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四十七章 定計四皇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七章 定計四皇子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正殿外的光線漸漸變得暗淡下來。

佟鴻昌等人得到了蕭銘的承諾也不便多留,畢竟伴君如伴虎,說不定說不錯了什麼話他們就要倒霉。

所以說了一些不痛不癢的話以後他們紛紛離去,而且即便蕭銘允許他們到青州經商,趁此機會他們自然要尋找一些門路。

見這些豪族一個個都走了,蕭銘也是渾身清爽,和一群陌生的人也沒有什麼話說,該提醒的也提醒了,剩下的事情照本宣科就行了。

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北方的大統一戰爭,三王聯軍被擊敗不過是開始,如果一個個滅了他們才是重點。

而在他的計劃中,燕王自然是第一個他需要解決的,誰讓他距離自己最近呢?

現在四皇子同田家和季家發難,楚王已經失去了半壁江山,只是對於四皇子他也是不放心的。

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燕國必須要被他牢牢抓在手中才是。

想到這他對錢大富說道:「李三昨天也該回來了,你現在去找找他,朕有事和他說。」

錢大富捧著浮塵,現在他一副專業宦官的模樣,穿著黑色的服飾,帶著高頂平帽,他聞言笑了起來,「皇上,李三現在一準和琉璃在一起,要找李三,只需要找琉璃便可。」

「琉璃?這不是母妃身邊的丫鬟嗎?」蕭銘問道。

「可不是,皇上有所不知,這李三早就對琉璃姑娘有了心思。」錢大富笑道。

蕭銘點了點頭,李三的年紀也不小了,早就到了婚娶的年齡,他沉吟了一下說道:「李三乃是密衛統領,而密衛又是朕的眼睛,所以密衛的忠誠是重中之重。」

「皇上說的極是,皇上一直待在青州,這大渝國之大,不可能什麼事情都知道,這內外的事情都是靠官員的嘴傳到皇上耳中的,若是他們有意欺騙皇上,皇上也是無法察覺。」錢大富說道。

「正是基於這個原因,朕才設立的密衛,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此事發生。」蕭銘說道。

錢大富似乎有所明悟,他說道:「皇上,與其如此,不如賜婚李三和琉璃,如此一來李三必回心中感激皇上,對皇上越發忠心。」

「朕也是這麼想的,只是這恐怕還不夠。」蕭銘說道:「若是讓母妃將琉球認作義女便合適了。」

「義女!皇上這次可真是給李三備了一份厚禮了。」錢大富感慨道。

「這倒不是僅僅為了李三,琉璃在長安的時候拼了性命保護母妃,母妃對她也是心有感激,曾經和朕提過收琉璃為義女的事情,此次朕也是順手推舟。」

「若是如此便完美了。」錢大富笑道:「老奴這就去把李三尋來。」

在正殿等了一會兒,穿著紫色棉布長衫的李三走了進來,見到蕭銘他躬身說道:「密衛統領李三參見皇上。」

「免禮1蕭銘扶起李三,他說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回皇上,昨日晚上剛剛回來。」李三有些心虛,錢大富在找他的時候笑容有些詭異。

憑藉著他這幾年當密衛的直覺,他感覺一定有事情要發生。

「琉璃好看嗎?」

「好看。」李三花痴一樣本能地說道,接著忽然驚慌失措,「皇上,下官罪該萬死1

蕭銘大笑起來,他說道:「你害怕什麼,朕又沒說你什麼,何況這是青州,又不是長安。」

李三心中忐忑不安,這和宮女見面的事情可大可往大了說就是私通,是要罷官打入大牢的。

見李三一副嚇得要死的樣子,蕭銘乾脆說道:「你年紀也不小了,今年二十有九吧,這次朕就當個媒人,將琉璃賜給你。」

李三越發驚恐,他「噗通」一聲在蕭銘面前跪下,哭道:「皇上,這都是下官不檢點,和琉璃一點關係都沒有,皇上要殺就殺下官一人吧。」

錢大富一直忍俊不禁,這時勸道:「李三你平日倒是機靈,這次怎麼真話和假話也聽不出來,皇上聽說了你和琉璃的事情,這是心疼你,特意點了鴛鴦,你倒是哭什麼。」

李三這時停止哭聲,他看向蕭銘,又看向錢大富,二人都是一臉和善地看著他。

這時他才遲疑道:「皇上說的是真的?」

「朕是皇上,這話是隨便說的嗎?當然,你若是不喜歡,朕就把琉璃賜給其他人,到時候必然是不少人搶破頭。」

「皇上,下官喜歡,下官在第一次去長安的時候就喜歡。」李三急忙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朕便成全了你們,不過在你們大婚之前朕還有件事需要你去辦。」

「請陛下明示。」李三嬉皮笑臉的樣子恢復了正色。

「四皇子野心不朕不想滅了燕國卻成全了他,北方不需要再多一個藩王了?」

李三會意,左右密衛的情報是共享的,他說道:「此次起事本就是田家和季家的功勞,四皇子不過是狐假虎威,只是他卻想要趁機取代燕王管理燕地真是笑話。」

「對朕來說只需要安撫田家和季家便可,他是多餘的。」

「下官明白了,在淮南王攻下潁州之前,下官一定會除掉四皇子。」李三沉聲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在他剛剛到青州之時便遭遇了刺殺,刺殺他的人正是四皇子,如此毒蠍心腸之人他如何能夠將燕地交給他,與其這樣不如以牙還牙,免得救蛇反被蛇咬。

雖說刺殺這種方法有些不光明,但是行走在權利巔峰的人誰不是雙手沾滿鮮血。

慈不掌兵,義不行賈,想要當一個帝王把大渝國管理的井井有條,不夠厚黑如何能吃透天下。

「記住要不留痕,最好能讓田家和季家自己動手,免得到時候多一些是非。」蕭銘提醒道。

李三點了點頭,此時他渾身充滿精力,對他來說完美處置這件事就是對蕭銘的報答,當然這件事不過蕭銘找他的初衷,而不是拿琉璃作為交換。

說了這件事,蕭銘又向李三問了一下魏地的事情,這才讓李三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