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六十一章 傻眼的鄭成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一章 傻眼的鄭成文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慶州城失守!」

銀帳中兀朮骨緊皺眉頭。

三日前鄭成文帶著一隊騎兵從居庸關而出,直向金帳汗國的銀帳而來,他需要將這個消息告訴兀朮骨。

當時梁王派遣使者前往金帳汗國的盛都,作為使者之一,他和兀朮骨當時有些交集。

「消息千真萬確,在鄆州城齊王的軍隊大敗三王聯軍,接著他們便一路勢如破竹攻入了梁國。」鄭成文眼神遊離。

兀朮骨斜眼看了下鄭成文,他冷哼一聲說道:「既然如此,你為何不早點將這個消息告訴我,恐怕你心中有鬼,想要取代梁王而代之吧。」

鄭成文被兀朮骨說中了心思,整個人怔了一下,他剛想要辯解,兀朮骨忽然說道:「你不必解釋,對我們金帳汗國來說梁王是誰不重要,但是足夠聽話就行。」

鄭成文聞言大喜,他說道:「台吉,梁王對台吉一直陽奉陰違,但是我對台吉可是一片赤誠之心。」

兀朮骨微微點了點頭,他說道:「這個齊王看來真是我金帳汗國的心腹大患,若不是此時倭國進攻高麗,必當以傾舉國之力滅之。」

鄭成文說道:「台吉說的極是,不過現在齊王的軍隊立足未穩,此時倒也來得及。」

兀朮骨皺了皺眉頭,「只是父汗不願意兩線作戰,即便支援你如今也只能派出三萬騎兵和七萬奴隸兵,只有高麗戰事結束我們才能集中精力對付齊王。」

「台吉,只是那時恐怕齊王會把趙王也滅了,到時候就沒人能夠幫助台吉了。」鄭成文有些著急。

他這次來本想金帳汗國能夠大舉出兵幫助他奪回梁國的城池,這樣一來就名正言順是梁王了。

畢竟現在梁王被抓,二皇子戰死,這梁地只剩下他能夠繼承大統。

「你說的有道理,只是本台吉現在還毫無辦法,倭國之患就在眼前,這是對汗國的挑釁,父汗震怒,此時卻也顧不上齊王了,這些兵也是父汗預備給你和趙王的,其他的倒是真沒有了。」兀朮骨說道。

鄭成文異常失望,這些兵頂多足夠他守住居庸關。

似乎看出鄭成文的想法,兀朮骨說道:「這些人馬是為了讓你守住居庸關,等高麗的戰事結束,我保證會帶領大軍滅了齊王。」

鄭成文心中嘆息一聲,如今也只能如此,他說道:「只願台吉早日能夠率兵前來。」

兀朮骨點了點頭。

鄭成文不敢多留,和兀朮骨告辭之後他便急匆匆趕回居庸關,只是當他帶著蠻族支援的人馬抵達關隘前的時候,頓時死喪考批。

此時居庸關上哪還是梁國的士兵,分明是穿著綠色軍服的齊王軍隊,只是六七日的時間居庸關已經易主。

「還我居庸關1鄭成文大罵道,他千算萬算都沒有預計到齊王的軍隊會這麼快就拿下居庸關。

然而回應他的只有火炮的轟鳴聲。

於此同時,牛也抵達了居庸關。

奉命前來督戰,不曾想他剛剛抵達慶州就得知梁王被擒的消息,接著他又匆忙趕到居庸關。

因為魯飛緊接著便率軍急行軍進攻了這裡。

進了居庸關,牛立刻感受到一種戰前的緊張氛圍,居庸關中來往的百姓都是步履匆匆,臉上都帶著擔憂之色,街道上一個商販也沒有,全副武裝的士兵不時從這個巷口出現。

「將軍車馬勞頓,一定累了吧,我們還是先去大營吧。」魯飛見牛臉色有一絲倦意說道。

牛搖了搖頭,道:「不了,戰事緊迫,城外來了多少蠻族士兵。」

「回將軍,根據城內士兵的指認,此人便是居庸關守將鄭成文,此次他帶來的估計是從蠻族借的兵馬,數目大概在十萬人,其中三萬騎兵,七萬奴隸兵。」

居庸關是大渝國的西北門戶,在梁國和金帳汗國的疆土之間,居庸關周圍山脈較多,尤其在毗鄰高原的一側更是山高路險,這居庸關就坐落在通往梁國的咽喉之處。

居庸關的建造也是依據其軍事特點,坐南朝北,北面的城牆是又厚又高,居庸關大營正是駐紮在北城,隨時防禦著來自蠻族的威脅。

說話間二人到了西城,這裡的士兵明顯多了起來,而且十分忙碌,不斷往來穿梭,抱著彈藥,運著石塊的士兵比比皆是。

葉青雲這時說道:「這次能順利拿下居庸關倒是多虧了雍軍,此次攻城陳信然也是領兵而至,同我們一起拿下了這梁國最後一處城池。」

牛聞言露出讚賞的神色,他說道:「沒想到這雍王手下倒是有一員驍將。」

「這個陳信然倒是個人才。」魯飛也不否認。

三人說著到了大營中,前面便是城牆。

這居庸關的城牆並不高,只有十二米米左右,由青石鑄造,倒也顯得很結實,順著兩米殼上城樓,牛的視野頓時出現了綠油油的草原。

在關隘不遠處是正在遊離的蠻族騎兵和蠻族的奴隸兵。

拿起望遠鏡看向不遠處的蠻族士兵,牛觀察了一會兒沉吟道:「不必擔心,這些不是蠻族的精銳,皇上果然神機妙算,蠻族現在不願意兩線作戰,所以派出的騎兵也不是精銳。」

魯飛和葉青雲也鬆了口氣,他說道:「將軍,士兵們鏖戰數月,現在異常疲憊,也該讓士兵們修整一段時間了。」

牛明白魯飛的意思,持續的艱苦作戰帶來的問題就是士兵的厭戰情緒,這種情緒需要通過修整和放鬆來泄。

沉吟了一下,他對魯飛說道:「你去將梁國的煙塵女子搜羅過來,付給她們一些銀子,讓他們給士兵唱個曲之類的,不過切忌不可強迫她們,免得敗壞了皇上的名聲。」

魯飛頓時兩眼一直,不說士兵,他自己也感覺這段時間心情煩躁,這都是因為戰事壓抑導致的,有這個樂事自然是妙極了。

所以對此事他自然是樂於執行,於是他笑道:「將軍,要不要給你挑個頭牌?」

「滾。」牛怒瞪雙眼,「本將讓人找人可不是為了床底之事,你若是胡來,看本將怎麼收拾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