了離奇的憤怒。

「可惡!蕭銘竟然一直在欺騙本王1楚王怒吼道。

正殿中的官員和將領聞言同樣露出不忿的神色,一個個交頭接耳顯然是在痛罵蕭銘。

楚王世子李褚元和三皇子分別坐在楚王下手左右兩側,這時李褚元煽風點火地說:「父王,這蕭銘簡直太過歹毒,上次和荷蘭人交戰兒臣慘敗都要怪在蕭銘頭山,若不是他賣給我們這種火炮兒臣怎麼會輸1

上次的慘敗讓李褚元顏面掃地,現在他終於找到了借口,他言語間雖然是痛罵蕭銘,但是眼中興奮難以掩飾。

楚王看向李褚元,緩聲說道:「父王是錯怪你了。」

「父王錯怪兒臣不怕,兒臣受些委屈也是應該,只是望父皇不要再信任皇家之人了,這蕭銘如此狡詐,其他人恐怕也是如此。」李褚元看著三皇子說道。

在趙王擁立十三皇子之後他們便擁立了三皇子為君,若是按照尊卑他們都該叫三皇子一聲皇上。

只是現在的事實是三皇子不過是個傀儡,但即便如此李褚元對三皇子依舊充滿戒心。

在他心中這楚國是他的,怎麼能夠輪到他人染指。

李褚元指桑罵槐的話傳到三皇子耳中,三皇子只當是聽不見,他依舊吃著菜,喝著酒,彷彿李褚元說的話和他無關。

正在眾人因為火器的事情痛罵蕭銘的時候,這時一個驛將到了門外,說道:「殿下,來自青州的八百里加急。」

「青州1楚王聞言越發生氣,他對滿朝文武說道:「哼,本王倒這蕭銘又玩什麼花樣,呈上來1

驛將聞言將來自青州的信件轉交給了楚王。

楚王接過信件撕開來看,只是看了一眼他便將信丟在了地上,臉色由紅便紫。

李褚元小心地看了眼楚王,他撿起地上的信件看了眼頓時吃了一驚,「蕭銘要登基1

聲音傳來,本來裝作若無其事的三皇子身體凝滯了一下,接著又一個人靜靜吃了起來。

只是他的嘴角卻多了一絲不為人察覺的笑意。

他現在不再警惕蕭銘,也不再恨蕭銘,更沒有了皇子之間的猜疑和嫉妒,在臨安生活了一年,殘酷的現實讓他明白自己不過是楚王的一條狗而已。

什麼皇位,什麼江山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場鏡花水月,他只怨自己被皇位蒙蔽了雙眼落得如此下常

從他離開長安的時候便明白蕭文軒會把皇位傳給蕭銘,現在蕭銘登基了他感到一陣釋然和輕鬆。

「蕭銘竟然還責令我們參加登基大典,簡直是笑話1李褚元怒道:「父王,以兒臣之見不如學學他蕭銘炮擊金陵城,就當是給他的大禮。」

楚王劇烈地喘了一下,蕭銘登基意味著他的志向在於天下,這是否定了他擁立的三皇子,雖然李褚元的說法讓他有些衝動,但是他明白現在還不是和蕭銘撕破臉的時候。

蕭銘雖然給他的不是最好的火器,但是對付其他藩王是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