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四十五章 各懷鬼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五章 各懷鬼胎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炒菜的香味在酒樓中瀰漫。

在魏家酒樓的炒菜風靡之後,青州的其他酒樓中也出現了炒菜的身影。

雖然這炒菜的味道不如魏家酒樓,但也比以前要美味許多。

飯菜上來,上官勇繼續追問,「五六哥,你怎麼說?」

思索了一下,朱五六說道:「只是我們沒有船,根本不能把布匹運到高麗,而且即便如此,我們對高麗也不熟悉,必須要找到高麗商人合作。」

「哎,這麼說此次高麗的便宜又讓那些大商人賺了,他們有船,可以直接去高麗。」上官勇嘆息一聲。

二人正說著的時候,四個學院學員之中一個高瘦的青年來到他們面前。

面露微笑,青年拱手道:「二位可在說在高麗行商之事?」

朱五六和上官勇看了眼青年身上的學員服飾,朱五六說道:「正是,不知道這位兄台有何見教?」

「見教不敢說,在下盧一辰,家父曾是長安萬年縣縣令,如今辭了官在青州行商,做的便是這水上漕運之事,方才在下聽聞二位需要商船販運布匹到高麗,便前來相告。」盧一辰說道。

「你們漕運的商船也能去高麗?」朱五六疑惑道,「可不是所有漕運的船都能在海上走的。」

盧一辰說道;「在下既然敢說,自然能將二位的布匹運到高麗,如果二位需要可以去盧記漕運詢問。」

朱五六和上官勇對視一眼,這青州城商人不少,裡面的奸商也不少,他們的布匹就有很多賣出去收不回銀子的。

因此對行商之人他們都留了一些心眼,上官勇這時故意嚇唬道:「不怕告訴你,這位朱五六的哥哥便是青州軍校尉朱三四,若是你敢哄騙我們,我們饒不了你。」

盧一辰說道;「這自然是不敢。」

朱五六點了點頭,大商人的商船價格昂貴,他們的生意本就本小利薄,若是走他們的船就沒什麼賺頭了。

所以他們只能走這些小商人的商船,不過他不會因為盧一辰寥寥幾句話就相信他,貨比三家,他總要找到合適的商船才行。

丁府。

丁萬全和丁武父子也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消息。

眼光犀利的丁萬全說道:「這件事宜快不宜遲,你現在就去將商船清點一下,看看有多少能夠出海前往高麗的。」

「是,父親。」丁武一臉興奮,他同樣看清了其中的商機。

不等丁武離去,丁萬全繼續說道;「等等,還有現在就派人採購布匹,白糖,香水這些貨物,此次我們去高麗大賺一筆,皇上現在將此事公之於眾,其他商人現在肯定都知道了,尤其是曹家,他們現在一定高興瘋了。」

「父親說的極是,現在曹家身邊聚集了一大批商賈,據稱現在還要成立曹家商行,這動靜真是不小,現在此事出來,他們必然要凝聚在一起搶佔這筆生意。」丁武說道。

丁萬全也是風裡來雨里去的人物,他淡淡說道;「這個曹正陽的尾巴現在翹起來了,他忘了這大渝國是誰的天下,也忘了是誰給了我們商人如今的地位,也忘了魏王,燕王,趙王這些人是怎麼死的,丁武,你記住,不管曹家如何,我們都不能僭越,商人畢竟是商人,和金錢打交道就足夠了,這權利對商人來說是毒藥,沾不得。」

丁武點了點頭,「孩兒一直謹記父親的教誨,心中不敢有半點妄想。」

「嗯,這就好,我老了,這丁家我尋思來尋思去,覺得只有你合適繼承我的位子,只是你兩位哥哥恐怕不會同意,不過你也不要心急,只需努力經營丁家的生意的即可,在適當的時候,我會定下此事的。」

「是,父親。」丁武心中一陣竊喜。

從一個庶出到現在丁家舉足輕重的人物,他這一路走得不容易,現在他終於得到了父親的賞識。

於此同時,數十個商人在曹府彙集,這正是曹正陽的府郟

「曹掌柜,這對我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現在我們當立刻出海,將貨物販運到高麗去。」

一個大腹便便的商賈說道。

「沒錯,我們這些人聚在一起不就是為了擺脫青州商會,獲得更大的利潤嗎?現在這個機會不能丟失。」

又一個人說道。

「……」

商人們你一言我一語,曹正陽一邊看著報紙,一邊聽著。

良久他緩緩說道:「什麼生意最賺錢?布匹嗎?白糖嗎?都不是,壟斷的利潤才最高,無論什麼東西,只要能壟斷就能任意獲取銀子。」

「曹掌柜的意思是讓我們壟斷高麗的貿易?只是這可能嗎?這件事現在所有的商人都清楚了。」一個商人說道。

曹正陽笑眯眯地說道;「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要我們想到辦法。」

頓了一下,他意味深長地說道;「其實海上一點都不安全,海盜橫行,若是貨物被搶,商人們便血本無歸,我們可以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膽子小的商人自然就不敢把貨物給那些小商人了。」

「對呀,咱們的商船上可是有護衛的。」一個商人大喜,他說道;「曹掌柜的主意妙呀,在此事上我們倒是可以做文章。」

曹正陽得意地點了點頭,眼神閃爍,曹家能夠走到今天,這不光彩的手段很多。

他身為曹家的核心子弟,自然是一清二楚,他很清楚,想要將生意做大就要不擇手段。

此次高麗的事情讓他看清楚了大渝國未來的商業方向,現在只有一個高麗,若是下面還有倭國,這利潤會更加豐厚,他必須未雨綢繆,想辦法攝取最大利益。

商人因為此事勾心鬥角的時候,李開元被蕭銘叫到了御書房。

腦子中積攢著無數的知識,沒有人比蕭銘更了解商人的尿性,所以從一開始蕭銘就沒有準備讓商人將觸角肆意伸向高麗。

畢竟商業貿易一旦失控,壟斷和商業巨頭便會滋生,他心中早已有了自己的一套計劃,此次前往高麗商賈必須獲得青州商會的路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