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六十九章 合併一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九章 合併一處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陰雲遮蔽了天空。

戰場上的廝殺聲如同翻滾的雷鳴聲一般不時響起。

玄甲鐵騎憑藉戰馬的靈活在戰場上縱橫馳騁,他們不時向淮南王的軍陣發動衝擊,只是這時他們又絕不戀戰,往往殺了一些士兵又快速撤離。

儘管淮南王的士兵奮勇殺敵,但是面對來去如風的騎兵往往無法取得重大戰果。

崔尚安率領的騎兵和玄甲鐵騎衝撞之後在戰場上開始追逐廝殺,只是淮南軍的騎兵明顯是落了下風。

面對老練的玄甲鐵騎,從未在戰場上和敵人廝殺過的淮南軍騎兵顯得十分笨拙,很短的時間便死傷上千人。

這一切被淮南王看在眼中,儘管心中焦急,但是為了穩住軍心他依然保持鎮定的神色。

「砰砰砰……」

慶州城外西征軍的將士憑藉車陣同玄甲鐵騎作戰,此次慶州城內的士兵由青州軍校尉狄英率領。

玄甲鐵騎出現在慶州城外圍而不攻的時候,他便意識居庸關可能會有危險。

只是玄甲鐵騎人數眾多,慶州城內的兵馬又都是步兵,對這些騎兵他也束手無策。

昨日他派出車陣保護火槍兵和玄甲鐵騎作戰,但是這些玄甲鐵騎一直不和他們交戰,但是一旦車陣脫離城池太遠,這些騎兵又試圖分割火槍兵進行圍殲。

慶州城中的火槍兵比魯飛帶走的多,但是數量也只有六萬人,而這六萬人還要留下兩萬守城,畢竟慶州城被攻破,這居庸關完全就成了一座孤城。

而這四萬人對陣五萬玄甲鐵騎,即便他們強行突破恐怕也會遭受重大的損失,所以這兩天狄英一直在思考如何擺脫玄甲鐵騎。

所以今日淮南王的兵馬趕到,狄英頓時大喜過望,他立刻率領城中的火槍兵出城同淮南軍會師。

車陣一出現,玄甲鐵騎頓時有些驚慌,在戰車的保護下火槍兵依靠車體的保護一邊移動一邊對玄甲鐵騎進行射擊。

玄甲鐵騎昨日便見識了這種讓他們頭疼的車陣,此時又加上淮南軍,他們頓時有些慌亂。

同車陣保持著距離,玄甲鐵騎第一次感到了無力,這種車陣像是刺蝟一樣,距離太近只會被殺,想要突破這種車陣唯一的辦法便是步兵沖陣破了車陣。

「砰砰砰……」

車陣不斷移動,玄甲鐵騎在車陣移動的路線上不斷倒下,淮南軍的士兵見狀頓時士氣大振。

淮南王此時看見了希望,只要他們的士兵進入車陣內,這些騎兵對自己就無可奈何。

「殺1淮南王高喝一聲。

「殺1淮南軍組成的戰陣重新整合向車陣而去。

玄甲鐵騎試圖阻止淮南軍和齊王軍隊兵合一處,只是想要阻止他們就必須和淮南軍正面衝殺。

但是此時淮南軍擺出了密集的陣型,若是硬碰硬他們必然會死傷慘重。

一處山丘上,玄甲鐵騎統帥王川望著眼前的戰場,此刻戰場的焦灼讓他眉頭深鎖。

「將軍,趙王大勢已去,此次淮南王也領兵前來,加上雍王的軍隊,趙王是萬萬抵擋不住的。」王川身側站著副將魏少傑。

王川聞言頓時眉頭皺了起來,他說道:「魏校尉此話何意,這豈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嗎?」

「將軍此言差矣,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梁王,燕王已死,而蠻族在高麗和倭國作戰又無法出兵襄助,趙王此番是無法躲過這一劫了,而且即便蠻族出兵,又怎能輕易擊敗雍王,淮南王加上蕭銘的軍隊?」

王川輕輕哼了一聲,「那又如何,即便如此,我們也唯有死戰而已。」

魏少傑嘆息一聲,他再次看向戰場,這時候火槍隊和淮南王的軍隊越來越近,而玄甲鐵騎卻越來越無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車陣和淮南軍匯合。

但車陣和淮南軍凝聚在一起的時候,淮南軍士兵立刻進入車陣,和齊王的軍隊一起組成了更為強大的車陣,此時即便還有步兵在恐怕也無法輕易突破這個車陣。

狄英這時見到了淮南王,他說道;「殿下,淮南軍務必跟著車陣行動。」

淮南王重重鬆了口氣,他對狄英說道:「本將暫且將淮南軍全權交給你來指揮。」

狄英有些頭大,只是這短短的時間淮南軍就損失過萬,在平坦的地帶和騎兵作戰估計是把淮南王也嚇得夠嗆。

「如此末將便僭越了。」

狄英說道,他立刻把淮南軍分散到各個車陣中,將淮南軍的糧草和輜重安置在車陣中間。

同時他讓長矛兵保護車陣兩側,呈現長方形的隊形向居庸關而去。

面對不斷移動的車陣,玄甲鐵騎不斷進行衝擊,但是防護越發嚴密車陣讓他們毫無辦法。

王川和魏少傑目睹這一切心中焦急,他對魏少傑說道;「你立刻率領兩萬騎兵前往居庸關,我帶領玄甲鐵騎尾隨他們,若是有機會便拖延他們前往居庸關的速度。」

「是,將軍。」魏少傑應了聲,立刻點了人馬向居庸關而去。

現在他們儼然是無法阻止這批士兵增援居庸關了,只能前往居庸關匯合。

狄英和淮安王見狀神色漸漸舒緩下來,接下來的三天他們走走停停,淮南王也學聰明了,他們讓運輸糧草的輜重車也像戰車一樣保護軍隊避免遭遇騎兵的衝擊。

兩方軍隊同時向居庸關而去。

同時,在延州修整的陳信然也得到了居庸關被圍困的消息。

當即他下令留下少量士兵守城,大部分士兵向居庸關出發。

三日的時間轉眼而過,這三日來蠻族和鄧元一次次地向居庸關發動進攻,但是屢次又被打退。

在火槍和火炮的兇猛火力下,無論是蠻族還是鄧元都是損兵折將。

牛也不好受,這三日苦戰之下士兵多有死傷,彈藥也是一日比一日少,若是繼續耗下去對他們將十分不利。

這日又擊退了一輪攻城士兵之後,牛習慣性拿起望遠鏡看向遠方,這時在車陣保護下的西征火槍兵出現在他的眼中。

牛頓時哈哈大笑,他說道:「決一雌雄的時間到了,鄧元,本將這就來會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