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零九章 資本萌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零九章 資本萌芽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朱家村,朱五六被眾星拱月一般圍攏著。

昨日他不負眾望拿下一套蒸汽機紡織生產線,這讓朱家村的百姓著實興奮了一宿。

「五六哥,這蒸汽機工坊的人什麼時候過來,這銀子也給了,也不麻溜一點。「

上官勇有些著急,他恨不得現在就讓紡織坊動起來。

朱五六聞言,淡然說道:「急什麼,這府衙的土地還沒下來,有了蒸汽機也只是擺設。」

上官勇撓了撓頭,他轉口問道:「五六哥,你見過這蒸汽機嗎?這東西真能紡織?」

「當然見過,為了這事我可是親自去過青州的紡織坊,不怕告訴你們,就這一個蒸汽機生產線抵得上上千人織布。「

朱五六心知村裡人能拿出銀子是對他的信任,所以這件事他一點也不敢馬虎。

」上千人。「

朱家村的百信面面相覷,接著每個人的眼中露出了狂喜之色。

一群人正在議論著,這時候朱五六的父親出現在村口,村裡的百姓立刻跑了過去。

朱五六跑的最快,到了父親的面前,朱五六問道:「爹,這工坊土地的事情怎麼說?「

朱五六的父親黑著一張臉,似乎十分生氣,什麼也沒說,只是重重嘆了口氣。

朱五六見狀臉色蠟黃,此次變法六州皆知,府衙傳到各州縣的政令中明確規定無償租借工坊用地五年時間給開設工坊的商人。

正因為這個政令,朱五六才打定了主意再開一家紡織坊。

「府衙不給地?「一股怒火突然充斥了上官勇的身體,他吼道:」這下可怎麼辦?蒸汽機也買了,我們的銀子只夠買一些棉花,現在整個人村子都完了。「

朱五六比上官勇還有著急,他驚慌失措地說道:「我去龐首輔,這話是他說的,這府衙怎麼能這麼騙人1

「噗,哈哈哈……「

就在村民們義憤填庸的時候,朱五六的父親忽然大聲笑了起來,他從懷中拿著一張契約對朱五六說道:「騙你們的,這地府衙批下來了,就在青州城外。」

「爹,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來詐我們。」朱五六氣的翻白眼,他的父親一向喜歡耍些小聰明,這次不想又中了給他的奸計。

朱家村的百姓這時候都放鬆下來。

上官勇的神色由陰轉晴,他說道:「這次的變法是皇上推行的,我就說沒人敢亂來。」,

朱五六的父親止住了笑聲,他說道:「你們別高興的太早,這地是下來了,但是這工坊的房子卻需要村裡人出力給蓋起來。」

「這還不簡單,現在冬天左右無事。」

」只要來年能夠有銀子拿,這點事根本不算什麼。「

「……「

朱家村的百姓一個個搶著說道。

朱五六點了點頭,這時他開始給村裡的人分配事情,一部分去購買水泥和紅磚,一部分去工坊的土地上清理場地。

這次府衙如同建立工坊區一樣在青州城外單獨劃出了一大塊地方給商人,他的工坊土地就在其上。

得了朱五六的命令,村民們立刻動起來,投入到工坊的建設中。

於此同時,丁武,戴子星等青州巨賈已經率領僕役和奴隸在屬於自己的工坊土地上動起來。

「丁兄,聽說此次拍賣會上你和曹正陽鬧得不是很愉快?」戴子星巡視著正在幹活的奴隸和僕役說道。

從製造水泥管道發家,戴子星現在儼然成了青州城內不多的鉅賈之一。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丁武輕輕哼了一聲,他和戴子星的關係一向不錯。

