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四十四章 反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四章 反響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斐濟捧著《海古城條約》的手微微顫抖。

今日早朝後,他和龐玉坤被蕭銘叫到了御書房,接著蕭銘便將這份蓋著高麗王王印的條約拿了出來。

「多少年了,大渝國這次終於揚眉吐氣了。」斐濟老淚縱橫。

他一生輔佐蕭文軒,嘗盡了被蠻族,高麗和倭國欺凌之苦,每每邊關發生戰事,他和滿朝文武都是心驚膽戰,忍氣吞聲。

有時候不是他們沒有骨氣,而是國力不濟。

而現在大渝國在蕭銘的統治下已經不同於往日,金帳汗國現在不在那麼可怕,對大渝國來說雖然依舊是個威脅,但是不足以讓滿朝文武聞之色變。

龐玉坤神色激動,他一生矢志報國,今日大渝國取得如此成就,他不禁心中感慨,「以前老臣以為皇上是個守成之君,如今看來皇上卻是擁有開疆擴土的雄心壯志。」

斐濟擦了擦眼淚,「先皇一生未完成的志願,皇上如今卻輕鬆辦到了,以老臣來看,將來皇上必然會成為澤被天下的雄主,也許下一個天可汗便是皇上。「

蕭銘輕輕笑了起來,成功簽訂這份《海古城條約》讓他很高興,對他來說這個條約意味著大渝國走上國際舞台,從此掀開了海外殖民的第一步。

從此大渝國有了第一個海外市場和原材料供應地,而這帶來的效果便是讓大渝國的工業發展加速。

畢竟蛋糕大了,吃的人才會變多。

於是他說道;「這個《海古城條約》還只是開始,以後朕會領著你們為大渝國打下一個個大大的疆土,立下千秋萬世之功,你們可願意?」

「皇上劍鋒所指,便是臣等心之所向,如何有不願意之說。」龐玉坤慷慨激昂,由衷說道。

他一生的心愿便是矢志報國,青史留名,如今這樣一個機會擺在面前他怎麼能放棄?

斐濟目光深邃,在蕭銘剛剛登基的時候他曾經輕視於這位君王,認為他年紀輕,無法統御群臣,這國政還要依仗他們這些老臣來擔當。

但是現在蕭銘用一件件功績證明在他統御下,大渝國只會更加強大。

「龐首輔此言正和我心,皇上,俗話說學會文武藝,貨賣帝王家,老臣這把老骨頭今後便任由皇上差遣。」斐濟感慨著說道。

見狀,蕭銘露出了一絲笑容,此次《海古城條約》對外是一種勝利,對內也同樣是一種勝利。

在他登基這段時間大渝國內的阻力還是有的,在這種時刻增強他這個帝王威望的方式之一便是征伐。

如今他做到了,這定然會狠狠打了那些私下裡反對變法人的臉,遵循舊制,大渝國遭受百般凌辱,除舊革新,大渝國威震海內。

「有你們這句話朕就安心了,你們是朕的心腹大臣,只有你們和朕一條心,大渝國才會繁榮昌盛,這變法才能繼續深入下去。」蕭銘淡淡說道。

二人同時點了點頭。

這時蕭銘從斐濟手中將條約收回來,他說道;「你們回去便著力在報紙上宣揚此事,也該讓百姓們出一口惡氣了。」

龐玉坤會意,現在每次大渝國取得重大進展都會刊登在報紙上讓商人和百姓知道。

對他來說,這也是一種增強百姓認同感的方式。

二人應承了此事,轉身離去。

第二天,《青州日報》以《海古城條約》為頭條發行,一石激起千層浪。

「卑沙城,海古城割讓於我大渝國,此次可謂是開疆擴土,我大渝**隊威武1

一家酒樓內,四個不同學院的學員圍成一桌,他們曾經都是長安權貴的子嗣,如今都在青州各所學院內求學。

說話的學員穿著一身綠色的長衫,一看便是軍事學院的學員,他的話音一落,他身邊穿著銀色長衫的學員說道:「你這個榆木腦袋也只懂打仗了,這海古城條約最重要的是下面的通商條款,有了這個,從此大渝國的商品便能夠在高麗暢行無阻,這下商人們該高興壞了。」

其他兩個學員紛紛點頭,來自政務學院的學員說道:「這卑沙城和海古城如今都成了我大渝國的領土,接下來也該委派官員了吧。」

「的確要派遣的,你看,這上面不是寫了領事一職嗎?只是兩座城池孤懸海外,去了豈不是受罪。」剩下的學員搖了搖頭。

「去受罪總比在這青州城無所事事好得多,現在我們來自長安的舊臣子嗣可沒什麼依仗,現在只能和平民學員一起謀職,你們不去,這位子就給他們佔去了,你還是不要活在以前的日子裡了。」

政務學員的學員提醒道。

他的話讓氣氛有些沉重,自從他們來到青州,一切都變了,一夜之間他們享受的特權似乎都離他們遠去。

現在他剩下的只有以前高高凌駕寒門子弟的回憶。

他們正唉聲嘆氣,鄰座的一桌剛剛坐下的客人忽然爆發出一陣大笑。

坐東朝西的一個青年拿著報紙說道;「咱們皇上真是英明神武,這高麗一下就被打下來兩座城池。」

「五六哥,何止於此,現在咱們該想想怎麼把布匹賣到高麗去,現在青州的紡織坊一下冒出來這麼多,布匹價格一降再降,在這樣下去可就賠笨了。」上官勇抱怨道。

青年正是朱五六,紡織坊開始生產之後他的生意不錯,手裡的銀子再次充裕起來。

財大氣粗之下,他經常帶著上官勇等人來酒樓喝酒,當然,魏家酒樓他是去不起的,但是民坊里的小酒館還是很隨意的。

朱五六嘆了口氣,上官勇說的是事實,紡織坊多了布匹的價格在下降,但是棉花卻因為供不應求在上升,現在他都想去種棉花了。

不過上官勇的話還是提醒了他,現在的朱五六身上已經有了商人的敏銳嗅覺,高麗是一個大渝國商人不曾涉及的市場,大渝國質美價廉的布匹運過去必然會大賣。

而且最重要的是從這《海古城條約》上來看,大渝國商人會在高麗享受各種優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