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一十二章 蒸汽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一十二章 蒸汽船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下了一整夜的雪在清晨的時候停了,只是大風依舊猛烈,寒冷在風中似乎變成了刀,颳得人臉生疼。

吩咐宮女不要驚動崔雪兒,蕭銘一個人踩著厚厚的積雪回了寢殿。

斐玥兒這時剛剛起來,看見蕭銘回來臉上掛著笑容,她說道:」皇上用過早膳了嗎?「

蕭銘搖了搖頭,他發現斐玥兒的笑容怪怪的,似乎是洞悉了昨晚的一切,不過行轅就這麼大一點,他也清楚瞞不祝

斐玥兒似乎也默契地沒有提,她讓小環通知膳房準備兩份膳食到寢殿,接著她說道:」皇上,臣妾這些日子恢復了一些,想到這女子學堂去走走。「

這女子學堂是斐玥兒一手建立的,目的是培養一些有才幹的女子。

自從創建了這女子學堂,斐玥兒便十分上心,總是希望能夠出一些堪比男子的才女。

「這怎麼行,沒有一個月的時間是不能亂走的,何況這外面很冷。」蕭銘直接拒絕。

斐玥兒說道:「皇上,臣妾本來是不想去的,只是今日早上有人送來了這個。「

說罷,斐玥兒將一艘模型船取來給了蕭銘。

接過模型船,蕭銘仔細看了一眼,這是一個純木質的模型船,只是不同於其他船隻的是,這艘船竟然帶著螺旋槳,而且模型的內部還有一個蒸汽機模樣的東西。

看到了這裡,蕭銘露出驚訝的神色,「這個東西是你們女子學堂的人製作的?」

斐玥兒搖了搖頭,她說道:「皇上以前還說巾幗不讓鬚眉,臣妾看來是假話。」

蕭銘有些尷尬,他說道:「此話怎講?」

「若是男子皇上必然高興的大笑,不至於現在這般不敢相信。」斐玥兒說道:「皇上可別忘了,這女子學堂中的東西可都是照搬博文學院的。「

蕭銘怔了一下,說起來他對這個女子學堂倒是真的從來沒有重視過,畢竟對他來說當前的主力還是男子學員。

「這倒是朕疏忽了,看來這女子學堂中倒是也有驚才絕艷的人物。」蕭銘笑道。

斐玥兒輕聲笑起來,這時候說道:」不瞞皇上,製造出這個東西的人其實是張梁的女兒。「

「張梁的女兒?「蕭銘頓時釋然,這個張梁除了有一個長子,倒是還有一個小妾生的女兒。

張梁被陷害的時候,他讓這個小妾帶著女兒逃走,後來他去了登州發跡之後,才尋到了這個小妾和女兒。

「這張梁的一雙兒女倒是對造船都有些天賦。」蕭銘說道。

斐玥兒其實是看不懂這個模型的,只是看見這模型里有蒸汽機便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才要去一看究竟。

斐玥兒點了點頭,她說道:「既然皇上不讓臣妾去,那這個就交給皇上了。「

「那皇后還是把她招入府衙一問究竟吧,也免得皇后出去。」這女子學堂的事情他不便插手。」是,皇上,臣妾這就讓人把她叫來。「

說罷,斐玥兒立刻差人去了。

這時蕭銘拿著蒸汽輪船模型坐下來,蒸汽機的出現導致兩樣交通工具發生改變,一個是蒸汽機車,一個便是蒸汽船。

對蕭銘來說在蒸汽機技術條件成熟之後出現這兩樣東西是順其自然的東西,所以這次張梁的女兒鼓搗出來這個東西他不奇怪。

畢竟現在不少人都見過蒸汽機,也十分清楚蒸汽機能夠帶動物體轉動。

吃了早飯,半個時辰以後,一個模樣普通的女子在小環的引領下到了寢殿。

「皇上,這便是張梁之女張琪雲。」斐玥兒說道。

蕭銘定睛看去,這張琪雲和張梁一般有些黝黑,模樣也有些相似。

斐玥兒的話音一落,這個張琪雲虛著眼睛看了看蕭銘,這才躬身說道;「民女參見皇上。「

似乎意識到蕭銘在想些什麼,蕭銘說道:「皇上,這個張琪雲眼睛有些看不清東西,看人的時候都這個樣子,平日里她都是把書籍拿的很近才能看。」」近視眼吧。「蕭銘幾乎脫口而出,他在現代的時候也是個近視眼,早已經看出來了。

斐玥兒露出困惑的神色,而張琪雲則是又奇怪地看了眼蕭銘。

咳嗽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蕭銘想起召見這張琪雲是為了蒸汽機輪船的事情,這近視眼或是老花眼的事情之後再說。

於是他問道:」這個輪船模型是你做的?「

「回皇上,正是民女做的。「張琪雲的話有些生硬。

蕭銘點了點頭,這個張琪雲給他的感覺是現代那種相貌普通的女學霸,他直言道:「你能讓這種船在水中走嗎?

張琪雲冷靜地說道:若是不能走,民女也不敢給皇後娘娘。「

斐玥兒得意起來,似乎為自己有這麼一個優秀的學員感到高興。

凝視了一會兒張琪雲,蕭銘說道:」既然如此,朕便給你一道旨意,這道旨意甚至能讓你的父親配合你生產這種船,如何?「

這五年來海軍的戰艦數目已經達到了五十二艘,這五十二艘都是傳統的風帆戰艦。

對他來說這五十二艘戰艦打高麗和倭國是綽綽有餘,但是若是同西方爭奪海上霸權恐怕有些難。

正所謂十年陸軍,百年海軍,同樣駕馭者風帆戰艦的大渝國海軍在海上不具備優勢,甚至很可能會在大規模海戰中因為缺乏作戰經驗而戰敗。

所以,他從來沒有將風帆戰艦作為海軍的主力,這蒸汽戰艦的位置他一直給海軍留著。

上次的朝會之後,他正準備參與到這蒸汽戰艦建造中去,沒想到這張梁的女兒就拿出蒸汽船的模型來。

「民女只是一介女流,如何敢參與這等軍國大事。」張琪雲這時有些緊張,她很怕自己的父親。

不等蕭銘說話,斐玥兒脆聲說道;」你不要怕,皇上既然點了你的將,說明皇上很看重你,而且你是本宮的學員,本宮會為你撐腰,指望你能夠為女子學堂爭口氣,免得這青州的儒生對女子學院指三道四的。「

張琪雲看了看蕭銘,又看了看斐玥兒,神色漸漸變得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