沉吟了一下,他說道:」這個曹正陽現在有些目無一切,而且我總感覺他有些心術不正。「

「心術不正?此話怎講?「戴子星啞然道。

丁武思索了一下,他說道:」這個曹正陽野心太大,而且時常口出驚人之語,據說他聚攏了一批商人,時常和這些商人談論西方關於商人參與政務之事。「

戴子星驚的差點叫出聲,」這個曹正陽是想死嗎?皇上取消士農工商已經是對我們最大的仁慈,他還敢有這等奢望。「

「是呀,所以我屢次反駁他的不當之言,卻因此得罪了他。」丁武說道。

戴子星說道;「若是如此,我也要和他撇清干係,這日子才好起來幾年他就要自己尋不自在。」

「可不是,父親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一定要遵守政令,切勿不能猖狂,怕的就是一朝一日惹得皇上不開心,我們這些商人又得受罪。」丁武嘆息一聲,接著似乎響起了什麼,他小聲對戴子星說道:「不過據說楚王如今又重用了曹家,而且據說在楚王府中給曹家留了一席。」

戴子星瞠目結舌,」難道這傳言是真的?這麼說曹家現在真的在楚王的封地參與政務了。「

丁武點了點頭,」這楚王是怕和趙王等人一樣死在皇上的手中,現在狗急跳牆,什麼都聽那個什麼法蘭西人的,不過他來這麼一招,倒是讓不少商賈跑到臨安去了。「

戴子星默然不語,他說道:「即便如此楚王也不是皇上的對手,只說蒸汽機這種神奇的東西,楚王有嗎?所以這楚王不過是秋天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

丁武撣了撣身上落下的塵埃,他輕聲說道:「楚王是沒有,但是他可以買呀,畢竟現在楚王還是皇上的臣子。」

二人說話的時候,越來越多的商人出現在城北工坊區,一些熟人紛紛上前打招呼,他們不再談論此事,而是和商人說起了這經營工坊的事情。

相比城北工坊區熱火朝天的景象,這青州的天氣卻是越發寒冷了,伴隨著來自北方的寒流,這六州變革的消息也傳到了南方。

」蒸汽機?這怎麼可能。「,李察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楚王一臉疑惑,他問道:」這蒸汽機到底是什麼東西?「

神色漸漸凝重,李察對楚王說道:」蒸汽機是一種很厲害的機械,有了這種機械就可省去很多勞力,英國人為了保密可是隱瞞了我們很久,最近我們才得知他們已經將蒸汽機用在工業上。「

背著家的蝸牛2017/4/1522:44:47

朱家村,朱五六被眾星拱月一般圍攏著。

昨日他不負眾望拿下一套蒸汽機紡織生產線,這讓朱家村的百姓著實興奮了一宿。

「五六哥,這蒸汽機工坊的人什麼時候過來,這銀子也給了,也不麻溜一點。「

上官勇有些著急,他恨不得現在就讓紡織坊動起來。

朱五六聞言,淡然說道:「急什麼,這府衙的土地還沒下來,有了蒸汽機也只是擺設。」

上官勇撓了撓頭,他轉口問道:「五六哥,你見過這蒸汽機嗎?這東西真能紡織?」

「當然見過,為了這事我可是親自去過青州的紡織坊,不怕告訴你們,就這一個蒸汽機生產線抵得上上千人織布。「

朱五六心知村裡人能拿出銀子是對他的信任,所以這件事他一點也不敢馬虎。

」上千人。「

朱家村的百信面面相覷,接著每個人的眼中露出了狂喜之色。

一群人正在議論著,這時候朱五六的父親出現在村口,村裡的百姓立刻跑了過去。

朱五六跑的最快,到了父親的面前,朱五六問道:「爹,這工坊土地的事情怎麼說?「

朱五六的父親黑著一張臉,似乎十分生氣,什麼也沒說,只是重重嘆了口氣。

朱五六見狀臉色蠟黃,此次變法六州皆知,府衙傳到各州縣的政令中明確規定無償租借工坊用地五年時間給開設工坊的商人。

正因為這個政令,朱五六才打定了主意再開一家紡織坊。

「府衙不給地?「一股怒火突然充斥了上官勇的身體,他吼道:」這下可怎麼辦?蒸汽機也買了,我們的銀子只夠買一些棉花,現在整個人村子都完了。「

朱五六比上官勇還有著急,他驚慌失措地說道:「我去龐首輔,這話是他說的,這府衙怎麼能這麼騙人1

「噗,哈哈哈……「

就在村民們義憤填庸的時候,朱五六的父親忽然大聲笑了起來,他從懷中拿著一張契約對朱五六說道:「騙你們的,這地府衙批下來了,就在青州城外。」

「爹,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來詐我們。」朱五六氣的翻白眼,他的父親一向喜歡耍些小聰明,這次不想又中了給他的奸計。

