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九十三章 敲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三章 敲打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朕把你們留下為的便是此次變法之事,你們二人乃是百官之首,朕不想看見政令在一些官員手中變了味。」

背負雙手,蕭銘的語氣不容置疑。

斐濟心中一凌,蕭銘的語氣堅決,在他看來這段時間這位新君漸漸適應了九五之尊的身份。

他不敢怠慢,鄭重說道:「是,皇上,下官一定親自監督他們執行。」

「下官也是。」龐玉坤說道。

點了點頭,蕭銘看似無意地說道:「斐閣老,朕清楚你們對龐首輔一眾原封國官員心懷警惕,有時候不分對錯,是為了反對而反對,前段時間戰事緊急,朕睜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往後若是還有此事發生,朕絕不姑息,不論是你斐濟還是你龐玉坤,若是你們敢在朕的朝堂上搞黨爭,朕不會饒你了你們0

此話一出,斐濟的額頭上冒出了細密汗珠,他「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皇上,老臣的確在有些地方照拂長安舊臣,但是老臣絕沒有搞黨爭,望皇上明察。「

「沒有最好。「蕭銘看向龐玉坤,」你們二人同為內閣大臣,當為大渝國之振興相互協作,不要整天把精力放在內鬥上,朕的眼裡揉不得沙子,這朝堂上烏煙瘴氣的氛圍也該換換了。「

龐玉坤緊張地說道:」是,下官謹記皇上教誨。「

「行了,朕該說也說了,至於今後如何,你們自己掂量。「蕭銘淡淡說道。

二人對視一眼,退出了議政殿。

錢大富這時嘿嘿笑道:「皇上今個可真像威風凌凌,老奴看這斐閣老和龐首輔都嚇得不輕。」

」朕就是要提醒他們,西征的時候朕不能動,現在北方安穩了也該革除大渝國官場上的弊病了,這也是改革的一部分。」蕭銘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

錢大富說道:「皇上說的極是,這朝堂上大臣們把精力都放在相互攻訐上了,這誰還有心思輔助皇上治國理政。」

「你看的倒是透徹,這就是朕單獨召見二人的目的,政見不同可以,但是搞黨爭,朕就要收拾他們。」蕭銘目光堅定,對他來說他和崇禎皇帝一樣繼承的是個爛攤子。

唯一幸運的是他及早建立了以六州為中心的國中之國,培養了一批不同於依靠科舉入仕的官員,正因為如此他才敢大刀闊斧地改革。

二人說話的時候,斐濟和龐玉坤已經到了議政殿外。

在門前停下,斐濟和龐玉坤同時停下來伸出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感受到對方的動作,二人轉身來神情都有些尷尬,龐玉坤首先說道:「斐閣老,以前有得罪的地方還望多多包涵。」

「龐首輔客氣了,我也有不當之處,此次皇上之言真是讓我有種醍醐灌頂之感,這段時間我的確有些糊塗了。「斐濟說道。

女兒現在是皇后,他儼然又是百官之首,這讓他被一些官員吹捧的有些不知所以。

此次被蕭銘點醒他才醒悟過來,今日知一切不過是皇上給的,皇上若是不高興也能隨時拿走。

「既然如此,此次政令的推行還望斐閣老能夠輔助我,否則你我二人恐怕這份官府不保,據稱皇上在處置俞明的時候說過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這兩條腿的官員到處都是,閣老不要忘了,這盼著入閣的大臣可多著呢。」

斐濟點了點頭,「這是自然,此次我絕對不會包庇任何官員。」

龐玉坤心中暗笑,他和皇上唱的雙簧還是有效果的。

一番推心置腹,斐濟和龐玉坤有說有笑地向府衙而去。

第二天,《青州日報》上醒目地標題上出現了朝堂議政的內容,關於鼓勵私人資本發展,建立官辦工坊的政令一時間引爆了整個青州。

這其中最高興的自然是青州的商人,這意味著他們能夠進入更,而且在政策方便也能夠得到支持。

百姓們中一些想要經商的人同樣興奮,因為其中許多政令是偏向他們的。

就在青州百姓歡呼的時候,針對皇族的政令也悄然傳到了生活在青州的各個皇室宗親耳中。

公主府,得到這個消息的平陽公主很平靜,因為在書房的時候蕭銘已經和她提及此事。

在政令推行之後她將轉身一變成為官商,而她的第一樣事務便是同官員一起負責建立鐵路司。

這個鐵路和蒸汽機車她也有所了解,對這件事她是欣然接受的,比起以前的無所事事,被排斥在蕭銘的圈子外,她頓時成了圈內的人,這種立場的改變讓她徹底站在了這位皇帝侄子的一邊,畢竟即便先皇在的時候她也沒有如此優厚的待遇。

雖說她不在朝堂,但是現在她也是在為皇上做事。

她正在暗自高興,這時候歐陽木忽然走了過來,他說道:「公主殿下,宋國公過來了。「

「又是他0

平陽公主皺了皺眉頭,她本不想見他,但是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看看這位宋國公親自來是為何事?

讓歐陽木放宋國公進來,不一會兒滿身酒氣的宋國公搖搖晃晃地出現在平陽的面前。

看見平陽公主,宋國公往地上一坐,嚎啕大哭,」公主殿下,你可要為我等皇室宗親做主呀,皇上昨日的政令是要徹底斷了我等皇室宗親的活路呀。「

捂著鼻子,平陽公主有些厭煩,她說道:」宋國公此話差異,皇上正為我等某了一條活路。「

宋國公一把鼻涕一把淚,」公主殿下,先皇在的時候皇室宗親世世代代享受朝廷供養,這皇上現在是明令取消了,而且還讓我等進什麼工坊,這不是擺明在羞辱我們嗎?試問哪個皇室宗親會幹這種卑賤之事?「

平陽公主的臉色變了,「本宮一直在經商,宋國公在說本宮卑賤嗎?」

宋國公酒意正濃,他說道:」堂堂公主要靠經商才能養活自己,這說出去就是個笑話。「

「哼,既然如此,宋國公今後就不要來本宮這借銀子了,至於這政令,宋國公有這膽色不如去找皇上,何必來本宮這哭訴。」平陽公主臉色越發難看。

「這麼說公主也不管我們了?」宋國公借著酒意,繞著舌頭說道:「既然如此,我就去找龐玉坤和斐濟,這兩個奸賊,這些壞主意一定是他們出的。」

說罷,宋國公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