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五十二章 燕王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二章 燕王之死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今日五更,還有兩章,不過要稍晚一些。

九月十六日。

經過五日的行軍,淮南王和崔尚安率領十萬淮南軍將士抵達潁城下安營紮寨。

在經過三日的籌備之後,崔尚安命令炮兵對潁州城進行炮擊,一時間潁州城大亂。

「火炮,又是火炮,淮南王怎麼會有火炮,這一定是蕭銘乾的,一定是他。」

臨時王府中燕王暴跳如雷,他對潁州城如此自信的原因便是城中安裝了六十門火炮,這些火炮是他從青州購買火炮的一部分。

正是自信於這些火炮守城的威力他才會對淮南王嗤之以鼻,因為他相信他的火炮一定會把淮南王的軍隊打的落花流水。

但是現在一切都出了他的預料範圍,淮南王不僅有火炮,而且火炮的射程遠遠在潁州城火炮之上。

現在潁州城只能白白遭受淮南王火炮的轟擊,而他不能卻不能使用火炮還擊,這讓他頓時暴怒異常。

而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是被蕭銘騙了,從始至終蕭銘沒有將真正的火炮賣給他們。

「父王,再這樣下去我們的城牆就要倒塌了。」崔成的話音有些艱難。

十萬人圍城,密密麻麻的士兵將潁州城圍困的水泄不通,現在他們是打不成,又逃不了。

「倒塌了又如何,本王的將士又豈是憑藉城牆而生的。」燕王這時候猛地拔除佩劍,「此次本王要親自率軍和淮南王決一死戰。」

說罷,燕王大跨步地向南城而去,那裡正是淮南王進攻的重點區域。

崔成和崔浩這一次沒有跟楚王衝上去,崔成看向崔浩說道:「如今城內豪族已起異心,他們絕不會同我們一心抗擊淮南王,而父王又不聽勸告向蕭銘稱臣,如今該當如何?」

崔浩滿臉絕望,他說道:「我在青州盤月余,從所見所聞中依然料到三王聯軍恐要潰敗,只是不曾想如今潰敗的如此徹底,現在蕭銘勢大,燕國必然當其沖。」

「現在提及此事又有何用?我只問你在青州的時候,蕭銘是否和你說過如何他才肯饒了燕國。」崔成急切道。

「愚弟臨行前蕭銘倒是的確讓龐玉坤和我說過此事,他說除非燕王負荊請罪,主動放棄王爵和封國,否則他不會放過燕國。」崔浩說道。

崔成聞言頓時沉默不語,在他看來此事是絕無可能,他深深嘆了口氣,抽出佩劍追向燕王。

見崔成離去,崔浩轉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在蕭銘登基之時他便看出三王聯軍恐怕無所建樹。

龐玉坤的確和他說過那樣的話,但是也曾提到若是他肯助一臂之力,將來保他榮華富貴的話。

他只是燕王次子,對他來說這封國的土地無論如何都不會是他的,如今這般形勢下他越擔心自己的性命,而不是燕國如何。

出了臨時王府,崔浩徑直向一個巷子中走去,到了一個宅院他敲了六聲,這時門被打開。

在院子里此時已經聚集了一些豪族,這些豪族都是反對燕王繼續和淮南打下去的人,畢竟現在勝負已分,不是誰都願意和燕王一起送了性命的。

「世子,什麼時候起兵?」一個豪族族長問道。

「父王已經登城,只等淮南王的火炮轟塌城牆,這時城內必然混亂,那時便是我等起兵之時。」崔浩的眼神閃爍。

他心道:父王,你待我不仁,休怪我無義,大哥在燕國享盡融化,你卻將我派遣到青州受罪。

眾豪族聞言紛紛點頭,只等城破為號。

城外,五十門火炮對著南城門連續不斷地進行炮擊,脆弱的南城牆在火炮下不斷出現深深的坑洞,這些坑洞不斷擴大,直到「轟」的一聲,整個城門轟然倒塌。

「父王,城牆倒了。」崔尚安驚喜道,他當即準備領兵入城。

「慢!現在還不是時候。」淮南王望著正門東側倒塌的城門,接著又看向西側,此時西側城門的火炮依舊完好,他說道:「現在集中火炮轟擊西城牆,一旦城牆崩塌立刻攻城。」

崔尚安這時看向西城這才意識到了什麼,他說道:「皇上給的火炮真是厲害,這燕王的火炮根本打不到我們,反倒是被我們一直打。」

淮南王神色陰鬱,他說道:「這才是皇上的厲害之處,他早就對我們這些藩王心存警惕,所以才賣了一些低劣的火炮給燕王,梁王,趙王等人。」

「難道皇上早就看出大渝國會大亂?」崔尚安驚道。

淮南王說道:「這誰又能知道呢?不過僅此也足以看出咱們的皇上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二人說話的時候,西城的城牆在炮擊下也轟然倒塌,這時候淮南王和崔尚安同時精神一震。

緊接著戰鼓聲響徹了整個戰場,在士氣大振的淮南軍士兵吼著沖向了潁州城。

潁州城內,燕王和親衛狼狽地躲過倒塌的城牆,透過倒塌城牆他看見了如同潮水般湧向潁州城的士兵。

燕王的眼睛血紅一片,他拿著佩劍噶喊道:「將士們,同本王和敵人死戰到底。」

他的聲音落下,除了親衛高喝出聲,其他士兵都是麻木不仁,其中一些剛剛被拉入軍隊的壯丁甚至嚇得渾身顫抖。

他們何時見過火炮這種威力巨大的武器,何況他們本就是被強迫參軍的。

「殺1

淮南軍從兩個崩塌處同時湧入,裝備精良的士兵立刻和守城的士兵廝殺起來。

一些擁護燕王的豪族也帶著部曲同淮南軍血戰,一時間城牆處到處是慘嚎和廝殺聲,地上不斷倒下兩方士兵的屍體,鮮血在地上流淌著。

燕王率領親衛親自上陣,正在他殺的正濃的時候,城內忽然響起洪亮的喊殺聲,只見一群額頭系者紅色布條的豪族部曲從大街小巷衝出。

只是他們不同淮南軍廝殺,而是和楚軍,擁護他的豪族部曲血戰起來,這時本來就士氣地下的楚軍瞬間崩潰。

燕王這時彷彿失去了全身力氣一般,就在他一個愣神間,一個淮南軍將領狠狠將利劍刺入了淮南王的胸口。

吐出一口鮮血,燕王漸漸沉入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