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四十三章 楚王稱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三章 楚王稱臣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深藍色的天空中朵朵白雲正在懶散地飄蕩著。

葛宜人仰頭望了眼頭頂的蒼穹問道:「那依二位之見,當前該當如何?」

「正所謂人不能弔死在一棵樹上,如今趙王在長安如日中天我們只能暫時低頭,不過青州那頭也當有人為我們帶個話過去,免得齊王以為我等是鐵了心跟著趙王。」俞志勇沉吟著:「畢竟我等能有如今地位都是依靠各自家族的支持,免得到時候拖累的了家族。」

倪匡不住點頭,深以為然。

葛宜人有些恍然,原來二人這是攛掇他暗中和斐濟聯繫,畢竟斐濟在長安的時候和他的關係一向不錯。

葛宜人有些動心,只是混跡官場多年他自然清楚禍從口出,無論怎麼說這長安都在趙王的治理下,若是貿然應允說不定會招致債禍,畢竟現在長安的官場中誰都不可信。

他淡淡說道:「二位的擔心有些多餘了,這千百年來無論誰坐江山,豪族依舊豪族,歷代皇家拉攏尚且來不及,到時候又怎麼遷怒於我們呢?而且從魏地傳來的消息,以前魏王麾下的豪族不是好好的嗎?」

俞志勇和倪匡聞言頓時一愣,二人還想再說什麼,但是葛宜人依然離去。

二人見狀頓時面面相覷,倪匡說道:「這個葛宜人到底什麼意思?」

「管他什麼意思,總之他不幹,我們干,他的話雖然有道理,只是將來的朝堂上誰不想有一席之地?」俞志勇背著雙手說道。

倪匡點了點頭,「俞兄說得對,他不參與,我們暗中和青州聯繫,將來若是齊王的軍隊打過來,我們若是來了裡應外合,將來也是功臣不是?」

「沒錯,這樣還能少一個人和我們爭功勞。」

二人說罷,又恢復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

臨安。

三王聯軍潰敗的消息同樣以極快的速度傳到了這裡。

在大戰之前,大渝國的所有人都見目光投向了鄆州城,如今戰果已定,卻是有人歡喜有人憂。

「竟然敗了,而且敗的如此徹底,本王真是高看燕王他們了。」楚王看向青州的方向,若有所思。

此次蕭銘登基本就是震動天下的大事,而現在三王聯軍在他登基之時又被擊敗,這定然讓蕭銘的聲勢一時無兩。

「舅舅,不是燕王,趙王和梁王無能,而是蕭銘的軍隊太厲害,從滄州之戰開始蕭銘便連戰連捷,這足以說明什麼了。」三皇子淡淡說道。

楚王陷入了沉默,蕭銘登基這是擺明了在打趙王和他的臉,畢竟大渝國稱王的只有趙王和他。

不過他雖然氣惱但又沒有任何辦法,現在還不是和蕭銘撕破臉的時候,而這次三王聯軍潰敗,他更不敢對長江以南有任何非分之想。

想了想他最終嘆了口氣,現在他唯一的辦法就是和法蘭西人繼續合作鞏固自己的軍力。

而為了避免遭受蕭銘的進攻,他只能想辦法暫時麻痹蕭銘,想到此,他看向了三皇子蕭臻,語氣怪異地說道:「臻兒,舅舅對不住你呀,為了李家的安危舅舅只能依靠你了。」

三皇子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接著他忽然癲狂似地笑了起來,「父皇說得對,自己的兄弟靠不住,外人更靠不住,我真是活該呀1

楚王的臉上沒有一絲愧疚之色,他說道:「你不要怪舅舅不仁,為了楚國,為了李氏,舅舅只得如此。」

頓了一下,他喊道:「來人!三皇子假傳聖旨,罪大惡極,立刻將其羈押前往青州,聽候皇上發落。」

「是,殿下1王府中的禁衛應聲站到三皇子的身後,一個人拿住三皇子一個胳膊。

李褚元也在正殿中,他問道;「父王,難道我們要對蕭銘稱臣嗎?」

「稱臣又如何?不過是個虛名而已,重要的是稱臣之後他蕭銘就沒有理由對我楚國用兵,如此一來我們便可以韜光養晦,暗中發展,等待時機。」

李褚元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不得不說這是當前最好得辦法,現在蕭銘擊敗三王聯軍一時間威整天下,任誰都得掂量掂量。

三皇子聞言,眼神怨毒,他說道:「你們等著,總有一天蕭銘會把你們千刀萬剮1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李褚元冷笑道,「不知道蕭銘會如何處置一個擅自登基的皇子,哈哈哈……」

楚王皺了皺眉頭,「褚元,不得無禮,蕭臻無論是如何都是皇子,即便蕭銘要殺他,那也是皇家的家事,此次為了顯示本王的誠摯將由你親自出使青州,以後你就在青州住上一段日子吧。」

「父王1李褚元大驚失色,「兒臣為何要在青州住下。」

三皇子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他說道:「這還不明白嗎?當然是作為質子,如此一來蕭銘才會安心。」

李褚元其實已經想到了,只是他有些不敢相信。

楚王長嘆一口氣,他扶著李褚元的額頭說道:「大郎,不是父王狠心,若是蕭銘一統北方,接下來必然南下攻楚。

燕王三人都不是蕭銘的對手,僅憑楚國之力又怎能對抗蕭銘?為今之計只能稱臣,為質1

李褚元心中一千個不願意,但是他現在又能如何?楚王已經決定,他能夠違反的了嗎?

「是,父王。」李褚元眼眶紅紅的,甚是委屈。

楚王也有些於心不忍,畢竟這可是他自己的親兒子,於是他說道:「等你從青州回來,這楚王之位便是你的,無論父王現在做什麼,這將來都是給你的。」

「兒臣知道父王的苦心,去了青州一來可以讓蕭銘安心,二來可是將青州的消息隨時傳回來,此次兒臣必不負父王的期望。」李褚元咬了咬牙。

三皇子冷笑連連,接著又嚎啕大哭起來,回憶起過去的榮華,再看如今的處境,他現在深深後悔為了皇位而斷送了大渝國的前程。

只是現在無論他想什麼都晚了,他將會被押送到蕭銘面前,而他的弟弟蜀王肯定也會因為失去楚國的支援被趙王的打敗,畢竟對楚王來說他是需要趙王在明面上對付蕭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