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百九十七章 規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七章 規勸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江中奔騰的水浪拍打著戰艦的船體,發出「咚咚「的聲音,水花飛濺不時在甲板上留下水漬。

三皇子蕭臻立在甲板上,任由江風將他的衣袍揚起。

長安被攻陷之後,他前往蜀國便被提上日程,當牛率領大軍返回之後,他帶領兩萬人馬前往蜀國。

如同當初蕭銘和他說的一樣,如果這次不能規勸蜀王歸降,這兩萬人馬便是催命的閻王,若是蜀王交出蜀國的權利,他們二人還能留下性命,成為蕭銘的臣子。

「蕭臻,前面便是益州城,不要忘了皇上的旨意,即便你現在耍花樣,將來也免不了一個國滅身死的下場,我們能攻下樑地和趙地,對付這蜀國也易如反掌。」

此次跟隨蕭臻前來的將領是狄英,他是青州軍的老將,身經百戰,也是繼魯飛之後和戚光義等人齊名的將領。

「皇上的話草民自然不敢違抗,只望將軍能夠容我進入益州城和蜀王商量一番,若是蜀王不從,將軍再攻打成都不晚。」三皇子心中一陣苦澀。

現在的他早已經被削去了所有的爵位,身份不過是個百姓而已,若是想要留在官場,這將是他唯一的機會。

狄英警惕地看了眼蕭臻,在出發前的時候牛曾經提醒過他這個三皇子蕭臻詭計多端。

他警告道:」不要耍花樣,否則本將便提著你和蜀王的人頭回去。「

三皇子連忙點頭。

這次為了收復蜀國,蕭銘特意派遣了十艘戰艦隨狄英一起入蜀,不過這一路走來艦隊走的十分艱難。

因為是逆流而上,在一些水流湍急的地方他們不得不用縴夫拉著戰艦前進。

從長江主航道進入南河,戰艦漸漸抵達益州城下。

這南河是益州的護城河,正因為這條河流的保護蜀王才能夠抵擋趙王的進攻,直到趙王被滅。

在戰艦還未抵達之前,蕭銘就已經派出驛將從陸路將旨意送到益州城,如今戰艦抵達城下,守城的將領立刻去通知蜀王。

「長兄到了?「,蜀王府正殿中,得知三皇子已經抵達的蜀王面露喜悅之色。

正殿下,正在宴飲的益州豪族,得知消息他們立刻竊竊私語起來。

蜀王這時看向一眾豪族,言語中帶著興奮,他說道:」本王這位三哥足智多謀,有他襄助,這蜀國將越發穩固。」

一個豪族聞言說道:「蜀王殿下,前幾日的聖旨說是讓殿下歸降,這三皇子前來想必也是說客,他又怎會留在益州?」

蜀王搖了搖頭,他說道;」這你們可就看錯本王的這位長兄了,他定然是為了欺騙蕭銘才故意為之,他清楚本王和蕭銘不共戴天,又怎麼會去幫助蕭銘呢?「

又一個豪族說道:「蜀王殿下,如今燕王,梁王,趙王俱都敗了,楚王,淮南王,雍王俱都向蕭銘稱臣,如今只剩下蜀國,勢單力孤下恐怕我們不是蕭銘的對手呀,與其如此,不如效仿楚王向蕭銘,也就是向當今的聖上稱臣。「

「混賬1蜀王忽然大怒,他說道;「本王即便死也不會向蕭銘稱臣。「

下面的豪族聞言,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閃爍著一些異樣的光芒。

現在大勢已去,這天下擺明了是蕭銘的,一個小小的蜀國能夠擋得住蕭銘的兵馬?

這五年前中他們漸漸受夠了這蜀王的狂妄自大和剛愎自用,對他們來說這蜀國是他們這些豪族的。

他們頭上的藩王來來去去,但是他們家族卻一直生活在這裡。

此次若是跟著蜀王蠻幹,他們恐怕就要丟了自己的基業。

這蜀王想死,但是他們可不想陪著蜀王一起去死,現在天下一統,誰還去造反。

不過雖然心中這麼想,但是沒有人敢當面說出來,這蜀王還是有一隻自己的軍隊的,他們可不想此時觸霉頭。

見豪族們不再說話,蜀王輕輕哼了一聲,一甩衣袖向外走去,他要去見三皇子。

城外,得到入城許可的三皇子在兩個士兵的保護下向益州城而來,進入益州城不久他就看見蜀王向他迎來。

「長兄。」見到三皇子,蜀王臉上充滿了激動之色。

三皇子也微微動容,他和蜀王一母同胞,在諸多皇子中乃是真正的親兄弟。

平日子關係也是極為融洽,現在兄弟相見自然是一番傷感。

「五弟。「蕭臻也是喊了一聲。

蜀王到了近前便拉住三皇子的衣袖,「愚弟已經為長兄擺下宴席,長兄現在就和我去吧。」

蜀王的熱情讓三皇子心中一陣感動,只是想到此次他來的目的,心中又一陣悲哀。

他說道:「五弟,此次前來有些話我卻是要當面和你說的,這宴席上只需你我二人在即可。」

「長兄一向喜歡清靜,愚弟又不是不知道,這宴席上自然只是你我二人。」蜀王大笑著說道。

蕭臻點了點頭,隨著蜀王去了王府。

不過蜀王沒有去正殿,而是拉著蕭臻去了王府中柳樹下的一座涼亭中,此時在涼亭的石桌上已經擺上一桌飯菜。

二人落座,蜀王首先說道:「這蜀地就差長兄這樣一個足智多謀的人了,如長兄到來,我蜀國必將繁榮昌盛。「

蕭臻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弟弟的興奮的神色讓他越發苦楚,只是有些話該說還得說,否則這益州城將很快成為一片廢墟。

沉吟了一下,蕭臻正色說道:」不瞞五弟,此次我是奉了皇上的旨意而來勸你歸降。「

蜀王的臉色瞬間變了,他說道:」長兄,這玩笑可開不得,我和蕭銘一向水火不容,若是歸降他能饒得了我嗎?「

」五弟,皇上的軍隊就在外面,隨時都能打進來,你以為那時你就有活路嗎?你和趙王鏖戰了一年之久,軍士疲乏不堪,封國民生凋敝,即便上皇上贈與你的火器現在也斷了火藥和炮彈的供給,你拿什麼去和這城外滿是火器的軍隊作戰。」三皇子厲聲道:「而且即便你願意作戰,這益州的豪族此時又有幾個會追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