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三十六章 登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六章 登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起駕1

伴隨著錢大富細長的一聲高喊,鑾駕從王府出向府衙而去。

在青州城的大街道上早已經站滿了百姓,見到蕭銘的鑾駕出來,他們紛紛躬身低頭已表示敬意。

大渝國雖然屢次被外敵欺辱,但是上至官員,下至百姓對君王從來不行跪拜之禮。

坐在鑾駕中,蕭銘和斐玥兒透過窗帘的縫隙看向外面,見到這麼多百姓前來恭祝他登基,他的心中不由升起一層暖意。

這些年他對封國民生的改善贏得了百姓們的愛戴和擁護,來自現代的他深深明白一個道理,只要能夠獲得百姓的支持便能夠江山穩固。

只要他掌握著民意,無論是豪族還是資本都不可怕。

斐玥兒緊緊握住蕭銘的手,她此時也有些緊張,換上一身皇后服飾的她現在顯得有些雍容華貴。

或許因為王府豐盛的飲食,斐玥兒比以前胖了一些,臉上有了一些嬰兒肥,這反倒讓她顯得更有了一種母儀天下的富貴態。

沿著寬闊的大街,鑾駕在一刻鐘的時間便抵達了府衙。

這時龐玉坤和斐濟從後面走上前來,同時等候在府衙門前的官員們俱都站在了二人的身後。

龐玉坤身為內閣輔,這時他親自掀起鑾駕的珠簾,高聲道:「殿下請入大殿1

他的話音一落,這時府衙內外的官員俱都躬身恭迎。

蕭銘和斐玥兒一同下了鑾駕,二人肩並肩沿著府衙正門的青石大道向議政殿走去。

二人走的不疾不徐,按照斐濟的法,青州城的鐘聲敲響九聲的時候正巧在大殿中的龍椅上坐下。

對這種規矩蕭銘聞所未聞,斐濟的解釋是正對應九五之尊。

踏進議政殿,蕭銘頓時聞到一股濃郁的熏香味道,議政殿內香煙繚繞,兩排朱漆柱子分列兩側,在中間的位置上龍椅。

同時在議政殿的右側擺著一個牌位,牌位上金字閃亮,上面寫著——鴻德至仁至孝純善皇帝之位。

這個牌位上的皇帝便是蕭文軒了,按照斐濟的吩咐,蕭銘上前對著牌位行了三跪九拜的大禮。

這時錢大富給他捧了一杯酒過來,他雙手舉起酒杯,接著灑在牌位前。

蕭文軒慘死在長安,蕭銘自然不能去長安祭拜,於是斐濟在議政殿中的設下牌位,這也是新君登基前的禮節。

行了禮,蕭銘便算是給蕭文軒送別了,接著太平公主,宋國公等人皇親貴胄同時悲聲哭泣,一副哭天搶地的模樣,這是送行之禮。

規定的送行禮節完畢,這時龐玉坤率領百官忽然高聲呼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1

蕭銘和斐玥兒在一眾大臣的恭賀聲中走上前去,蕭銘在龍椅上坐下,而斐玥兒在他的身側坐下。

望著議政殿中的一眾官員,蕭銘和斐玥兒端坐其上接受官員們的朝拜。

在議政殿中響起「萬歲」呼聲的時候,府衙外的百姓應聲同時高呼萬歲,整個青州城都出處在一種狂熱中。

從此他們的齊王將是大渝國唯一的帝王。

蕭銘面帶笑容,這種正式的典禮他只在電視上看過,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坐在這個位置上接受大臣的朝拜。

斐玥兒同樣帶著興奮的神色,她努力端正身體讓自己更像是一個皇后。

接受了眾臣的朝拜,錢大富拿出了蕭文軒的遺詔,宣讀道:「先皇遺詔曰:朕入繼大統以來,獲奉宗廟十五餘年,雖兢兢業業,如履薄冰,然終被奸人構陷,以至天下相殘,國之淪落俱為朕之過,實乃愧對列祖列宗。」

「朕之七子蕭銘,仁孝天植,睿智夙成,宜上遵祖訓,即皇帝位。宗室親、郡王,藩屏為重,不可擅離封國,當遣使以奉新君,不尊詔而亂者為叛逆,當舉國討之1

遺詔念完,一眾大臣齊聲道:「臣等領命1

蕭銘點了點頭,這時他道:「朕初登大寶,必定竭盡全力內修德政,外攘夷敵,為天下蒼生謀福祉,為子孫萬世立基業。」

話落,錢大富拿起已經備好的聖旨念道:「咨齊王妃斐氏,祥鍾華胄,秀毓名門,溫慧秉心,柔嘉表度,六行悉備,久昭淑德,於宮中四教弘宣,允合母儀於天下,曾奉皇太后慈命,以冊寶冊,立為皇后,欽此1

登基大典到了這裡第一階段已經結束,這時龐玉坤喊道:「捲簾,退班1

在又一陣「萬歲1的恭賀聲中,百官退出了議政殿。

蕭銘和斐玥兒這時起身向外走去,下面還有祭拜宗廟和祭天儀式。

登基大典從早上一直持續到晚上,履行了全部的繁瑣禮儀,蕭銘和斐玥兒在黃昏時刻才乘坐著鑾駕返回王府。

不過此時齊王府的匾額已經被摘去,上面換了一個「皇家行轅」的燙金匾額。

按照一眾官員的法,現在蕭銘既然登基了,這齊王名號便成了過去。

但是皇宮還未見建成,他又只能住在這裡,所以這裡當改成皇家行轅,這樣一來便能這裡理所當然的住下了,因為這行轅便是皇帝的臨時住所。

「奴婢參見皇上!皇後娘娘1

二人返回,一眾宮女和宦官分列兩班一同躬身喊道。

「免禮。」蕭銘和斐玥兒笑道。

這些宮女和宦官都是長安之亂中逃過來的,珍妃挑選了其中乾淨的人留下伺候二人。

而以前王府的中的奴役則是被安排進了膳房,只是現在的膳房被挪到了王府隔壁的院子,因為皇帝的寢宮是不能常住除皇帝之外的男人的。

接受了一眾宮女和宦官的朝拜之後,斐玥兒正色道:「從今你們都將是侍奉在皇上身邊的人,本宮希望你們記住,在這宮中你們要多辦些事實,少嚼些舌頭,誰若是膽敢吃裡扒外,到時候不要怪本宮的手段。」

「是,皇後娘娘。」一眾宮女和宦官齊聲道。

這時斐玥兒的神情一松,對侍奉在身邊的環道;「今日皇上登基大喜,賞賜他們每人十兩銀子。」

環早已準備妥當了碎銀子,因為這也是登基大典的程序之一,目的是對下人的恩威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