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五十二章 里程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二章 里程碑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嗚嗚……」

蒸汽機車的汽笛聲在青州車站響起,鐵道兩側人頭攢動,今日蒸汽機機車的試運轉吸引了不少青州百姓前來看熱鬧。

望著如此盛景,蕭銘心中喜悅,在當代他的國家錯過了科技發展的黃金時期,如今他不會讓自己統治的國家蒙羞。

對他來說,今日的蒸汽機車試運行便是大渝國在科技方面超越西方的歷史性事件,而在未來,大渝國的新科技只會不斷湧現,全面追趕上西方指日可待。

「皇上。」

林文濤正帶著學員對蒸汽機機車做最後的檢查,蒸汽機車馬上就要向城外駛去。

蕭銘和平陽公主這時已經來到了蒸汽機車前,在他們身後是鐵路司的官員。

踩了踩腳下的鐵軌,蕭銘問道:」這鐵路的軌道是否是按照制定出的軌道標準鋪設的?」

林文濤今日也有些興奮,他說道:「下官已經將皇上的軌道標準下發鐵路司,現在每個鐵路司的官員都熟記於心。」

似乎為了印證林文濤的話,平陽公主神態輕鬆地說道:」這軌道一共分為鋼軌,軌枕,聯結零件,道床和道岔。」

「其中這軌枕分為木頭和混凝土兩種,兩者相互間隔鋪陳,鋼軌和螺栓等構件則是鋼材,再加上碎石子的道床便基本上是合格的鐵道了。」

蕭銘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

平陽公主似乎有意在蕭銘面前表現,於是說道:「這鐵軌的鋪陳的軌距也是有講究的,按照標準,如今鐵軌俱都屬於標準軌,寬度為1435毫米。「

說道這裡,蕭銘讚揚道;「姑姑尚且都對這軌道標準熟記於心,朕便徹底安心。「

擁有超越這個時代的各種技術標準,蕭銘自然是不會讓大渝國的鐵路自己摸索軌道的標準寬度,直接拿出成熟的鐵路標準即可。

畢竟從一開始林文濤的蒸汽機車就是按照這個標準生產蒸汽機機車的,不過當代每個國家的鐵軌寬度都不一樣,這主要是為了防止其他國家在入侵的時候直接能夠使用對方的鐵路,比如俄羅斯就採用了比歐洲鐵路要寬的寬軌。

「皇上能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我一個弱女子,這是對我的信任,我又怎敢辜負皇上的期望。「平陽公主笑顏如花。

一個鐵路司的官員趁機拍馬屁道:「公主殿下為了這鐵路之事的確很辛苦,每日都要沿著鐵路巡視,臣等也是自嘆不如。」

蕭銘這時才注意到平陽公主黑了一些,他說道:「等這鐵路全線通車之日,朕親自為姑姑擺下酒宴慶賀0

平陽公主怔了一下,其實自來到青州之後她活的也是戰戰兢兢,這位侄子看似溫和,但是殺起人來也是一點都不手軟。

趙王和趙元良父子被凌遲處死那****是記憶猶新,曾經她也是愧對蕭銘的地方,所以現在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一心為皇家做事,只為能夠有個榮華富貴的下半生。

「多謝皇上,我可就等著那一日了。」平陽公主心中竊喜,顯然她在這件事上的作為讓蕭銘很滿意。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鐵路兩側的百姓越來越多,一眼望去看不到邊,這時林文濤說道:「皇上,蒸汽機機車已經準備差不多了,現在是否正式運行。「

蕭銘這時看了眼來時的方向,這時候斐濟和龐玉坤等官員也都向這邊來了,想必是平陽公主也通知了他們。

點了點頭,蕭銘說道:」開始吧,讓青州百姓和諸位愛卿一起見證大渝國首台蒸汽機車的運行。「

「是,皇上。「林文濤應了聲,接著對站台比劃了一下手勢。

在站台上有一個拿著紅旗的車站人員,在得到林文濤的示意之後,他揮動了手中的小紅旗。

隨著他的動作,蒸汽機汽車再次發出一聲響亮的汽笛聲,接著火車發出「哼哧,哼哧」的聲音在鐵軌上動起來。

斐濟和龐玉坤等官員到了蕭銘身邊,行禮之後,一個個伸長了脖子去看蒸汽機車。

在機車拖動長長的車身開始移動之後,龐玉坤驚呼道:「沒想到這蒸汽機機車真的能夠拖動如此長的車廂。」

斐濟同樣目露驚異之色,他說道:」的確,不過這跑的也太慢了一點。「

蕭銘微笑不語,在當代第一台蒸汽機車運營的時候也曾經被嘲笑過,但是最終蒸汽機車淘汰了傳統的牛馬運輸。

當然,現在林文濤製造的這台蒸汽機機車根本不是第一台蒸汽機車能比的,經過林文濤的測試,他安裝的往複式高溫高壓蒸汽機足夠讓機車的運行速度達到每小時六十七公里,雖然比起當代的火車的速度很很多,但是已經十分難得了。

而且林文濤已經在研製復脹式蒸汽機,這種蒸汽機能夠兩次甚至三次利用蒸汽,大大提高了機車熱效率。

一旦這種蒸汽機研製成功,無論是蒸汽機機車還是蒸汽輪船在速度上都能夠得到巨大的提升。

「吭哧,吭哧。」

蒸汽機車在出站之後的速度越來越快,兩路兩側的百姓這時發出了驚呼之聲。

在這之前,很多百姓都很疑惑這條奇怪的東西是用來做什麼的,現在他們終於明白了。

不過從未見過蒸汽機車的他們倒是被這一幕嚇得不輕,而混在人群里的青州大學學員則不住的歡呼,這件事對他們同樣意義重大,因為這證明了他們拋棄了四書五經的正確。

比青州百姓更震驚的是那些西方商人。

「我的神吶,這到底是什麼?我在大渝國見到了什麼?」一個西方年輕商人驚呼道,而在他身邊是一個年紀稍長的西方人,他是年輕人的父親。

「這是科學。」年輕商人父親的眼中閃爍瘋狂的光芒。

年輕商人看向父親,在他的記憶中父親十分博學,他繼續問道:「父親,那這到底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但是這一定是個不可思議的東西,也許我們應該留在這裡搞清楚他們是什麼。「年長商人語氣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