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四十五章 軍隊國家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五章 軍隊國家化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淡淡的檀香味在書房中瀰漫。

牛略微思索一下,神情憂慮:「皇上所言極是,若是淮南王出手倒是了省了我們不少力氣,而且於此同時還能削弱淮南王的實力,若是燕國,梁國,趙國都滅了,這長江以北就只剩下淮南王和雍王了,只是皇上難道準備讓藩國繼續延續下去嗎?畢竟這次的大渝國內亂足以看出藩王對大渝國的危害。」

「牛將軍能看到的,朕自然也看得見,只是雍王和淮南王歸附了朕,朕卻無法向他們輕易用兵了,如今之計只能安撫他們,待大渝國穩定之後再行削藩之策,如此一來可以讓百姓免受戰亂之苦,也可以兵不血刃地解決藩王的問題,再者蠻族大患未除,本王只是儘快平定叛亂。」蕭銘沉吟著說道。

不是他不想一勞永逸地解決藩王,只是凡事總得講究一個的策略,既然能夠拉一個打一個,又何必自己去一個人自己去挑戰所有的藩王。

而且重要的一個問題是若是繼續戰亂下去,把大渝國將徹底被打成一個爛攤子,這次鄆州城之戰死傷的可都是大渝國的青壯。

其中鄆州之戰死亡的數字不提,只是給三王聯軍運輸糧草的百姓也多有死亡,這還不算潰敗之後的亂軍到處劫掠,殺害百姓。

一句三王聯軍潰敗的話很輕鬆,但是事實上卻給大渝國造成了嚴重的戰亂問題。

對這個問題只需當代的中東問題,便可以清楚北方的百姓在遭遇什麼。

在二戰時期戰爭中就有士兵濫殺平民的樂趣,在這個遠遠還未開化的朝代,戰爭期間殺人簡直是家常便飯。

這次鄆州戰事牛的戰報擺在桌面上,而王宣搜集來消息卻在桌面下、

根據密衛提供的消息,這次三王聯軍十分陰損,他們徵調的民夫大部分來自佔領的皇家州縣,同時此次戰役的糧草和輜重也是強行加在了這些州縣的百姓身上。

在他們攻佔城池期間,這些州縣的百姓已經遭受了他們的屠戮,如今卻是苦上加苦。

若是此時蠻族打過來,他真的懷疑這些地方的百姓最終會去襄助蠻族,因為這些藩王對待他們不見得比蠻族好上哪去。

正基於這些,在思索之後他決定拉攏依附的藩王,儘快穩定國內,畢竟大渝國真正的敵人一直在盯著他,北方被徹底打爛一點都符合他的利益。

這些依附的藩王雖然是隱患,至少他們能夠保住一方安定。

而且除去燕王,趙王,梁王以後,雍王和淮南王根本無法對中央政權構成威脅,慢慢消化即可。

「皇上高瞻遠矚,末將看來是多慮了。」牛輕輕鬆了口氣。

蕭銘看了牛一眼,這兩日龐玉坤,展興昌等官員都提到過這個問題,這和斐濟等長安舊臣的態度是不一樣的。

對此蕭銘略微思索便明白了,在他登基稱帝以後,這長安官員和龐玉坤等封國官員越發尿不到一個壺裡去。

一個是長安官員骨子裡依舊重視門第,看不起龐玉坤等平民出身的官員,二來思想上這些官員偏向於保守,沒有封國官員思維開闊。

而龐玉坤等人是蕭銘消滅豪族的既得利益者,從心理上他們對豪族帶著一種本能的警惕,內心中擔心豪族得勢,自己這些人被清算。

畢竟青州的豪族和大渝國其他豪族之間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對龐玉坤等人是有極大意見的。

其次龐玉坤正在試圖恢復法家思潮,而這些來自長安的官員依舊帶著濃重的儒家思想,兩者更是針尖對麥芒。

站在蕭銘的角度,他自然是偏向龐玉坤,但是封國管轄的土地不斷擴大,他又不得不倚重舊有官員為他管轄州縣。

面對這個矛盾的問題他也有些頭疼,但是目前又沒有什麼解決辦法,畢竟從他來到青州如今不過五年。

這五年他能夠取得如此成就在大渝國已經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只是即便如此,他能夠培養的官員數量也是有限的,即便如此,還有一些博文學院培養出來的官員表裡不一,內心還是尊崇儒家的,和斐濟等保守官員一個尿性。

不過這個問題由牛提出來他心中十分不悅,因為他深知軍隊不能有思想,否則到時候就容易出亂子。

官員再怎麼鬧,不過是嘴皮上動動,一隻近代軍隊妄動是要出麻煩的。

於是他厲聲說道:「牛將軍,這件事你管得太寬了,軍人只需要服從命令即可,不需要關心朝政。」

牛聞言頓時心中一顫,他頓時醒悟過來,「皇上,末將有罪1

「下次不可再犯!朕知道你們擔心什麼,只是你們想的太多了,不要忘了當年屠戮豪族是朕的主意,有些人翻不了天。」蕭銘的話中似有所指。

「有皇上的話末將就安心了。」

牛躬身說道,現在的蕭銘已經是皇上,他也漸漸感受到蕭銘正向一個帝王轉變。

「這就對了,等過些日子朕再論功行賞。」蕭銘笑著說道,他還指望這些將領繼續為自己打仗,適當的安撫是有必要的。

躬了躬身,牛轉身從書房離去,這時蕭銘放下的手中的毛筆站了起來。

望著牛穿過石橋時的身影,蕭銘輕輕嘆了口氣,當上了皇上他才明白做昏君簡單,做一個明君實在太難了。

因為平衡手底下的一群人便夠嗆的,於此同時還得擔心軍隊,畢竟在這個時代將領不聽調遣,擁兵自重的事情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即便在當代也有些國家常常發生軍事政變,其根本原因就在於軍隊成了某些將領的私兵。

而這種情況在封建王朝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正因為如此,皇帝才會對武將有諸多限制。

現在蕭銘也同樣遇到了這個問題,他絕對不能讓自己想殺某個將領的時候,這個將領能夠輕易帶著軍隊謀反。

想了一下,他覺得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辦法便是軍隊國家化,若是如此,他便要狠抓一下軍中的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