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三十章 聯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章 聯姻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奪取并州」

雍王露出驚訝的神色。

蕭銘輕輕點了點頭,「正是,此次梁王派遣大軍而來,梁國必然內部空虛,此時若是皇叔趁機取并州便能夠輕鬆拿下。」

「只是鄆州城下三王聯軍賢侄能擋得住嗎?」雍王有些擔心,現在他既然奉蕭銘為軍,自然也要為蕭銘考慮。

蕭銘自通道:「三皇叔放心,即便無法在野外擊敗他們,憑藉著這些兵力我也守得住鄆州城,而且到時候得知并州被圍梁王必然率領大軍而回,那時皇叔和我便可在梁王大軍回去的路上設下伏兵,一舉殲滅之,而三王聯軍中缺乏梁王的軍隊到時候也必然士氣大降。」

「賢侄思慮周全,皇叔照辦就是。」雍王說道。

蕭銘鬆了口氣,雍王的歸附說起來有些讓他意外,這可謂是他登基之前最大的喜訊了。

雖說雍王治理封地的水平不怎樣,但是他手底下怎麼說也有十餘萬的士兵,這些士兵在此時便能夠成為左右戰爭的因素之一。

不過雍王歸附,他也不能沒有表示,畢竟人心難測,這次雍王是看在蕭文軒遺詔上才會對他效忠,作為即將登基的君王他此時也得適當表示一下拉攏人心,同時也讓雍王安心。

於是他說道:「據聞皇叔現在軍餉和糧草俱都匱乏,侄兒已經為皇叔準備了三十萬兩銀子和五十萬石的糧食,這些物資相比能夠讓皇叔應一下急。」

雍王聞言頓時大喜,他也正為此事發愁,自從兩年前雍地發生飢荒,青龍王聚眾叛亂,又加上蠻族對雍地的劫掠和屠殺,這讓雍地的府庫變得十分困難。

也正因為如此,他心知自己根本不是蕭銘的對手。

「賢侄,還是你為我著想,這次皇叔拼了老命也要把并州給你拿下。」雍王大笑道。

蕭銘露出一絲笑容,他也很無奈,他了解雍王現在的情況,如果沒有這些餉銀和糧草支撐,雍王的軍隊很可能半路就跑的七七八八。

因為大渝國的百姓當兵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有口飯吃,如果飯都沒得吃了,他們大部分回選擇當逃兵。

這也是為什麼古代軍隊都有劫掠的習慣,尤其是糧草不足的時候軍中將領往往會放縱士兵劫掠攻下的城池,因為這樣一來士兵才有攻城的**。

「如此,侄兒便等著皇叔的好消息了。」蕭銘對雍王說道,不過這次派遣雍王進攻并州他也有手準備。

如果雍王攻下并州自然是皆大歡喜,從此梁王將元氣大傷,如果雍王攻不下,也能夠嗆起到圍魏救趙的效果,足以幫助他戰勝三國的聯軍。

商議了此事,二人聊一會,這登基大典結束還有的祭天儀式和祭拜宗廟,這件事自然需要雍王出面。

畢竟現在雍王在皇室宗親中也屬於輩分最高的長輩了,對此雍王也是欣然接受。

定下此事,雍王歡天喜地地回去了,此時他心中是由衷的高興,這次向蕭銘表忠心便得到了這麼多物資,他似乎一瞬間回到了蕭文軒在位的時候,那時蕭文軒也總會解決他的燃眉之急。

送走雍王,蕭銘起身向王府的偏殿走去,這雍王的事了還有淮南王的事情需要在吊著。

正在此時,淮南王派來的使者正在偏殿中和珍妃聊天,不過和一般的使團不同,此次前來青州的卻是淮南王妃李氏。

「娘娘,說起來咱們也有七八年的時間沒見了,上次見面還是皇上五十大壽的時候。」

偏殿中珍妃坐在主位,在珍妃的下首坐著淮南王妃李氏。

這李氏年紀和珍妃相仿,儘管歲月蹉跎也難以掩飾其天生麗質,一隻手和珍妃握著,李氏的神態親昵,彷彿和珍妃是多年的摯友一般。

李氏的話讓珍妃響起了過往,眼中不由多了一絲愁緒,短短的時間便物是人非,讓人悲嘆,只是她很清楚此時應當扮演的角色,於是露出笑顏說道:「妹妹說的極是,本宮記得那時妹妹還帶著雪兒一道來的長安,儘管那時雪兒只有十二歲卻已經是個小美人了,不知如今妹妹給她選的何等乘龍快婿。」

「娘娘竟然還記得這個鬼丫頭,哎,別提了,這丫頭都讓殿下給寵壞了,現在這般年紀竟是還沒有看得上眼的人物,只說如今的世子中都是廢物,若是有一個能和齊王殿下一樣豪氣干雲的她便嫁了。」李氏看似無意的說道。

珍妃眼睛轉了轉,她說道:「自古美人愛英雄,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如今銘兒已經有了正妃,本宮尋思著也該為他挑選側妃以綿延子嗣,畢竟這皇家是非太多,多些傳承才能夠保證香火不滅才是,那時本宮也想過雪兒,不過怕雪兒看不上這側妃之位便作罷了。」

「娘娘這就多慮了,如今殿下馬上要登基,這側妃馬上就要變成皇貴妃,這個身份也,怕的就是娘娘看不上這個丫頭。」李氏臉上笑開了花。

珍妃也舒展了眉頭,這李氏的意思很明白,斐玥兒是皇后,她家的女兒卻是要做皇貴妃,這便是交易的籌碼。

她雖然從不插手政務,但是也清楚蕭銘當前若是沒有幾個得力的幫手很難快速穩定北方。

於是她說道:「雪兒的這丫頭我見了第一眼便喜歡,既然如此,本宮便應承了此事,望妹妹擇日將雪兒送到這青州才是。」

「娘娘,這簡單,回去之後妹妹便給殿下去信一封,讓他派人將雪兒送來。」李氏滿心歡喜。

這皇貴妃乃是皇後下第一人,也不算委屈了她的女兒。

二人又說一會兒話,李氏這才起身離去。

李氏剛走,蕭銘就從偏殿外走了進來,珍妃看了他一眼說道:「這事母妃為你定下了,淮南王的意思是讓她的女兒當皇貴妃,不過如今能和你聯姻的似乎也只有淮南王,只要淮南王能夠尊奉號令,這個皇貴妃給的就不虧。」

「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本王可指望著他牽制楚王和燕王。」蕭銘緩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