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五十七章 發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五十七章 發酵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黃炳安是柳京城左議政黃自詡之子,也是柳京城中聞名的紈。

和大渝國一樣,在柳京城生活的紈子弟平日都有賭錢的愛好,這黃炳安在柳京城是賭錢的翹楚,斗蛐蛐中的宰相。

前兩日,一個從海古城來的商人說了海古城中有了不少新奇的賭錢玩法,他就如同狗熊聞到了蜂蜜的味道,心裡痒痒的難受,非要嘗試一下不可。

雖然對海古城的了解不多,但是黃炳安還是懂得一些事情的,現在高麗和大渝國簽訂了條約,兩國之間正式休戰,所以他倒是不怕在海古城中玩耍。

畢竟這段時間不少高麗商人前往海古城,都安全的回來了。

所以這次他乾脆換了一身商人的行頭前來這賭坊一看究竟,而且特意用馬車拉了很多銀子過來。

到了海古城,黃炳安在酒樓吃了一頓飯,酒飽飯足便挺著圓滾滾的肚子下了樓,在侍衛的簇擁下,轉了幾個彎,進了海古城中央的賭坊。

「這位貴客,請進!請進1大賭坊的門口站著一個小二,見到黃炳安衣著華貴,還帶著侍衛,心想這是遇到大戶人家了,連忙招呼。

自從這大賭坊開始營業,這生意是一天比一天火爆,現在往來海古城的商客誰不知道海古城開了一個新奇的大渝國賭坊,每每賺了點余錢,一些商人都會到這裡揮霍一下。

最主要的是這裡用的都是前所未見的賭博方式,這也讓那些嗜賭成性的人很快就被這種賭博方式吸引了,因為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更是可以獲得全身心的娛樂放鬆。

探著腦袋往裡面望了眼,黃炳安看到裡面擠著滿滿的人,此起彼伏的吆喝聲不時從裡面傳來。每個桌子周圍都是水泄不通。

見黃炳安這副樣子,小二瞬間明白了什麼道:「這位貴客,你是第一回來吧,那我給你個建議,先到裡面看幾把,學會了再押注,否則很容易輸錢的。」

黃炳安是個極為好面子的人。在柳京城的時候他什麼不會玩,到這裡卻被當成了土包子,他道:「本王…我只是在等僕人送錢來而已。」

小二以前在大渝國便是賭場里僕役,什麼樣的人沒見過,這好面子的人多了去了。

不一會兒,安置了馬匹的僕人匆匆跑了過來,在大賭坊門口找到了等待的黃炳安,把一袋一百兩的碎銀子給了他。

自覺丟了面子的黃炳安故意在店小二面前晃了晃銀子,然後趾高氣昂地進了大賭坊,讓小二感到頗為莫名其妙。

大搖大擺地進了大賭坊,黃炳安的到來只是讓那些圍繞著賭桌押注的賭客回頭望了他一眼他而已,接著他就被直接無視了,找不到一點在柳京城呼風喚雨的滋味。

哼了一聲,黃炳安也不打算和這些商人計較,再說這裡是海古城不是柳京城,也沒人認識他。

在幾個賭桌面前徘徊了一會兒,黃炳安被一種叫做德州撲克牌玩法吸引住了,站在賭桌錢目不轉定地盯著莊家發牌,看的是津津有味,這時候他渾然忘記了自己是個貴族,和這些賭徒攪成了一團。

「這個德州撲克其實就是比誰的牌大,每個人在開牌之前都要押上一點底子錢……」

黃炳安的身邊是一個大渝國商人,大賭坊運營后他幾乎每天都來這裡玩幾把德州撲克,來的也不大,運氣最差的時候一天輸了一千兩銀子,運氣好的時候還能贏幾百兩,他見黃炳安站在他身邊一直盯著他看牌丟牌,便開始詳細地給他講解起如何玩德州撲克,這幾天里像黃炳安這樣的新人越來越多,他這些老手也樂意教授,畢竟來的人越多,這裡就越熱鬧。

黃炳安聽著講解連連點頭,在基本摸透了德州撲克的玩法之後,他讓僕役去買了籌碼,也開始嘗試著玩起來,但他畢竟是新手,不明白這德州撲克的含義,其中這種遊戲比的就是看誰會騙,誰的心理素質高,但黃炳安只是按照牌的大小來押注,接到好牌他就下注大一些,小的就直接扔了,幾局下來,這一桌子賭客就摸透了他的套路,每當他押注多的時候,別人就不下注,最後他是沒有贏錢,竟是往裡面倒貼底子錢了。

見黃炳安越玩越入迷,一旁的大渝國商人鼓動道:「玩這個膽子就要大一些,你不會輸不起銀子吧。「

黃炳安在柳京城橫行霸道慣了,什麼東西都是要玩就玩個盡興,那裡聽得了這話,怒道:」我家的銀子買下半個海古城都足夠。「

大渝國商人眼睛一亮,其實他是賭徒,也是李開元安插進來的托,為的就是讓這些高麗商人和權貴多輸錢。

他說道:」在下真是魯莽了,來,我教你如何玩。「

黃炳安的精神越來越亢奮,漸漸地根本挪不動地方,直到黃昏開始宵禁的時候,賭坊的關門,他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而第二天他匆匆吃了早飯就趕到大賭坊繼續玩牌,此次他的馬車裡拉著數千兩銀子,非要玩個痛快才行。

不過大渝國商人看見每次黃炳安都要從馬車裡取銀子便心中一動,於是他說道;「黃公子,你這每次取銀子多麻煩,不如直接將銀子送到海古城青州銀行去,這樣一來,用銀子換成銀票,多方便。」

黃炳安今天的手氣不錯,贏了數百兩銀子,他細想一下的確是這樣,每次輸錢過後總要等僕役去取銀子,十分麻煩。

而且這兩天賭博,他看見桌子上不時出現一些銀票,證明這銀票可以在賭場用,於是說道:」行,這就差人去換。「

在大渝國商人忽悠黃炳安的時候,李開元站在二樓正在審視這一切。

賭場是小,生意是小,控制高麗的金融才是大,此次隱藏在賭場和貿易背後的便是大渝國的金融。

在建立的賭坊的同時他也將青州銀行帶入了高麗,在他和蕭銘的規劃中,將來高麗的銀子將全部在他們的銀行中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