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七十章 終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章 終戰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將軍,淮南軍和雍軍馬上就抵達居庸關。」

趙軍大營中,魏少傑向鄧元彙報。

他早一日抵達居庸關城下,聽候鄧元調遣。

「淮南軍和雍軍一共多少人馬?」鄧元問道。

「淮南軍應該還有八萬人馬,雍軍的人馬估計在七萬,此次前來的還有四萬火槍兵。」

鄧元的臉色彷彿蒼老了一些,此次三軍匯合人數直達二十餘萬,戰場的形勢已經被逆轉。

而且這幾天來他對取勝越發沒有信心,齊王軍隊對火器的使用十分熟稔,這些天在攻城中他已經損失了兩萬人,而這隻給居庸關造成了少量的傷亡。

「撤1沉吟良久,鄧元輕輕吐出一個字。

「撤1營帳中的將領大驚失色。

鄧元點了點頭,他說道:「一個齊王的軍隊尚且難以應對,如今加上淮南王和雍王的軍隊,此戰我們必敗無疑,於其如此,不如撤回原州,以原州之險要防備牛的進攻。」

他的話音一落,忽然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撤!鄧將軍說的輕巧,此次不能奪下居庸關大敗齊王的軍隊,這下面丟的就是長安,鄧將軍,試問你擔得起這個罪責嗎?」

「王侍郎。」鄧元見到來人一驚,這正是趙王身邊的宦官王喜。

王喜輕輕哼了一聲,他對鄧元說道:「此次殿下擔心鄧將軍由著性子來,特地派雜家監軍,可見殿下真是高瞻遠矚,若是雜家來的晚一些,將軍必然是要帶著大軍撤回原州了。」

鄧元解釋道:「王侍郎,兵法云: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敵則能分之,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此時我等兵馬已經少於敵人,此時當避免與之作戰,而應該憑藉天險與之周旋。」

王喜聞言越發不滿,「五則攻之,那之前趁著人多將軍為何不能拿下居庸關,現在見敵軍人多便想著要逃走,還有臉和雜家說什麼兵法1

鄧元身邊的將領聞言臉上俱都帶著怒色,這個王喜仗著自己是趙王面前的紅人一向看不起他們這些征戰在外的將領。

而且時常把奪取長安的功勞算在自己的頭上。

對於這個閹人,趙軍將領多有不滿,但是又不敢得罪於他。

鄧元雖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但是在王喜面前卻也得低頭,他說道:「王侍郎,齊王的火器的確厲害,這幾日因為攻城士卒損失慘重,士氣大降,天時地利人和都已經不再。」

王喜卻不管這些,趙王差遣他前來此地時吩咐他一定要阻止齊王的軍隊南下長安,若是不能趁著這次機會將齊王的軍隊滅在居庸關,下面長安必然會成為進攻的對象。

「王侍郎,若是不走,殿下的兵馬可就全要折在這裡了。」鄧元急聲道,這王喜陰謀詭計精通,但是對行軍打仗卻根本不懂。

王喜冷哼一聲,他說道:「這由不得你,此次雖說是鄭成文領兵,但是實際上卻是兀朮骨台吉讓鄭成文同殿下一起進攻居庸關,若是此時撤走,你將殿下置於何地,又該如何向兀朮骨台吉解釋?」

聽到兀朮骨這個名字,鄧元的眼睛眯了一下,他說道:「王侍郎,蠻族吃人的狼,和他們苟且,將來不會有好下常」

「鄧元1王喜尖叫道:「你膽大包天,你這是污衊殿下,等回到長安,雜家一定要向殿下陳明。」

鄧元聞言蒼涼地笑了起來,他早已對趙王向蠻族稱臣不滿,

在同蠻族的作戰中,他三個兒子俱都戰死,若不是趙王與他有恩,他即便死了也不會來助蠻族進攻齊王的軍隊。

現在王喜一口一個擔心得罪兀朮骨,他頓時怒火上涌,說道:「王侍郎想說什麼回到長安自然可以和殿下說,但是末將不想趙國的將士白白送命,撤1

「你敢1王喜氣的胸口急劇起伏,他這時拿出一個金色魚符,「這是殿下賜給雜家的兵符,沒有雜家的話,你休養調動一兵一卒。」

鄧元見了金色魚符頓時面色大驚。

王喜冷笑一聲,他說道:「鄧將軍,若是齊王的軍隊進攻長安,你和雜家到時候都別想活。」

鄧元嘆息一聲,重重跺了跺腳,他憤怒走出營帳。

在二人爭吵的時候,淮南王的軍隊已經在原地安營紮寨,與此同時,陳信然也領兵而至。

他立刻率領軍隊和淮南王合兵一處。

「牛將軍說等他的命令再進攻。」狄英望著城牆頭旗語手說道。

剛才旗語手已經將命令傳給了他。

陳信然,淮南王,崔尚安三人站在一起,三人聞言點了點頭。

居庸關中牛正在調兵遣將,此時他讓戚光義和白木重新組織騎兵,城中的火槍兵負責北城的防守。

現在攻守之勢已經改變,他們無需再守城,只需要全力進攻便足夠了。

騎兵集合完畢,牛看了眼日頭,現在正是正午,接著登上了城牆,此時趙王的營寨依舊沒有出現撤退的跡象。

「這鄧元到底在想什麼?他難道以為自己真的能夠打敗二十萬大軍?」牛十分疑惑。

不過他也只是略微思考一下,對他來說他巴不得此時報復鄧元前幾日的猛攻。

等待了一個時辰,牛讓旗語手打出一道道命令,這時攢足了力氣的戚光義和白木同時率領騎兵衝出了居庸關。

而這時狄英立刻在淮南軍和雍軍步足的配合下率領車陣向趙軍大營而去,同時羅信集中了所有的野戰炮對著趙軍大營開始猛轟。

這幾日守城也讓他十分憋屈,現在恨不得將所有的炮彈都打出去。

崔尚安和陳信然同時上馬,陳信然率領一萬五千騎兵,崔尚安率領五千騎兵同戚光義二人匯合。

大軍彙集,他們如同烏雲一般壓向了趙軍大營。

鄧元望著氣勢凌厲的聯軍,他的眼中帶著一絲絕望,此時即便是軍神附體他也無法挽救戰敗的命運。

不過他已經想到了趙王的用意,正如他派士兵送死消耗炮彈一樣,此戰他們不過是用來消耗對方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