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六十七章 彈藥匱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七章 彈藥匱乏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鄧元望著面前的居庸關神色複雜。天籟小 說WwW.』3TXT.COM

半個月前他還在巴蜀率領軍隊同蜀王作戰,轉眼間卻到了居庸關城下。

不過在了解當前的形勢之後,他明白現在容不得趙王繼續攻打蜀王,因為現在再不阻止齊王的軍隊只怕趙國轉眼間也將灰飛煙滅。

「咚咚咚……」

戰鼓擂動,得到命令的士兵扛著雲梯不斷沖向居庸關。

後續兵馬和輜重未到便貿然開戰乃是兵家大忌,鄧元深知這一點,只是當居庸關北方傳來炮聲之後還是選擇了攻城,因為此時必然是蠻族動了進攻。

齊王軍隊的威名他即便在巴蜀的時候也有所耳聞,在他看來無論是自己還是此時蠻族提供的這點兵馬都無法獨自戰勝蕭銘。

只有南北夾攻才能夠有些勝算,所以他選擇攻城並非是了破城,而是為了牽制居庸關部分兵力,讓他們無法及時應對蠻族的進攻,當然如果能夠因此一舉破城則更妙。

「沒想到有一天本將卻要同蠻族一起攻打齊王兵馬,真是可笑可憐。」鄧元眼中帶著一絲悲憤。

在鄧飛身側的人是他的副將曹坤,聞言曹坤說道:「蠻族狼子野心,此次助蠻族奪下居庸關豈不是助紂為孽,只是君命難違,我等只能尊奉趙王之令。」

鄧飛嘆了口氣,他一向擁護趙王,對趙王也極為忠心,這番牢騷不過是對趙王聯合蠻族不滿而已。

畢竟他曾經數次和蠻族作戰,手下的將領和士兵在與蠻族的作戰中多有傷亡。

「轟轟轟……」

戰鼓擂動中居庸關城頭忽然爆出轟鳴聲,火光和煙霧中黑色的炮彈沖向了正在沖向居庸關的士兵。

炮彈落地如同閃電一般翻滾,炮彈彈跳之處趙王士兵出一陣慘叫,一條直線上數十個士兵死傷。

見到這一幕,鄧元的臉色鐵青,只是這一輪射擊便會數百個士兵死傷。

「轟轟轟……」

火炮再一次開火,地面又是一陣腥風血雨。

曹坤這時候說道:「將軍,齊王的軍隊一向以火器見長,這樣下去士兵只會死亡更多。」

鄧元神情冷漠,他說道:「哪場戰爭不需要拿人命去填,對付齊王的軍隊唯有如此,此次攻城在牽制城中兵力的同時也是為了消耗他們的火藥和炮彈,此次齊王的軍隊從鄆州一直打到慶州,彈藥補給和糧草必然不會充足,加之在慶州又消耗了大量的彈藥,此時的居庸關中必然沒有多少彈藥儲存,等他們的火炮沒了炮彈,火槍沒了火藥和子彈,到時候拿下居庸關不過易如反掌。」

「將軍高瞻遠矚,末將倒是沒有想到這點。」曹坤大笑起來。

鄧元微微眯起眼睛,士兵們正在前赴後繼地沖向居庸關,一波被打退,第二波繼續向前衝去,接著是第三波……

北城,越來越多的蠻族奴隸兵登上城牆,牛和魯飛心中越來越焦急,如此下去,北城被奪下只是時間問題。

正在他焦急的時候,忽然一大批穿著銀色胸甲拿著馬刀的騎兵士兵沖向城牆。

戚光義這時候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他對牛說道;「將軍,青州騎兵前來支援。」

「你們騎兵來湊什麼熱鬧,這是戰常」牛皺著眉頭說道。

戚光義不滿道:「將軍,我們騎兵也是兵,上了馬是騎兵,下了馬那也不輸給火槍兵。」

「你竟會胡鬧,訓練一個騎兵要多長時間?你們若是打完了,皇上會饒了我們嗎?」魯飛也說道。

戚光義說道:「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若是居庸關丟了,誰也逃不了這腦袋上的一刀,末將不是孬種,末將的兵也不是孬種,到時候若是皇上怪罪下來,末將一人承擔。」

「要承擔自然是本將承擔。」牛欣然地看了眼戚光義一眼,青州軍的將領一個個都是有血性的漢子,「上吧1

戚光義頓時大喜,他對手下的士兵說道;「給我殺!讓火槍兵瞧瞧我們青州騎兵的厲害。」

「殺!」隨著戚光義的一聲怒漢,兩萬青州胸甲騎兵湧上城牆,頓時城牆上的形勢開始逆轉。

登上城牆蠻族奴隸兵不斷倒在馬刀這下。

面對越來越多穿著銀色胸甲的士兵,蠻族在又一輪進攻中丟下三四千屍體后暫時停止了進攻。

而這時已經夕陽西下,上午到傍晚,雙方几乎都鏖戰了一天。

擦了擦臉上的血,魯飛說道:「將軍,南城的趙軍也停止了進攻。」

聞言牛終於鬆了口氣,他對魯飛說道:「加強戒備,防止蠻族耍陰招。」

「是,將軍。」魯飛應聲道。

頓了一下,牛又說道;「立刻讓士兵和炮兵清點彈藥。」

交代了此事,牛到了居庸關大營,過了一會兒,一眾將領俱都返回。

「幸虧將軍這次前來帶來了彈藥補給,佛則只是今日便會將攜帶的彈藥消耗乾淨。」

羅信進了營帳說道。

葉青雲說道:「只是如果繼續這麼耗下去,此次將軍帶來的彈藥恐怕也撐不了幾天吧。」

牛點了點頭,「這次軍工坊生產出來的彈藥大部分都帶過來了,本來這批彈藥是用來一舉拿下趙王的,但是不曾想卻出了此等岔子。」

「大部分彈藥只有這麼點嗎?」羅信瞠目結舌。

牛嘆了口氣,「你們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現在硝石,鐵,鉛的供應都跟不上,而彈藥的消耗又太快,現在你們要省著點用才是。」

魯飛等一眾將領只負責打仗,何曾考慮過彈藥短缺的情況。

苦笑一聲,羅宏說道:「我就說過這火槍和火炮打的就是銀子,當年皇上組建火器營花的銀子幾乎都快把府庫掏空了,青州再富裕,這兩年仗打下來也窮了。」

牛讚賞地看了眼羅宏,這羅宏曾是火器營主將,自然清楚花銀子買彈藥的事情。

「怪不得皇上急於結束北方的戰事,原來是這個原因。」魯飛說道,「再這麼打下去,士兵們手中的火槍都要城火燒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