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五十三章 四皇子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三章 四皇子之死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燕王死了!燕王死了1

一個保護燕王的侍衛高喊出聲,其他侍衛頓時看向倒在血泊中的燕王,在這一刻,所有的侍衛都失去了戰意,他們紛紛逃走。

而在侍衛們崩潰以後,士兵們也紛紛失去了戰意,現在燕王已經死了,誰還願意繼續為燕王賣命?

很快,燕王死亡的消息隨著潰散的士兵散播到潁州城各處,在這個消息的影響下,燕軍亂做一團。

崔尚安很敏銳地察覺到了燕軍的變化,他立刻率領士兵動猛攻,這時本就軍心渙散的燕軍不斷後退,越來越多的淮南軍士兵這時湧入城內。

而在淮南王進攻潁州的同時,李三抵達了亳州,依照蕭銘的計劃在潁州城破的同時,四皇子也該死了。

在亳州見了田家和季家族長之後,李三提及了殺四皇子之事。

「殺了四皇子1田文震驚道。

季家族長季潼也是目露驚訝之色,他說道:「李統領,這真的是皇上的命令嗎?」

李三眼睛轉了轉,這殺了四皇子自然是蕭銘的主意,但是這件事卻不能讓蕭銘承擔,畢竟這殺兄可是一件不仁的事情,在今後甚至會成為被攻訐的緣由。

於是他說道:「這件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只是二位若是辦成,自然會取悅聖上,至於辦不辦就看二位的了。」

田文和季潼對視一眼,二人都是聰明人,聽明白了李三的意思。

「既然如此,請李統領容我們二人商議一下。」田文說道。

李三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二位了。」,說罷,李三轉身離去。

這時田文說道:「此時看來是皇上的意思,只是皇上卻不想背負殺兄的罪名。」

「沒錯,只是若是我們動手殺了四皇子,將來皇上過河拆橋,我們的下場恐怕也不好過。」

「說是如此,不過若是因此取悅了皇上,我們兩家的地位也是保住了。」田文有些期待。

季潼沉思了一下,他說道:「不過我倒是有個辦法,貿然殺了四皇子自然罪大惡極,不過若是搬出四皇子的罪名,將他押入大牢,接著在大牢中畏罪自殺豈不是和我們無關了。」

「對呀,季兄果然高明,既然如此,今日中午我們便宴請四皇子,擺上鴻門宴。」田文嘿嘿笑道。

季潼也同時笑了起來。

中午的時候四皇子帶著侍衛如約而至,田文在府中中擺了酒席正等著他和家將,在正殿兩側的偏房中,季潼領著部曲只能田文的摔杯為號。

「多謝田員外美意了1四皇子拱了拱手道。

田文親切地說道:「殿下到亳州也一年有餘了,現在才抽出時間相邀殿下和諸位家將前來宴飲實在是慚愧呀1

「員外嚴重了,說起來倒是本王不懂規矩,沒有上門拜訪才是1四皇子徑直坐了下來,馬上就要成為新的燕王,他心中甚為高興。

頓了一下,四皇子問道;「田員外邀請我們前來是為了商議亳州政務,不知道員外想商議什麼?」

眾人都落座,田文正色說道:「前幾日又百姓向某告狀,說不少良田都被殿下強佔納入皇莊,而且殿下還私自向他們征繳賦稅,不知道殿下如何解釋這件事?」

四皇子的表情瞬間僵住,其他家將聞言頓時安靜下來,一個個面露驚恐之色。

這件事情的確是他乾的,說起來他對燕王還是這些亳州豪族都不信任,於是趁著趕走燕王之際侵佔土地,征繳賦稅以充實自己的府庫以用來徵兵之用。

畢竟對他來說沒有一隻信得過的軍隊,他始終是這些豪族的傀儡,不過他侵佔的土地都是燕王和燕王世子,以及跟著燕王逃走的官員的。

他原本以為田家和季家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想到田文會此時提及此事。

眼睛轉了轉,四皇子皮笑肉不笑,道:「員外這是何意?」

「何意?殿下燕王之事尚未定下,這燕王是不是殿下也是未知,此時殿下侵佔土地不合適吧,畢竟現在的土地按理說都是皇上的,本官身為亳州刺史,不得不得管一下。」

「亳州刺史?員外說笑了吧,什麼時候員外成了刺史了。」,四皇子冷笑連連。

田文這時候拿出了李三帶來的聖旨,他說道:「這是聖旨,聖上已經將某封為亳州刺史,身為亳州刺史,下官有責任為皇上管轄皇家財產。」

四皇子大驚,他的眼睛眯了起來,蕭銘封了田文,卻對他不聞不問,他心中忽然有一種不妙的感覺,於是口中道:「田刺史,凡是都講究證據,不能憑著幾個刁民的胡言亂語就定我的罪吧1

田文冷然道:「那我就讓你心服口服,來人,拿賬冊來1

隨著田文的話音落下,側房的門突然打開,季潼各領著部曲沖了出來,把四皇子一眾團團圍祝

這一幕讓四皇子和家將臉色變得慘白,他隱約明白了什麼,他冷笑道「蕭銘真是高,隱忍了這麼長時間,終於要對我動手了。」

「哼,有這個記錄了你所有罪證的賬簿1田文指了指手中的賬簿,「你還有什麼可說的1

四皇子怎能甘心束手就擒,如今中了田文的圈套,他依舊保持著冷靜:「田刺史,你可別忘了,我們都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你以為皇上將來會放過你們嗎?這聖旨能夠今日封你為刺史,明日便可要了你命,既然如此,這又是何必呢?你我聯手,這燕國還不是我們說了算,到時候,榮華富貴自是享用不荊」

「可笑,你以為憑你私自招募的那點人馬會是皇上的對手?你真是打的好算盤,只是我們怎會和你一般同流合污1田文這時說道:「四皇子你的野心昭然若揭,要怪就怪你太貪了,這私募士兵的事情不僅我們知道,皇上自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說罷,季潼立刻讓部曲將四皇子等人羈押起來,押入大牢。

隔日,李三得到了四皇子在大牢中畏罪自殺的消息。

這時他立刻派出密衛前往大牢確認了一下,果然如同田文所說,他冷笑兩聲,這田文和季潼還真是老狐狸。

如今四皇子已死,現在只需要除去燕王和燕王世子,這燕國便安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