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七十一章 大敗趙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大敗趙軍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大風捲起戰場上的塵埃,空中被渲染成了黃色。

由淮南軍,雍軍和西政軍組成的聯軍一步一步向趙軍的營寨開拔。

鄧元集中步兵五萬,兩翼騎兵五萬,總共十萬大軍在營寨前擺下陣勢。

忽然,一陣急促的衝鋒號聲響起。

這個聲音來自居庸關,這正是對趙軍發動進攻的信號。

戚光義和白木各領兵兩萬保護側翼,中間的軍陣由西征軍的火槍兵組成,淮南軍和雍軍則負責接戰時候的肉搏。

人數上佔據了優勢,西征軍一方士氣高昂,無論是西征軍,淮南軍還是雍軍的士兵一個個都充滿著必勝的信念。

「咚咚咚……」

趙軍的戰鼓擂動,十萬趙軍將士整齊地向西征軍走來。

羅信已經派遣出部分炮兵在城外建立炮兵陣地,在雙方軍隊靠近的時候,這些炮兵不斷將炮彈傾瀉到趙軍的軍陣中。

「礙…」

趙軍中不斷響起慘叫聲,西征軍炮兵實心彈和開花彈同時在密集的趙軍人馬殺傷士兵。

面對炮兵的襲擊鄧元沒有任何辦法,此時如果分散成悉數的隊形必然會遭到對方密集隊形的屠殺。

戰場之上戰陣不能亂是每個將領都懂得的道理。

只是對趙軍來說這還只是開始,當他們之間距離四百米的時候,炮兵忽然將炮彈換成了葡萄彈。

這種炮彈在戰場上擁有大規模殺傷敵人的能力,只是射程卻只有四五百米。

「開炮1一個炮兵將領高喝道。

「轟轟轟……」隨著一聲聲炮鳴聲,被炮火覆蓋的趙軍前排士兵如同割麥子一般倒下。

終於,面對火器犀利的殺傷能力,前面的趙軍出現了混亂。

鄧元咬著牙望著這一起,他早已經預料到這場戰爭是絕望的,在攻城這段時間他漸漸明白在火器在西征軍手中的威力。

趙軍的混亂被牛看在眼中,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這時他拔出腰間的配劍直指趙軍。

驟然之間,衝鋒號聲大作,戰旗在狂風中獵獵作響,戚光義和白木率領的兩翼騎兵率先出動,由西征軍,淮南軍和雍軍組成的中軍則是則跨著整齊步伐,如同高山巨樹一般向前推進。

「殺1

「殺1

每當走出五步的距離,軍中便大喊一聲「殺」,氣勢如虹,從容不迫。

雙方越來越近,這時候兩翼騎兵同樣呼嘯迎擊,趙軍由火繩槍組成的中軍也穩步向前。

「砰砰砰……」

終於,兩軍相遇,憑藉著距離上的優勢,西征軍首先開槍。

趙軍的火槍兵還沒有來得及開火便死傷慘重,頓時陣型出現了混亂。

雖然一部分火繩槍兵還在繼續前進,但悉數的隊形已經無法對西征軍構成威脅。

頂著西征軍的射擊向前,剩下的火槍兵抵達射擊距離以後開始對西征軍射擊。

零星的槍聲響起,西征軍只是倒下了數十個士兵。

西征軍這時繼續向前走去,在距離五十米的距離,西征軍再次進行一輪射擊,頓時趙軍又是倒下一大片。

這一擊基本上將趙軍的火槍兵打殘,剩下的火槍兵立刻潰散。

「殺!」

五十米的距離已經到了雙方衝殺的距離,西征軍立刻端起了刺刀,這時候趙軍的刀盾手已經向他們衝來。

隆隆沉悶的聲音響徹山谷,如同怒濤拍案一般,接觸的瞬間刀劍碰撞發出激烈的撞擊聲。

刺刀和長矛相擊,馬刀和彎刀飛掠,密集的箭雨如蝗蟲一般鋪天蓋地而來,暴怒的喊殺和死亡前的慘叫聲充斥整個戰常

「趙王練兵還是有點本事的。」牛瞭望整個戰場,不斷通過旗語指揮混戰中的西征軍改變進攻方向和陣法變幻。

他的口中雖然是對趙軍的稱讚,但是臉上卻已經出現了必勝的笑容。

在火炮的轟擊下趙軍已經損失了不少兵馬,加上火槍兵的射擊,還沒有接觸趙軍便損失了十分之一二的人馬。

此時交戰趙軍已經力不從心。

而號稱趙軍精銳的玄甲鐵騎此時也被戚光義和白木纏住,長時間的戰爭讓青州的騎兵個個成了老兵油子,此時面對玄甲鐵騎也是不曾多讓,雙方打得平分秋色,誰也占不了誰的便宜。

只是如此一來,趙軍失去了玄甲鐵騎的配合,潰散的越發快了。

中軍在聯軍的絕對優勢的進攻下很快支持不住,士兵開始潰散逃走。

「王侍郎,這便是你想看到的吧。」鄧元騎在馬上,大勢已去,他已經無力回天。

王喜臉色蒼白,他又驚又怒,「十萬人怎麼這麼不經打,這都是我趙軍的精銳。」

趙王讓鄧元不要撤一方面一個是為了拿下居庸關,另外一方面則是對趙軍的自信。

現在眼前兵敗如山的一幕讓王喜有些傻眼。

「趙軍是精銳,齊王的軍隊也不是吃素的,本將再三提醒王侍郎,但是王侍郎卻視若罔聞,執意要同他們在居庸關下作戰,此次戰敗之責俱都是王侍郎的。」

「胡說八道,這都是你鄧元指揮不力1王喜大怒,只是鄧元已經不再理會他,而是下令吹響了撤退的號角。

王喜這時再也不敢阻攔,上了馬他和鄧元一起向原州方向逃去。

玄甲鐵騎聽到號角聲立刻縱馬撤退,只是戚光義和白木卻咬住不放,一直追殺出五里才返回追擊趙軍中的步兵,直到夕陽落山他們才縱馬回到居庸關。

而這時淮南王,陳信然已經先一步進入居庸關,大勝之後他們見兵馬駐紮在了城外,小小的居庸關容納西征軍便已經足夠。

「此番大勝讓本王甚是高興,想到趙王氣急敗壞的樣子本王就高興,哈哈……」牛的營帳中淮南王大笑不止。

崔尚安說道:「趙王在長安的時候對父王多有輕蔑之言,此次也算是報了仇了。」

陳信然附和著笑了起來,他對牛說道:「牛將軍此次奉命而來,不知道皇上有什麼旨意?」

牛收起笑容,拿起佩劍指向長安說道:「如今當乘勝追擊,攻破虎牢關,打入長安城!這便是皇上給末將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