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九十二章 資本惡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二章 資本惡獸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私人經商開放工坊?」

平陽公主面露喜色,她來就是為了此事,蕭銘顯然摸透了她的想法。

不過對蕭銘熱衷於經商的想法她一直抱有疑惑,於是她問道:「皇上為何對商業情有獨鍾?」

蕭銘笑了笑,」長公主說錯了,工業才是商業的支柱,所以對朕來說,重視工業多過重視商業。「

沉吟了一下,他說道:「國之強弱,決於民之貧富,民之貧富則繫於物產之多寡,物產之多寡又起因於工業。「

平陽公主輕輕皺著眉頭,雖然她的眼界沒有蕭銘這麼寬闊,但是蕭銘話中的意思她是聽明白了。

於是他說道:」皇上這次準備讓商人大量建造工坊?「

蕭銘點了點頭,這次變法的根本便是振興工業,此次北方戰爭物資的匱乏讓他深刻體會到青州工業能力是不足的。

若想要建立一套類似西方國家的工業系統,他必須鼓勵百姓和商人參與到工業建設中。

工坊多了,大渝國的物產才會豐富起來,物產豐富了便可以銷售到其他地方,這樣一來百姓又有了錢,國家也會富強起來。

「是的,此次朕不僅要鼓勵建造工坊,還準備將蒸汽機出售給商人,讓他們在六州境內建造工坊。」

這是蕭銘猶豫很久的事情,蒸汽機不能藏著掖著了,作為一種動力他必須在民間普及才能夠發揮其最大的價值。

而隨著蒸汽機的銷售,他會向商人開放紡織等行業,在保證百姓有糧食吃以後再保證百姓有衣服穿。

「蒸汽機?」平陽公主震驚了。

這蒸汽機一直是很神秘的東西,她也只是耳聞從未見其真面目,現在蕭銘直言要出售蒸汽機,這讓她一時間根本反應不過來。

蕭銘想和平陽公主說的就是這些了,他囑咐道:」長公主,你囑咐他們這是難得的機會,抓不抓的住就看他們自己了。「

平陽公主點了點頭,「皇上,回去之後我便將他們召集過來說一說此事,另外也替皇上敲打敲打他們。」

對這個蕭銘自然是樂意的,歷朝歷代對皇室宗親防範都是很嚴的,所以不許經商,不許從政,像是養豬一樣養著。

和平陽公主又說了一句工商的事情,平陽公主告辭離去,這時蕭銘繼續提筆撰寫聖旨,這道聖旨便是六州工業興起的開始。

隔日早朝上,蕭銘讓錢大富宣讀聖旨,正式確立扶持和保護民間私人工坊的建立。

同時在聖旨中他提出了三個新名詞,第一個是資本,第二個是工業,第三個是公司。

這次聖旨最主要的目的是利用朝廷的力量扶植民間資本發展,為此聖旨中提出了四個政策。

第一個政策是廢除北方各地關卡,讓北方連城一體,商品可以在北方自由銷售,同時全面接收接管叛逆藩王及叛逆豪族的礦場,加以改造和擴充,以形成朝廷控制的礦產企業,建設近代礦場,冶鍊工坊。

第二條是將蒸汽機,紡織機等先進技術和機械向民間開放,同時改造以前落後的工藝和器械。

第三條則是向民間開放紡織,白砂糖,肥皂等產業,第四條則是要求青州銀行為個人提供銀兩支持,同時朝廷也要拿出銀兩鼓勵私人資本發展。

這個政策一出,朝堂上一片嘩然,在他們看來這次皇上的變法步子走的實在太大。

「皇上,商人不思生產,不為農耕,而這農為國之本,長久如此,這糧食的可就是會出問題。「斐濟說道。

「皇上三思,臣等非反對皇上,只是望皇上能夠將農事考慮再內。「大臣們紛紛說道。

在生產力不足的時候蕭銘自然不會作死到放棄農業,於是他說道:「興商和勸農並不矛盾,能夠經商者畢竟少數,今後府衙不但會更重視農業,還會將穀物條播機,蒸汽抽水機等器械用於農事。「

斐濟等人聞言竊竊私語,蕭銘的話讓他們安心了。

龐玉坤此次沒有提出任何反對意見,因為這本就在他的預料之內,以前蕭銘就曾經鼓勵商業發展,這次不過是更加徹底而已,

在他看來此次蕭銘下定決心的根本原因是北方現在基本穩定,可以大跨步前進,這樣將來他們才能夠有充足的物資去打敗蠻族。

見一眾大臣俱都沒意見,他說道:「今日在朝堂上有話便說,此次早朝之後這聖旨的內容便會在六州實施,到了那時若是有人從中作梗,便不要怪朕無情。」

「是,皇上。」一眾大臣躬身說道。

經歷過俞明事件之後,這些大臣明顯老實了許多,現在蕭銘大權在握,地位不可動搖,在蕭銘面前他們只得老實一點。

點了點頭,蕭銘看向龐玉坤,「龐首輔,府庫中還有多少銀子?」

「回皇上,現在只有一千三百萬兩銀子。」龐玉坤乾脆地說道,對府庫他是最為了解的。

蕭銘一陣頭疼,這一次漫長的戰爭就把自己給打窮了,他說道:「拿出六百萬兩銀子扶持和鼓勵私人工坊發展。「

」六百萬兩0

朝堂上的大臣倒吸一口涼氣,這次蕭銘是下了狠心。

一眾大臣的表情被蕭銘看在眼中,他對朝臣們說道:「說完這扶持和鼓勵私人資本發展的事情,朕便說說你們,這麼多銀子都是放到民間去的,你們若是敢伸手,朕便砍了你們的手,同時,任何官員不得經商,謀取私利,否則一旦查出立刻革職,按罪論處。」

在西方世界官即是商,商即是官,所以國家總是為資本服務。

但是現在大渝國還是官本位,他不想官員和商人勾結損害大渝國的利益,所以提前給他們提個醒。

他十分清楚,在自己放開這頭資本惡獸的同時,一把雙刃劍就懸在了他的頭頂。』

究竟這把雙刃劍什麼時候掉下來他也不清楚,但是至少有一點他是明確的,此次朝會之後,大渝國會和西方國家一樣迸發出資本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