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百七十三章 材料限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十三章 材料限制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八千人對兩萬多精銳的胸甲騎兵。

這場戰爭註定是一場屠殺,密集衝鋒的胸甲騎兵催動戰馬排三倒海一般沖向了蠻族騎兵。

在雙方撞擊的前的一瞬間,胸甲騎兵集體抽出弩箭發射,接著將弩箭當做武器扔向其他蠻族士兵。

照面的一瞬間蠻族騎兵便是紛紛倒下,引起陣型的混亂。

戚光義見狀,立刻指揮騎兵從兩側繞后將蠻族騎兵包了餃子,經過一個時辰的廝殺之後,蠻族騎兵全軍覆滅,戰場上只剩下遊盪的戰馬。

「打掃戰場,將戰馬全部收集起來。「戚光義渾身浴血,阿奇格不知道死在了那個士兵的手中,但是他懶得去找。

現在他需要是只是蠻族的戰馬,據他所知,此次蠻族入巴蜀一共是六萬三千人。

其中有三千人在進入吐蕃之後或是死,或是掉隊,進入巴蜀的只有六萬人。

不過即便如此這次全滅六萬蠻族騎兵也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因為在以往的戰爭中消滅的主要是蠻族的奴隸兵,真正的蠻族士兵死亡很少。

所以,那種戰爭的失敗根本沒有對金帳汗國造成多大的影響。

對現在食物短缺的蠻族來說,奴隸兵死多少都是無所謂的,在他們眼中,奴隸根本不是人,而是貨物。

但是這次損失了六萬鐵騎的蠻族必然會感到疼了。

相反,現在的戚光義做夢恐怕都會笑醒了。

這六萬騎兵的戰馬除去損失的數目,他至少可以再次組建四萬人的騎兵,如此一來,大渝國每隻軍隊中能夠配備上足夠數目的騎兵了。

笑眯眯地審視著戰場上的馬匹,戚光義忽然想起了什麼,他立刻叫來士兵,讓他將阿奇格伏誅的喜訊傳回青州。

如此一來,此次巴蜀之亂算是徹底平定了。

五日之後,消息抵達青州。

看了戚光義送來的消息蕭銘終於鬆了口氣,他最擔心的便是這批騎兵對大渝國的持續破壞。

現在這些人全部被清理掉,大渝國國內算是安穩下來了。

「皇上,這下您可就安心了吧,此次的事情真是誰都沒想到。「錢大富笑著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大渝國很大,所以才會有如此多的漏洞可鑽,以前對他對巴蜀重視程度不夠,對吐蕃的防範也過低。

現在他必須得提高警惕,穩定西南方向的國土,因為這裡除了是大渝國的天府之國外,還是大渝國內鉻儲存量最高的地區,尤其是吐蕃所處的位置更是富礦所在。

而他需要鉻的原因也很簡單。

因為現在大渝國的火槍發展已經到了一個瓶頸期,根據宋長平提供的測試數據,這批火帽擊發槍在使用無煙火藥之後出現了低概率的炸膛現象。

而這種現象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對這個問題,蕭銘其實早有預料,所以他讓宋長平嚴格限定了無煙火藥的劑量,生產少量無煙火藥紙殼子彈,依舊大規模使用黑火藥紙殼子彈。

原因很簡單,就是他預料到槍管的質量會承受不住火藥爆炸的劑量,畢竟伴隨著無煙火藥子彈出現,槍械開始採用鉻鉬鋼一類的槍管材料,而這種材料是他目前無法生產的。

所以,在還不能生產這種適用於槍管的合金時,大渝國的火槍恐怕只能止步于于此。

在技術上也只能向後膛發展,這還得需要精密零件才能實現。

想透了這些問題,蕭銘覺得現在是布局的時候了,大渝國西南方向在當代也是各種稀有金屬的富集地區,這個地方他要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而想要如此,他就得解決西南的敵人吐蕃,這次吐蕃放金帳汗國入巴蜀正給了他一個戰爭借口。

一旦他抽出空來征討吐蕃的時候隨時可以拿出來用。

「這巴蜀之亂雖已平定,但是禍首卻依然逍遙法外,朕會一個個收拾他們。」蕭銘沉聲說道。

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對了,此次戚光義俘獲了六萬蠻族奴隸兵,這些奴隸兵正是礦山需要的強壯勞力,你和去礦物司說一聲,讓他們差人去一趟巴蜀和吐蕃,秘密尋找鉻礦。」

錢大富精通尋礦,對這個自然了解,他說道:「是,皇上,待會老臣便去一趟礦物司,這六萬人可不能浪費了,現在大渝國的奴隸可緊俏著呢。」

定下尋礦的事情,蕭銘覺得還得去找一趟陸通,這鉻礦找到之後便是相關的冶鍊,這還得依靠他們來辦。

……

茫茫草原,從山海關出發的商人已經抵達了盛都,一路上他們將大渝國處死蠻族將領的手段也宣揚了出去。

「可汗,這便是博多台吉的屍骨。」商人伏地嚎哭。

金帳前,多爾戈的臉色蒼白如紙,而聞訊趕來的博多生母已經哭得昏天暗地,於此同時,不少金帳汗國的貴族也都悲傷地哭起來。

這是和大渝國發生戰爭以來,金帳汗國第一個死在大渝國的台吉。

兀朮骨,貝善,安巴等台吉俱都到場,望著裹屍布中的博多他們沉默了。

博多已經死了一個月,現在屍體已經變了形狀,但是他們依舊第一眼認出了這就是博多。

」可汗,博多是為了汗國而死,你一定要為博多報仇啊0博多的母親抱著多爾戈的腿哭喊道。

多爾戈一向很喜歡博多,所以才會此次派遣他去巴蜀,他本以為此次的事情輕而易舉,但是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紕漏。

這時他看向貝善,貝善毫無愧疚之色。

他知道自己無法責怪他,因為此次是博多自己貪心耽擱了撤離的時間。

因為根據約定的時間,博多早就該率領軍隊撤出松州城,但是在外的士兵沒有在約定時間看見他們出來。

「我的兒子,父汗會親手宰了大渝國的皇帝為你祭奠。」多爾戈的指甲因為太過用力而嵌入了肉里,強烈的憤怒在他的心中醞釀。

自他登上汗位以來,他遭受的所有屈辱都是這位大渝國的皇帝帶來的,現在他要率領他的帝國毀滅這個殺了他兒子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