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八十二章 征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二章 征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鮮血彙集成溪流,空中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道。

趙軍的屍體橫七八豎,堆滿了承慶殿門前的空地。

羅宏一身浴血,像是一座殺神闖入了承慶殿,看向王座上的趙王,他徑直走了上去,一把將趙王從龍椅上提起來扔了下去。

趙王年邁,踉蹌著從台階上滾下,額頭被台階撞到,流出鮮血。

「哈哈哈……」趙王被羅宏羞辱,不但沒有憤怒反而瘋狂地大笑起來,只是笑著笑著,聲音中忽然多了一絲蒼涼。

羅宏拔劍指著趙王罵道:「亂臣賊子,我倒你還能笑到什麼時候?」

他對手下的士兵說道:「全部綁起來。」

兩個士兵聞言立刻將趙王和趙元良捆了起來,這時羅信也走了進來,他提醒道:「哥,還有趙皇后和十三皇子。」

羅宏陰沉著臉點了點頭,他立刻率領其他士兵向後宮而去,將前面的事情交給羅信。

通往後宮的路上到處都是宮女的屍體,見到這一幕,羅宏心中陰霾越來越濃郁。

只是要事在前,他不敢耽擱。

十三皇子被趙王扶上位,但是長安城不明真相的百姓都以為這十三皇子便是當今大渝國的皇帝,因此這十三皇子現在的身份十分特殊。

「將軍,你看1

正在羅宏思索的時候,忽然一個士兵指向皇宮中的一口井,在井邊的不是別人,卻是趙皇后。

見狀,羅宏立刻帶著士兵跑了過去。

「娘娘。」

羅宏在趙皇後身邊三米的地方停下,見到他們過來,趙皇后做了一個讓他們驚駭的動作,她站到了井邊。

趙皇后精神恍惚,絕世容顏上不知何時多了一絲魚尾紋,她神情獃滯地看向羅宏說道:「看來齊王的兵馬真是打過來了,本宮且問你,趙王死了嗎?」

趙皇后乃是先帝遺后,現在蕭銘登基,按照道理,這趙皇后也該是太后之一。

出於對先皇的忠誠,羅宏依然不滿怠慢趙皇后,他說道:「趙王已經被擒住了,師生是死卻要等待皇上發落。」

「皇上?蕭銘登基了嗎?」趙皇后的眼神有了一絲波動。

「是的,先皇留有遺詔,讓齊王殿下登基。」

提到蕭文軒,趙皇后情緒的波動越發明顯,她不禁輕聲啜泣起來,口中喃喃自語,「皇上,是臣妾對不住你,是臣妾讓這大渝國的江山如今成了這幅樣子,臣妾該死。」

趙皇后哭的傷心,羅宏也有些不忍,他說道:「娘娘節哀,俗話說不破不立,如今北方一統,今後倒是再也不必擔心藩王的威脅了。」

趙皇后聞言停止了哭泣,她輕輕無摸著懷中只有兩歲的十三皇子,沉默良久他對羅宏說道:「本宮知道你為何尋到此,想必為的是十三皇子吧,一山不容二虎,天下不容二主,蕭銘是要你殺了十三皇子嗎?」

眼中帶著絕望,趙王後向井口又走進了一步,她說道:「你回去告訴蕭銘,是本宮對不住他,本宮也不會給他添任何麻煩。」

羅宏大驚失色,他急忙勸阻道:「娘娘三四,十三皇子只是一個兩歲的嬰兒,何錯之有,皇上是不會對十三皇子痛下殺手的,只要娘娘將長安叛亂的真相公之於眾,娘娘和十三皇子便可繼續享受榮華富貴。」

趙皇后聞言只是苦笑一聲,「叛逆是株連大罪,本宮逃不掉的。」

說罷,她邁步就要跳入井中,但這時候十三皇子忽然哭泣起來,趙皇后的身體頓時凝滯了一般。

羅宏眼睛一轉,他立刻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趙皇后將她和十三皇子從井上面拽下來。

「得罪了,娘娘。」羅宏對士兵們說道:「保護好娘娘。」

趙皇后眼中帶著一絲悲戚,只是她此時也不再繼續掙扎。

宮中已經沒有需要抓捕的人,羅宏帶著趙王父子,趙皇後母子到了大營中。

他們可不敢住在皇宮中,儘管現在的皇宮在青州,但是住在這裡依然是大不敬。

回到大營,羅宏將戰果彙報給了牛,繼而將趙王和趙皇后的事情都說了。

「將軍,現在趙王父子,和趙皇後母子該如何處置?」羅宏問道。

沉吟了一下,牛說道:「趙王父子和趙皇後母子的身份俱都十分敏感,我也不便處置,如今只能將他們送到青州,等候皇上發落。」

羅宏點了點頭,這類事情的確不是他能夠參與的。

拱了拱手,他準備離去,這時候牛的話再次響起,「等一下,本將還有事情和你說。」

「單憑將軍吩咐。」

「長安已經被我們拿下,趙王又被我們抓了,趙國已經名存實亡,只是即便如此,還有許多事情需要我們做,前幾天本將接到了皇上的旨意,皇上讓我們趁勝追擊,一舉拿下趙國城池,徹底斷絕南下的可能,本將思來想去,決定讓你獨立領軍收復趙國,並且留下來鎮守天險,你覺得如何?」

羅宏聞言大喜,牛這麼安排是對他的信任,而且相對於青州,他更喜歡的是長安。

「多謝將軍栽培。」羅宏感謝道。

牛笑著說道:「你父親是本將的至交,照顧你們兄弟一二也是應該的,畢竟舉賢不避親,只是鎮守趙國乃是大事,你可不能給本將捅了婁子,否則在皇上面前本將也兜不祝」

「將軍安心,末將必會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羅宏說道。

牛點了點頭,他這才讓羅宏回去。

目送羅宏回去,他將目光重新投放在面前的地圖上,趙王被擒住,這趙國便是他們的囊中之物,而這也預示著北方戰事的結束。

只是接下來他們將會面臨真正的敵人,金帳汗國。

在旨意中蕭銘說的很清楚,金帳汗國正從高麗撤兵,不言而喻,這撤兵的目的便是專心對付大渝國。

在他看來,金帳汗國絕對不像國內的這幾個藩王那麼容易對付,這是一個十分野蠻的種族,最重要的是這個種族人人皆兵。

如果金帳汗國鐵了心和大渝國死磕,這絕對比對付這些藩王要困難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