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六十章 危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章 危報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石雲山看見身穿龍袍的青年和官員向鐵礦場走來的時候手心裡捏了一把汗。

他曾經是青州礦物司的一員,以前跟著錢大富走南闖北,在朝廷決定在萊蕪建立鋼鐵坊和鐵礦場的時候他主動要求來到萊蕪。

因為他本就是萊蕪人氏,對這裡十分熟悉。

在他緊張的不知所措之時,一行人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錢大富笑著對蕭銘說道:「皇上,他就是老奴時常提起的石雲山,這萊蕪礦山就是他現的。」

路上的時候錢大富就把這石雲山介紹了一遍,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石雲山,從石雲山木訥的表情看的出來,這是一個老實本分的人。

「下官參見皇上。」錢大富介紹之後,石雲山向蕭銘行禮。

「免禮。」蕭銘的興緻現在全在礦場的生產上,他說道;「錢大富說你精明強幹,朕此次便看看你把這鐵礦經營的如何了?」

石雲山點了點頭,「皇上請隨下官來。」

說罷,石雲山帶著蕭銘和一眾官員到了礦坑前,萊蕪的這個鐵礦處在群山環繞之間,在周圍是低矮的山丘。

看了眼周圍的環境,蕭銘看向礦坑,原本平整的地面現在已經形成了一個深五米的礦坑。

礦坑的範圍很大,徑直大概上千米,此時六千餘人正在礦坑裡揮舞著開採工具將一塊塊礦石從礦體上鑿下來。

「皇上,從礦山開採到現在一共半個月,我們礦場一共為鋼鐵坊提供了六萬噸礦石,平均一個匠人開採了十噸礦石。」石雲山指著揮汗如雨的匠人說道。

「六萬噸。」蕭銘滿意地點了點頭,他拿起一塊鐵礦石看了看。

這塊鐵礦石呈現棕紅色,屬於赤鐵礦,一般來說赤鐵礦含鐵率是百分之七十。

這六萬噸赤鐵礦石應該可以煉出四萬多噸的鋼。

石雲山生怕蕭銘嫌棄這個產量,於是說道:「皇上,開採鐵礦十分辛苦,匠人拿著工具有時候很長時間才能敲碎一塊礦石,開採十分艱難。」

「朕懂的,這六萬噸礦石已經實屬不易了。」蕭銘神態溫,他看出石雲山的擔憂。

石雲山鬆了口氣,帶著蕭銘繼續參觀,當他走道礦場的蒸汽機邊時激動道,「皇上,如今這礦山能夠出產這麼多的礦石多虧了這蒸汽機的功勞,有了他,匠人直接將礦石放在礦車上,使用蒸汽機將礦車牽引上來即可。」

蕭銘和官員這時看見了通往礦坑內的鐵軌,在鐵軌上礦車來來往往,礦車上裝滿了礦石。

這一幕讓蕭銘徹底安心了,他主要擔心的就是蒸汽機運用問題,現在大渝國進入了蒸汽時代,只有依靠蒸汽動力才能飛躍前進。

檢查了蒸汽機在礦山的使用,蕭銘和石雲山又去了匠人的生活區。

現在渺無一人的曠野中已經矗立起來一間間的紅磚房,儼然成了一個聚居區。

在當代,很多礦山周圍都會形成城鎮,蕭銘將萊蕪重點打造成鋼鐵坊和礦場,這裡也會因為這些產業形成一個依靠鋼鐵工坊和礦山生存的城鎮。

簡單看了礦山,蕭銘和眾人又去了萊蕪鋼鐵坊。

現在的鋼鐵坊正忙得熱火朝天,被運輸過來的鐵礦石在這裡變成了紅紅的鋼水,再變成各種形狀的鋼鐵產品。

萊蕪鋼鐵坊的坊監叫常飛,以前是青州鋼鐵坊的技術骨幹,為了這個大型的鋼鐵坊他被派遣到這裡。

進了鋼鐵坊,常飛帶著眾人詳細地看了工坊內的六條生產線,現在五條生產線都在忙碌著。

「皇上,目前萊蕪鋼鐵坊主要生產的是鐵軌零件,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農耕器具,日常鋼鐵用品之類的東西,六條生產線剛剛能夠滿足訂單。」常飛擦著汗珠,眼睛看著轉爐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

蒸汽機「哼哧」的聲音不斷在鋼鐵工坊響起,傳統的鍊鋼方法因為蒸汽機的參與而節省了很多勞力。

蕭銘滿意地看著這個充斥著各種機械的近代鍊鋼廠,在他的規劃中,萊蕪鋼鐵廠主要生產的是民用鋼鐵產品。

而青州工坊和開平鋼鐵坊主要是為了生產軍用鋼鐵,只有滿意軍用的前提下才會生產民用商品。

這次的萊蕪的巡視讓他對青州的鋼鐵生產能力有了計較,在他看來萊蕪鋼鐵廠一年足以生產一百萬噸鋼鐵。

而開平鋼鐵坊估計也差不離,再加上青州鋼鐵坊,大渝國的一年的鋼鐵產量應該有二百二十萬噸。

這個產量已經能夠完爆英國了。

不過大渝國國土廣袤,人口眾多,若是細算下來,在平均數上他還是不如英國的。

對此蕭銘並不氣餒,總量上的越也是越,現在有了這樣的基礎,在技術上他已經過了英國。

巡視了礦山和萊蕪鋼鐵坊,蕭銘在萊蕪休息了兩日,接著又趕往開平鋼鐵坊。

和預計的一樣,開平鋼鐵坊的產量和萊蕪比起來半斤八兩。

接下來的半年內趁著蠻族消停的時間他又先後巡視了變法要求建造的其他的工坊,對變法的實施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總體來說,在龐玉坤和斐濟的強力推動下,現在工坊的建造都很順利,其中大部分工坊現在已經能夠投入生產,還要一部分也即將先後投入生產。

到了那時,大渝國便形成了以官辦工坊為核心的一條工業鏈,而這個鏈條將會為大渝國提供源源不斷的工業品。

而最重要的是,初步成型的工業將會為戰爭提供資源供給。

忙活了半年,時間從春季進入秋季,在往年每到這個秋高馬肥的時刻官員們都會心驚膽戰。

因為秋季往往是蠻族對大渝國動的進攻的時候,這半年來蠻族過於安靜讓蕭銘一直提著心,這種平靜讓他有些不安。

而這種擔心在他從登州返回青州的時候得到了應驗。

蠻族騎兵忽然繞過北方關隘,從吐蕃方向出現在了松州城下,僅僅一日的時間松州城被攻克,蠻族大軍直搗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