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四十六章 放長線釣大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四十六章 放長線釣大魚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路引?」

御書房中李開元深以為然,不住點頭。火然文 w?ww.

苦著一張臉,李開元繼續說道:「皇上,這些商人的確不能太過縱容,商人逐利,一些沒有良心的商賈什麼事情都敢做,下官以為趁此此次的路引當整治一些居心叵測的商賈。」

「居心叵測的商賈?」蕭銘笑意盈盈,他說道;「你說的是曹家吧。」

李開元似乎是忍曹家很久了,此時似乎心中怨氣一下爆發出來,「皇上,就是這個曹家,現在曹正陽竟然要夥同一百多個商人建立商行,這是擺明了和商會作對。」

「此事李三已經告訴了朕。」蕭銘淡淡說道。

見蕭銘一臉淡然,他說道;「皇上,曹正陽此舉居心叵測,難道朝廷還要忍著他嗎?」

蕭銘目光有些陰沉,他這時候起身看向窗外正在盛開的桃花說道;「曹正陽此舉並無觸犯大渝國律法之嫌,既然沒有觸犯律法,又該如何治罪?」

李開元怔了一下,他說道:「只要皇上一句話……」說到這,李開元說不下去了。

蕭銘見狀笑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朕可以隨意殺人?若是如此,這滿朝文武,商人百姓該如何看待朕?」

李開元撓了撓頭,他說道;「的確,此舉會讓人心惶惶。」

「這就是了,殺人沒必要,整垮曹家對朕來說卻輕而易舉,朕比你清楚曹家,也知道現在曹家被楚王奉為座上賓,不過對本王來說現在還不是對付曹家的時候,現在這頭豬還不夠肥。」蕭銘十分淡定。

曹家財力雄厚,如今在他的治下建立了七家礦山,三家紡織坊還有一隻海上船隊,曹家錢莊更是名聲赫赫。

他現在不動曹家除了是想讓曹家在六州建立的更多的工坊外,還有一條是李三發現曹家和傳教士似乎有往來,這一點讓他極為警惕。

因為他很清楚這個年代的傳教士扮演的身份一點都不單純,所以,他準備欲擒故縱,讓李三將所有的證據都收集齊備之後再將曹家一鍋端。

那時,商人就會明白,他給他們東西,他同樣能夠拿回來,安安穩穩做生意可以,但是有些東西還是不要去想。

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了李開元聽,這時李開元安了心。

說了此事,蕭銘繼續說道;「不過現在雖然不整治曹家,但是在貿易上也可以適當打壓一下曹家,免得他們把青州的商貿搞得一團糟。」

「是,皇上,此次下官會扶持一下六州的商賈,對曹正陽那些人收緊一些,免得他們把尾巴翹的抬高。」李開元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這便是他讓李開元來的目的,總體上而言,他要和曹正陽為首的一批商人維持斗而不破,這樣一來既能夠給他們上一些教訓,也能夠不會影響六州工商業的發展。

送走李開元,這時外面一聲春雷炸響,烏雲密布的天空中飄起了綿綿細雨。

一轉眼,青州從冬天進入了春季。

錢大富這時候為蕭銘撐起了一把傘,二人從御書房回到了寢殿。

這時的寢殿中,綠蘿正抱著哭鬧的蕭逸在踱著步子,紫菀和斐兒則是坐在椅子上一面說笑,一面注視著抱著蕭逸的綠蘿。

「今天來的倒是齊全。」

還沒有到寢殿,蕭銘便笑出聲來,他倒是很少遇到三人在一起玩鬧。

不過當他進了寢殿才發現在門后還坐著一個崔雪兒。

「皇上。」

見到蕭銘,四聲脆滴滴的聲音響起,崔雪兒入府的晚,似乎有些不適應,臉上一陣泛紅。

綠蘿和紫菀自從被封了貴人,和蕭銘比以往更加親密,畢竟在身上她們已經成了蕭銘的妾室。

不過二人都很自知分寸,從來不會搬弄是非,行爭寵之事,在他面前也從來不說誰的不是。

這一點讓蕭銘很是欣慰。

在這個時代,有時候他也無法選擇,但是既然木已成舟,他只能接受了自己的後院了。

進了寢殿,綠蘿主動將蕭逸抱到了蕭銘身邊,此時粉撲撲的蕭逸正睜著大眼睛看著他,純凈的眼神不含一絲雜質。

見到蕭銘,小傢伙伸著小腿小胳膊動起來,露出笑容,嘴水洶湧而出流了下來,綠蘿見狀立刻拿著手帕去擦。

望著自己的兒子,蕭銘心中一暖,帝王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慾,現在,他忽然有些理解蕭文軒了。

都是自己的兒子,雖然各有偏愛,但是也不願意看見他們自相殘殺。

蕭逸是他第一個兒子,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他不願意看見自己的兒子為了皇位繼續廝殺下去。

所以他暗自下了一個決定,一個不會讓封建王朝繼續循環下去的決定。

「皇上,你在想什麼?」斐兒見蕭銘發獃忽然問道。

回過神來,蕭銘笑了笑,「只是一些政務罷了。」,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對了,怎麼今日你們都到了這寢殿之中?」

斐兒說道:「這一天到晚在行轅中悶著總歸是有些無聊,臣妾便讓她們過來說說話。」

蕭銘點了點頭,這時候他忽然想起到這大渝國這麼久似乎從來沒有給這個時代在娛樂上增加什麼項目。

現在斐兒這麼說,他忽然覺得也該拿一些娛樂活動出來,畢竟工商業需要發展,文娛也要發展,如此才能相得益彰。

而且前些日子楊承業上奏說登州外國商人時常到登州城內聚賭,這點讓他也有些觸動。

這些外國商賈的銀子不賺白不賺,若是拿出一些新奇的玩法,必能吸引更多的商賈前往登州玩樂。

畢竟在這個時代賭博是不犯法的,與其讓民間胡亂開設賭坊,不如讓府衙規範化賭坊。

想到這,他對斐兒說道;「既然如此,朕就交給你們一個有趣的東西,保證你們接下來一段時間不會無聊。」

「是嗎?既然如此,臣妾便要見識見識。」斐兒笑了起來。

紫菀說道:「皇上估計在說大話,這些年也不見皇上也沒教我們什麼好玩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