朱家村的百姓這時候都放鬆下來。

上官勇的神色由陰轉晴,他說道:「這次的變法是皇上推行的,我就說沒人敢亂來。」,

朱五六的父親止住了笑聲,他說道:「你們別高興的太早,這地是下來了,但是這工坊的房子卻需要村裡人出力給蓋起來。」

「這還不簡單,現在冬天左右無事。」

」只要來年能夠有銀子拿,這點事根本不算什麼。「

「……「

朱家村的百姓一個個搶著說道。

朱五六點了點頭,這時他開始給村裡的人分配事情,一部分去購買水泥和紅磚,一部分去工坊的土地上清理場地。

這次府衙如同建立工坊區一樣在青州城外單獨劃出了一大塊地方給商人,他的工坊土地就在其上。

得了朱五六的命令,村民們立刻動起來,投入到工坊的建設中。

於此同時,丁武,戴子星等青州巨賈已經率領僕役和奴隸在屬於自己的工坊土地上動起來。

「丁兄,聽說此次拍賣會上你和曹正陽鬧得不是很愉快?」戴子星巡視著正在幹活的奴隸和僕役說道。

從製造水泥管道發家,戴子星現在儼然成了青州城內不多的鉅賈之一。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丁武輕輕哼了一聲,他和戴子星的關係一向不錯。

沉吟了一下,他說道:」這個曹正陽現在有些目無一切,而且我總感覺他有些心術不正。「

「心術不正?此話怎講?「戴子星啞然道。

丁武思索了一下,他說道:」這個曹正陽野心太大,而且時常口出驚人之語,據說他聚攏了一批商人,時常和這些商人談論西方關於商人參與政務之事。「

戴子星驚的差點叫出聲,」這個曹正陽是想死嗎?皇上取消士農工商已經是對我們最大的仁慈,他還敢有這等奢望。「

「是呀,所以我屢次反駁他的不當之言,卻因此得罪了他。」丁武說道。

戴子星說道;「若是如此,我也要和他撇清干係,這日子才好起來幾年他就要自己尋不自在。」

「可不是,父親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一定要遵守政令,切勿不能猖狂,怕的就是一朝一日惹得皇上不開心,我們這些商人又得受罪。」丁武嘆息一聲,接著似乎響起了什麼,他小聲對戴子星說道:「不過據說楚王如今又重用了曹家,而且據說在楚王府中給曹家留了一席。」

戴子星瞠目結舌,」難道這傳言是真的?這麼說曹家現在真的在楚王的封地參與政務了。「

丁武點了點頭,」這楚王是怕和趙王等人一樣死在皇上的手中,現在狗急跳牆,什麼都聽那個什麼法蘭西人的,不過他來這麼一招,倒是讓不少商賈跑到臨安去了。「

戴子星默然不語,他說道:「即便如此楚王也不是皇上的對手,只說蒸汽機這種神奇的東西,楚王有嗎?所以這楚王不過是秋天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

丁武撣了撣身上落下的塵埃,他輕聲說道:「楚王是沒有,但是他可以買呀,畢竟現在楚王還是皇上的臣子。」

二人說話的時候,越來越多的商人出現在城北工坊區,一些熟人紛紛上前打招呼,他們不再談論此事,而是和商人說起了這經營工坊的事情。

相比城北工坊區熱火朝天的景象,這青州的天氣卻是越發寒冷了,伴隨著來自北方的寒流,這六州變革的消息也傳到了南方。

」蒸汽機?這怎麼可能。「,李察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楚王一臉疑惑,他問道:」這蒸汽機到底是什麼東西?「

神色漸漸凝重,李察對楚王說道:」蒸汽機是一種很厲害的機械,有了這種機械就可省去很多勞力,英國人為了保密可是隱瞞了我們很久,最近我們才得知他們已經將蒸汽機用在工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