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九十章 質子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章 質子心思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哈哈哈……」

爽朗的笑聲從蕭銘口中發出,他對龐玉坤說道:「好,有你這句話朕便安心了。「

他看向牛等一眾將領說道:「有功不賞是朕的過錯,但是你們不要忘了初心,也不要辜負了朕對您們的信任。」

「是,皇上。「牛等人齊聲說道。

這次前來議政殿本是為了商議趙王父子和趙皇後母子的事情,不曾想還有另外的收穫。

龐玉坤此番姿態讓他甚是欣慰,如此一來六州的變法至少會暢通無阻,只是他也過了三兩句就會相信一個人的年紀,最終龐玉坤會率領這個官員班子如何跟自己走還得看實際行動。

又說了幾句話,蕭銘讓龐玉坤離去,這時候他看向地上的羞辱信,猶豫了一下他撿了起來。

今日的恥辱讓他的內心感到一陣蒼涼和憤怒,善良勤勞的漢民族幾千年來如同綿羊一般溫順,但卻屢次遭受異族的欺凌。

現在他身為一國之君,在這個國即是君的年代,蠻族對他的羞辱便是對大渝國的羞辱。

來到這個世界,難道他還要讓大渝國像羊羔一樣活著嗎?

不,他要把這隻羊羔養成一隻會吃狼的獅子,而要達到這個目的就讓大渝國形成一種尚武的風氣,甚至走向軍國主義。

畢竟大航海時代的西方國家實際上和軍國主義沒有區別,軍國主義指的是崇尚武力和軍事擴張,將窮兵黷武和侵略擴張作為立國之本,試問,這不就是現在西方列強的本質嗎?

當然,大渝國面前還有一個真正的軍國主義的國家,這就是金帳汗國,比起西方列強,金帳汗國不遑多讓。

所以,在這樣這種滿是強盜的環境下,他必須在軍事方便採取比較激進的政令,這樣才能夠保住大渝國的財富,保住一國之安定。

他正在想著,斐濟這時候折身而回,「皇上,趙皇后和十三皇子俱都安頓了妥當了,臣已經讓侍衛嚴格把守庭院,不讓任何人接近。「

蕭銘點了點頭,「以後便讓趙皇后和十三皇子生活在這個庭院中吧,吃喝用度俱都由府衙出。」

斐濟早有預感,如此一來趙皇后和十三皇子便等於是終生監禁,不過這對二人無疑也是最好的結果。

若是二人在外生活,說不定會遭受各種欺辱,這對皇家的名聲也不好。

定下趙皇后和十三皇子的事情蕭銘繼續說道:「趙王父子罪大惡極,此次便由你負責監斬吧。」

斐濟眼神閃爍了一下,他說道:「是,皇上。「

說完此事,蕭銘擺了擺手讓斐濟回去,他讓斐濟監斬趙王不是無的放矢。

為了儘快完成大渝國的一統,在豪族問題上他的確採取了溫水煮青蛙的辦法。

但是自此之後斐濟儼然成了豪族聲音的代表,有時候斐濟在朝堂上的話代表的便是豪族的利益。

儘管斐濟為豪族說話是為了避免加劇民間的矛盾,但是他得給斐濟提個醒,免得他徹底和豪族同流合污。

這次監斬趙王便是對斐濟的提醒,因為趙王便是豪族,而豪族也可能成為趙王。

他要讓斐濟明白自己的態度。

斐濟離去,蕭銘將蠻族的羞辱信丟入了火盆中讓他化為灰燼,但是將心中的話記在了心中。

今日之恥辱正是他奮發之動力。

隔日。

趙王父子於東市斬首的消息在青州報紙上發表,一時間成為民間熱議的話題的。

魏家酒樓四層一號客房中,李褚元正在津津有味地吃著酒樓提供的飯菜,比起剛來青州的那會兒,他整個人胖了一圈。

在他身邊侍候的是他從楚國來的管家汪成,而在他懷中躺著的是青州摧翠紅樓的花魁。

「世子殿下,這報紙上趙王和世子趙元良將在三日之後斬首,斐閣老讓人帶話,讓世子當日也去觀摩。」

李褚元正喝著酒和懷中沒人嬉戲,聞言他臉色一變,」哼,趙王和趙元良被斬為何要叫上我?還不是為了殺雞給猴看。「

汪成嘿嘿笑道:「世子說笑了,這趙王不是雞,殿下也不是猴子,既然斐閣老親自派人來,殿下還是去吧,免得到時候惹得皇上不悅,畢竟這真正想讓世子殿下看的人是皇上。」

李褚元握著酒杯的手忽然捏的指節發白,他讓懷中的女子出去,這才對汪成說道:「皇上,皇上,皇上,你一口一個皇上叫的倒是順口。」

這個汪成名義是他的管家,實際上是楚王派來監督他的,為的就是怕他一時任性壞了大事。

而與此同時,汪成還負責對青州情報的收集。

汪成笑著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若是我們楚國能有橫掃六合的本事也不必如今看蕭銘的臉色。「

李褚元頹然地拍了一下桌子,」哎,到這青州少說也有兩三個月了,現在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青州能夠製造這麼多種類的火器。「

「所以這才是蕭銘的真正可怕之處,不過世子殿下也不必擔心,按照蕭銘所說,這些火炮知識也不過是來自西方傳教士,如今法蘭西人派遣了大批的傳教士到臨安,想必用不了幾年我們也會有這些東西了。」

李褚元點了點頭,他忽然想起一事說道:」我聽說現在父皇對那個法蘭西傳教士李察十分信任,可有此事。「

「這個李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楚王殿下的確對他信任有加,畢竟現在我們唯一能指望的只有的法蘭西人了,看看現在趙王父子的下場,如果保不住楚國河山,我們的下場就和他們一樣。「

李褚元微微嘆息一聲,他說道:「只是在青州生活越久,我就越感到這青州的獨特之處,你看著客房中的東西,件件巧奪天工,這怎麼是我們楚國能夠比擬的,還有這飯菜也如此美味,簡直是人間妙品,也難怪魏家酒樓能夠日入斗金。「

汪成的神色嚴肅下來,「世子殿下,這可不是貪口舌之欲的時候,雖說殿下身為質子,但是也當肩負振興楚國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