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七十八章 兵臨長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八章 兵臨長安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士兵們邁著整齊地步伐進入潼關。

關內,孫立榮已經從城牆上下來,望著軍紀整肅的陳國棟士兵,孫立榮忽然感到一絲奇怪。

只是這種奇怪的感覺很快被對銀子的渴望代替。

「陳將軍,趙王一定會嘉獎你為他送來這麼多銀子的。」孫立榮哈哈大笑,心中卻想著如何佔據這些銀子。

陳國棟和葉青雲已經進入關內,陳國棟依舊一臉的諂笑,而葉青雲的眼中卻是閃過一抹冷色。

此次隨他前來的青州士兵俱都精銳的老兵,儘管只有五千人,但是奪下城門是足夠了。

孫立榮這時候還沒有發覺危險的來臨,他和陳國棟一面寒暄,一面走到了箱子的前。

就在孫立榮伸手要打開箱子的時候,葉青雲忽然發難,抽出腰間的佩劍從背後刺入孫立榮的心臟。

這一劍十分致命,孫立榮甚至沒有發出慘叫便倒在了地上,其他趙軍士兵見了頓時大驚,紛紛向葉青雲和陳國棟衝來。

「殺1

入城的青州軍士兵同時沖向了趙軍士兵,儘管他們現在一直以火器殺敵,但是他們近戰的本領從來沒有拉下。

而且戰爭的磨礪讓他們經驗豐富,一招一式間少了無用的花招,而是每一招都是致命的。

孫立榮死了,這讓城門口的士兵本就有些混亂,和青州軍交手以後,他們更是被打的連連後退。

趙軍士兵心中駭然,不斷向關內撤去。

就在這時,葉青雲點燃了煙火,隨著一聲爆響,天空中炸出五顏六色的火焰。

時間已近黃昏,距離潼關五里遠的一處樹林中,牛看見了潼關方向的煙花。

這時他對戚光義和白木說道:「你們率領騎兵立刻馳援,本將率領便來1

「是,將軍。」

戚光義和白木說道,二人縱馬領著騎兵就向潼關而來。

牛隨即率領大軍緊隨其後而去。

當他抵達的時候,葉青雲已經成功控制了城門和城牆,而戚光義和白木則是憑藉騎兵的優勢很快控制了其他城門。

「將軍,潼關守將孫立榮已死,城內的守軍群龍無首根本不是我們對手,現在已經被擊潰。「葉青雲說道。

牛點了點頭,戚光義和白木率領的騎兵就比這守軍多了,沒有奪不下來的道理。

他讓魯飛率領士兵入城進一步剿滅關隘中的趙軍,同時對淮南王和陳信然說道:「殿下,陳將軍,拿下潼關,長安就在眼前,望二位能夠鼎力相助,一舉拿下長安。」

淮南王和陳信然現在對西征軍心中敬佩,在他們看來這委實是一隻精銳之師。

二人對牛拱了拱手,同聲說道:「單憑將軍吩咐。」

牛點了點頭,這次潼關能如此輕易就被拿下一個是他們的計劃成功了,但是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卻是這潼關的守軍問題。

若是以前,這潼關至少能夠駐紮十萬士兵,但現在偌大的潼關只有三萬士兵。

先是虎牢關,再是潼關,趙王的虛弱被他看在眼中,現在正是一舉滅了趙王的機會。

大軍入城,城內殘餘的守軍很快被清理的一乾二淨,當夜牛再一次集中了將領制定進攻長安的計劃。

不同於往常,這次牛的進攻計劃頗為大膽,他命令戚光義和白木率領騎兵率先前往長安。

若是長安防備薄弱則趁機襲擾,同時他讓戚光義和白木同長安豪族取得聯繫,事到如今,這些豪族若是還看不清形勢,就只能說他們太傻了。

不過在牛看來,只要戚光義和白木的騎兵一到,這將是壓垮趙王的最後一根稻草。

因為到時候長安豪族必然會倒向他們一致對付這個叛逆。

……

長安。

街道上忽然增多的士兵讓百姓有些不安,這一個月來長安平和的氛圍漸漸變得有些詭異。

而洛陽城被趙軍洗劫的事情更是讓他們心中十分擔心,生怕他們落得和洛陽百姓一個下常

「父王,齊軍來勢洶洶,兒臣總覺得這長安不是久留之地,不如洗劫了錢財帶著百姓回去。」

皇宮書房中趙元良勸道。

趙王迷戀地撫摸著書房中的精緻陶瓷,這是一個帝王才能夠享受的官窯瓷器,而現在他卻要拋棄這一切,他不甘心呀。

「哼,若不是鄧元和王喜無能,現在本王又何須如此狼狽!」趙王大怒。

趙元良自然是把居庸關戰敗的事情推卸的一乾二淨,事實上他才是居庸關戰役的主將。

可是他貪生怕死,這戰場去都沒去,一直留在原州。

儘管他對蕭銘十分痛恨,但是在心裡他卻對蕭銘的軍隊有些恐懼,上次青州之行他一直心有餘悸。

「父王說的極是,只是王喜押入大牢倒是罷了,這鄧元倒是還有些用處,望父王三思。」

趙王聞點了點頭,「你說的有些道理,就讓鄧元繼續留在軍中將功贖罪。」

趙元良輕輕鬆了口氣,他繼續說道;「只是父王還準備留在這長安嗎?這裡畢竟不是久留之地。」

趙王心中已經有了撤離長安之意,長安的府庫被他洗劫一空,除了這座皇宮已經他已經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了。

只是他心中還存在一絲僥倖,若是齊王不再西進,他或許就不必撤出這裡,畢竟誰願意離開這繁花之所。

「如今只等潼關的消息了,不過你也要準備一下,一旦消息不利則立刻焚毀長安,強制百姓遷往原州。」趙王的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他根本不在乎大渝國的興衰,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王權,為此他可以毀滅一切,也可以背叛一切。

「是,父王,兒臣這就去準備。」趙元良心中竊喜,和趙王的心思一樣,即便無法獲得大渝國的皇權,他也想在自己的封國中享受榮華富貴。

頓了一下,他想起一事忽然問道;「父王,十三皇子怎麼辦?」

「十三皇子就留給蕭銘吧,本王倒是他如何對待一個兩歲的皇子。」趙王冷笑道。

趙元良同時笑了起來,這時他告退離開了皇宮,只是他和趙王的得意在第二天戛然而止。

戚光義和白木率領大批騎兵出現在長安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