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章 高麗動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章 高麗動向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皇上對老臣恩重如山,老臣即便是舍了性命也要報答皇上。.「

斐濟眼圈紅紅的,寢殿中嬰兒的啼哭聲讓他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

一直以來,他最擔心的便是這個女兒,當斐玥兒入府兩年還沒有身孕的時候他擔心的日夜不能寐。

而斐玥兒有了身孕之後他又開始擔心是男還是女,如今斐玥兒貴為皇后,在他看來這其中的區別很大。

畢竟若是斐玥兒誕下男嬰,從此斐玥兒的地位將無可撼動,若是女嬰,其他妃嬪率先誕下男嬰對她來說將極為不利。

正因為這個原因從來不願意拉幫結派的他也破例和一些大臣走近了一些,怕的就是將來斐玥兒被欺負了,還有他這個父親撐腰。

但是現在他這種擔憂消失了,身為皇后的斐玥兒誕下皇子,按照千年來遵循的宗法制來說,這嫡長子便是順位繼承人。

如今他的女兒不但是母憑子貴,也同樣是子憑母貴。

「朕暫且就信了你的話,以前朕不和你挑明是給你這個國丈在百官面前留一點面子。」

斐濟一進入青州便和長安時候的作風有些不同,蕭銘自然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仔細分析了一下,他便大概猜到了斐濟的心思,他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而且對斐玥兒又是極為寵溺,他這麼處心積慮可不就是為了保住斐玥兒。

斐濟露出尷尬之色,他說道:「原來皇上早就洞悉了一切,老臣慚愧。」

蕭銘這時換上一副和善的神色,他說道;」你們真的當朕是個睜眼瞎嗎?在青州什麼事情能逃出朕的法眼,只是有時候朕不過是睜隻眼閉隻眼罷了,不過變法在即,朕卻是不能不管了,龐玉坤已經被朕訓斥了一頓,你也好自為之真可不想皇后傷心。「

話音落下,斐濟的手心忽然冒出一層冷汗,因為在他看來自己以前的行為就要出蕭銘忍受的極限了,

他立刻說道:「老臣一定痛改前非。」

「既然如此,朕便拭目以待。」蕭銘的口氣緩和下來,「以後閑來無事到可以嘗嘗到行轅走動,畢竟我們也是一家人。」

一頓大棒加胡蘿蔔,斐濟被蕭銘的敲打的有些暈乎乎的,他連連點頭,口中說道:」謝皇上厚恩。「

二人簡短地聊了幾句,這時候乳母抱著嬰兒出來,皇太后見到斐濟說道:「親家,皇后很爭氣,這次為大渝國添了個龍子。「

皇太后一句親家出口,斐濟越感動,他說道:「承蒙皇上的皇太后的恩澤,定是上蒼感動,賜予了龍子。」

皇太後面帶笑容,他說道:「所以你這個外公要多多輔助皇上,將來給他一個鼎盛的江山。「

蕭銘沒有說話,有時候皇太后和他似乎是心有靈犀一般,剛剛皇太后這話看似平淡無奇,卻是水平極高的一句話。

這一句親家是民間的俗語,這顯然讓斐濟他和皇家是休戚與共的,而這後面的話則是勸勉他好好輔佐他。

斐濟連連點頭,蕭銘說是一回事兒,皇太后說則是另外一回事兒。

在長安舊臣的眼中,珍妃的地位很高,畢竟這珍妃的身上有一些先皇的影子。

說了這番話,皇太后示意乳母將小皇子給斐濟抱抱,斐濟受寵若驚,立刻小心翼翼地抱著小皇子,身體僵直,生怕傷了嬰孩。

皇太后這時說道:」皇上,現在小皇子還沒有名字,趁著斐老在,不如給小皇子取個名字如何?「

「朕正有此意。」蕭銘笑著說道;「不如就叫蕭逸吧。」

斐濟聞言說道:「逸字指的是凡脫俗,卓爾不群,小皇子取名蕭逸,看來皇上對小皇子寄予厚望,這個字妙極了。」

蕭銘輕輕點了點頭,自己第一個兒子他一定會親自教導,至少要讓他的思想和自己一致。

他可不想老子打江山,兒子毀江山。

定下皇子的名字,三人又說了會兒話,斐濟這才離去,從他走路虎虎生風的樣子,足以看出斐濟這次有多高興。

到了行轅外,斐濟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這次他是春風得意,不過想到的蕭銘說的話他又冷靜下來。

這官場他不能在這樣和稀泥下去了,總得向蕭銘表明自己的態度,而現在表明態度的最佳時機便是此次變法。

無論如何,他不能夠在此事上含糊,否則自己就成了斐玥兒和自己外孫的累贅。

一路想著這件事他回了斐府,接著他派出管家邀請了一些重要的官員,在宴席上他將明自己的態度。

斐濟做的這一切自然沒有逃過密衛的眼睛,李三在晚上的時候便到了行轅將此事告訴了蕭銘,對此蕭銘自然很滿意,這朝堂上對變法可能有阻礙的因素基本蕩然無存。

同李三來的還有王宣,二人半路遇到便一起過來。

李三彙報了斐濟的情況之後,王宣說道:」皇上,下官得到消息,貝善給高麗王下了命令,讓高麗王派遣水師假冒倭寇襲擾登州。「

「登州。」蕭銘立刻看向地圖,他說道:「朕正想對付高麗,他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王宣疑惑道:」皇上真的準備佔領高麗?「

「佔領?朕可沒有這麼傻,此次朕的目的不過是強迫高麗開放通商口岸,現在倭國已經在高麗落腳,朕可不想為蠻族當盾牌,看來這次蠻族真的急了,讓高麗王派遣水師假扮倭寇,這是準備將禍水引到登州。「

「沒錯,因為據下官所知,倭寇的野心很大,這次蠻族撤軍更是讓倭國備受鼓舞,不少倭國大名和武士叫囂著要佔領整個高麗。」

皺了皺眉頭,蕭銘說道;「一個強盛的高麗對大渝國來說很不利,但是被倭國全面佔領的高麗對大渝國更不利,只有半死不活的高麗才符合大渝國的利益。「

頓了一下,他說道:「在6地上我們不能和倭國打持久戰,朕耗不起,國庫也支撐不住,但是在海上我們卻能夠掣肘倭國,只要切斷倭國的海上運輸線,倭國在高麗的士兵就完了,所以現在無論如何我們都佔據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