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九十一章 工業強國,商業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一章 工業強國,商業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這楚國將來就是我的,我自然心裡有數。」

李褚元看了眼汪成,話中帶著深意。

汪成聞言立刻拱了拱身子,李褚元顯然在提醒他注意分寸,他即便是質子也不是他一個臣子能夠指摘的。

拿起筷子,李褚元夾著一塊紅燒肉說道:「既然斐閣老相邀,我便去看一看,畢竟這刀可不是砍在我的身上。「

……

公主府,平陽公主正在讀著《青州日報》,看見趙王即將被斬首示眾的消息她皺了皺眉頭,接著她突然嘆息一聲。

「哎,想當年長安城有個風吹草動本宮便能第一時間知道,如今本宮卻只能從這報紙上看見。」

今日來公主府做客的是宋國公的夫人劉氏,她說道:「誰說不是,皇上對咱們這些皇親國戚盯的可緊著呢,誰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平陽公主抿著嘴笑了起來,在長安的皇親國戚逃到青州以後,蕭銘一不分地,二不給皇親國戚發每個月的例銀,這讓不少皇室宗親心懷不滿,私下裡對蕭銘多有非議。

「這雷池自然是不能越的,否則只怕掉下去會摔個粉身碎骨,咱們還是安安穩穩在岸上走比較穩妥,畢竟這皇上可不同於先皇,這藩王都敢殺,他還有誰不敢殺的。」平陽公主有意無意地笑說。

劉氏麵皮子一陣紅一陣白,這其中暗語她是聽得懂的,在青州一眾皇室宗親中唯有平陽公主威望最高,於是心中有所不平他們都會來找平陽公主訴苦。

這劉氏也不例外,雖說蕭銘沒有給這些皇室宗親發例銀,但是蕭銘曾經按照爵位一次性給這些皇室宗親發了一大筆銀子讓他們經商。

而且還吩咐李開元為這些皇親國戚專門建立一隻皇商隊伍,只要這些皇室宗親願意經商,商會便會大開方便之門。

只是有些皇室宗親認為這是丟人,就是不肯經商,例如這宋國公。

拿著蕭銘給的八千兩子去賭錢,結果輸的一乾二淨,若不是平陽公主的救濟,這宋國公飯都吃不上了。

被平陽公主暗中指責,這劉氏也只能受著,她說道:「公主說的有道理,只是也不是誰都有公主殿下的經商才能的,據說現在公主月入數萬兩銀子,還望公主殿下能夠提點提點。」

「又是宋國公讓你來的吧。」平陽公主輕輕哼了一聲,「也難怪皇上生氣,一個比一個不成器,這讓皇上如何信任你們。」

劉氏不說話了,她也只能抱怨,抱怨。

微微嘆息一聲,她對劉氏說道:」雖說如此,皇上現在對皇室宗親也太過於疏忽,這樣下去可不行,若是那天這些人捅了婁子,這可是就給他龐玉坤這些官員找到指責我們的借口了。「

說罷,她讓歐陽木給劉氏取了五十兩銀子,現在蕭銘不管她總得管著,這些人委實讓她有些頭疼。

劉氏千恩萬謝地走了,歐陽木這時說道:「公主殿下,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雖說公主府的生意獲利頗豐,但是今個宋國公,明個唐國公的,這早晚也得給他們掏空,何況他們一個個又出手大方,家裡人又有多,多少銀子都不夠用的。」

「本宮何嘗不知,正因為如此皇上才會給一筆銀子就把我們這些皇室宗親打發了,先皇在的時候只是這例銀可佔了國庫支出的大頭,這皇上可精著呢,只是此事皇上卻有些一廂情願了,放任不管只怕會出亂子,今日這劉氏言語中滿是對皇上的不滿,怨氣頗大,這絕非偶然,想必是他們經常議論。「

頓了一下,她說道:「看來本宮有必要去一趟皇宮見見皇上,順便再問問這變法的事兒,說不得又能近水樓台先得月。「

歐陽木苦笑一聲,這平陽公主雖說很照顧這些皇室宗親,但是還不至於專門去一趟皇宮找皇上。

她真正的用意則是變法的事情,平陽公主極為聰慧,這變法露出了苗頭之後她便已經有所準備。

讓歐陽木準備了一下,她直接去了行轅,一番通報之後見到了正御書房中批改奏摺的蕭銘。

「皇上,勤於政務是對的,只是也不能累壞了身子。「平陽公主略顯親昵地說道。

蕭銘笑了笑,不得不說平陽公主很會做人,也難怪蕭文軒對這個妹妹極為疼愛。

在她常住青州以後,這平陽公主時不時會來這行轅陪皇太后和斐玥兒聊天,同時也會給他送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可以說他是隔三差五就能看見平陽公主的身影。

不過平陽公主直接來找他的情況倒是不多,於是他說道:「長公主來這一定不是了關心朕的身體吧。」

以前蕭銘還是齊王的時候能夠稱呼平陽公主姑姑,但登基之後便只能稱呼她長公主了。

平陽早就習慣了蕭銘開門見山的說話方式,在她看來自己這個皇子侄兒不喜歡繁瑣,只喜歡簡單。

於是她說道:「不瞞皇上,此次我來乃是為了皇室宗親之事,這宋國公的事情想必皇上也知道了吧。」

「這個朕倒是知道,不只宋國公,現在不少皇子子弟對朕都很不滿吧。」蕭銘淡淡說道。

平陽公主正色道:「皇上何必理會他們,只要對大渝國有利又何必在乎他們,若是皇家都沒有了,他們一個個還不得餓死。」

「長公主大義。」蕭銘笑了起來,」只是讓他們一直找長公主要銀子也不妥,這傳去豈不是說朕不仁嗎?」

平陽公主面不改色,她說道:「皇上多慮了,我的銀子也是皇上給的,這說千說萬,他們謝的還是皇上。「

其實不必平陽公主說這件事他也準備處置一下這些皇室宗親,因為這些在長安橫行霸道慣的了皇族子弟在青州已經給他鬧出不少亂子。

這樣長久下去必然引起百姓的不滿,因為和這些人代表的是皇家。

於是他說道:「朕可以再給他們一次機會,此次變法朕決定鼓勵私人經商辦工坊,他們若是積极參与定能吃喝不愁,若是他們還是循規守舊,花光了銀子便抱怨朕,就不要怪朕無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