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六十四章 征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十四章 征虜!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偏斜的一輪夕陽將松州城染成紅色。

黃色的土地上煙塵飛揚,戰場上一片肅殺之色。

羅權,戚光義,魯飛站在一起,使用望遠鏡看著不遠處松州城牆上的守軍。

魯飛對著松州城一頓臭罵之後,說道:」羅將軍,看這個樣子松州城內的蠻族守軍不多,趁著太陽還沒下山攻入城內不遲。「

若是以前,羅權自是認為魯飛是在說大話,但是現在大渝國的軍事改革和裝備讓大渝國有這個能力在兩個時辰內攻破城門。

何況此次魯飛還率領著裝備了新式武器的士兵。

「如果能夠奪下松州城當然最好,如此一來就能將博多困在這裡,一點點殲滅。」羅權點了點頭。

戚光義附和道:「沒錯,再配合著壕溝,蠻族的騎兵是不可能在火槍的射擊下從壕溝上攻入城內的。」

魯飛摩拳擦掌,他最喜歡的就是打仗,在金陵城的時候他除了每日練兵清閑的要死,得到軍令他幾乎興奮的一夜沒睡。

「嘿嘿,既然如此,就試試這軍工坊提供的新式火槍。」魯飛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當在金陵城看見這些新式火槍的時候他饞的幾乎流口水,在試用之後他更是急迫地想為自己的士兵裝備上這種火槍。

若不是軍法嚴明,他都有把這些火槍留下來的衝動了。

定下攻城之事,松州城下的大軍立刻動了起來,魯飛讓手持征虜火槍的士兵全部站在了城牆一百五十米的位置。

根據軍工坊提供的資料,征虜火槍的射程是九百米,五百米還能有精確度,但此時的精確已經下降到了百分之五十,所以征虜火槍最佳的射擊位置三百米,當然,三百米之內的精確度會越來越高。

從火槍誕生的時候起魯飛就跟著蕭銘南征北戰,對於征虜火槍的這種特點他自然知道該如何利用。

在面對守城步兵時候他自然不需要拉長距離,重要地是保證射擊的精確度同時保護己方士兵不會被弓箭所傷。。

所以一百五十米這個距離很合適。

在他的命令下,手持征虜火槍的士兵呈三排在城門前排列,六百米的城牆範圍內三千餘士兵將槍口對準了城上的士兵。

不同於以前的盲目對射,此次征虜火槍手卻是仔細瞄準了城牆上的蠻族守軍。

除了擺成陣列意外,還有二百個征虜火槍手扮演著散兵的角色,他們分佈在不同的位置,尋找射殺敵方士兵的機會。

「這些是?」羅權出發的匆忙,還未了解這些散兵的作用。

魯飛解釋道:「這些士兵都是軍中挑選出射擊比較精準的士兵,他們在大方陣的掩護下負責射殺敵人的將領。」

羅權的眼睛一亮,他點了點頭,」擒賊先勤王,妙哉。「

二人說話的時候,陣列很快布置完成,看了看天色,魯飛對炮兵校尉陳霆吼道:「把老子的野戰炮拉上來,給我把城門給轟開1

「是,將軍。」

陳霆原是羅信的部下,在軍隊改革之後,炮兵被拆分,曾經優異的炮兵將領都被分散到各個軍中。

聞言,他立刻讓士兵將被馬匹牽引的野戰炮拉過來,把野戰炮部署在正對城門的位置。

一切準備完畢,魯飛吼道:「開火0

隨著他的命令下達,征虜火槍手紛紛扣動扳機,火帽產生火花點燃了火藥,「砰」的一聲槍響,錐形子彈順著槍口直奔目標。

在大渝國軍隊出現在松州城下,松州城內的蠻族士兵就陷入了混亂當中,尤其是隨後的火器部隊抵達讓負責守城的蠻族將領心情他更是沉重。

「這群大渝國士兵在幹什麼,這至少是一百五十步的距離。」一個蠻族千夫長疑惑道。

城內的萬夫長搖了搖頭,」據我所知,大渝國的火槍射程沒有這麼遠。「

他的話音一落,只見城下冒起一陣火光,千夫長悶哼一聲忽然倒下,見狀他大驚失色。

而當他看向千夫長的時候只見千夫長的胸口不斷冒著鮮血。

震驚之下,他看向城外的大渝國的軍隊,這時一顆子彈在他眼中一閃而過,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這顆子彈便射入了他的眉心。

轉眼間城內的萬夫長和千夫長便倒在了血泊中,失去指揮的蠻族士兵一片大亂。

在二人倒下的同時,凡是露出身子的蠻族士兵不斷倒下,這加劇了蠻族士兵的混亂。

羅權三人一直在注視著城頭,羅權心中震撼,此次的征虜火槍精確度和射程的確提升很大。

「哈哈哈……」魯飛大笑起來,戰場上征虜火槍再次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他對陳霆說道:」開炮0

「轟轟轟……」

在城牆上陷入混亂的時候,炮兵開始對城門猛烈轟擊,三輪齊射之後松州城門轟然倒塌。

「沖啊0隨著魯飛一聲令下,上了刺刀的火槍兵紛紛進入戰壕向城門口移動而去。

從壕溝爬上地面,他如同海浪一般進入松州城內。

而征虜火槍手也沒有閑著,他們不斷壓制著城頭的蠻族士兵,防止他們對襲擊城門口士兵。

羅權在軍事學院不過是紙上談兵,如今在戰場上切實體驗了一把火器攻城的實戰。

心中震撼之餘,他明白曾經的刀劍弓馬時代將一去不復返。

伴隨著衝鋒號激昂的響聲,火槍兵如同潮水一般湧入松州城。

城內,殘餘的蠻族依舊激勵反抗,他們拿著彎刀,面色猙獰的沖向了入城的火槍兵。

面對城內的蠻族士兵,大渝國的士兵目光冷峻,國讎家恨讓他們比蠻族士兵還要冰冷和殘酷。、

望著衝過來的蠻族士兵,火槍兵們靈活地變換著隊形,時而聚在一起對著他們一陣齊射。

時而集體端起刺刀衝上去和蠻族士兵搏殺。

在大渝國人的記憶中蠻族士兵一向野蠻兇悍,但是現在此時的戰場上大渝國士兵表現的更加勇猛。

六年的時間,大渝國軍隊儼然從一隻綿羊成為一隻惡狼。

蠻族一向好勇鬥狠,這一刻他們忽然發現軟弱的大渝國士兵變得比他們還要兇悍。

這些人拿著刺刀如同死神一般,往往一個突刺就殺掉一個蠻族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