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百章 龍旗飛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章 龍旗飛揚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衝鋒號悠揚激蕩的聲音在戰場上空盤旋。

全面進攻的號令傳達下來,大渝國士兵發出憤怒的咆哮聲向平州城發起了衝鋒。

這一刻,他們忘記了生死,心中只有對蠻族的恨。

是他們揚起屠刀殺了大渝國的百姓,讓他們失去父母和妻兒。

是他們每年縱馬在大渝國劫掠,讓他們食不果腹!

是他們奪去了曾經屬於大渝國的土地,讓他們無地可耕。

在他們眼中,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比蠻族更加殘忍,在他們的屠刀下大渝國時刻面臨著亡國滅種。

這是一個野蠻文明對先進文明的毀滅,現在他們絕對不會讓這件事發生!

「殺1

震天的怒吼聲,士兵們勇往無前,他們要用手中的刀槍為身後的父母,為他們的國家贏得千秋萬世的尊榮。

蠻族士兵驚恐地望著悍不畏死的大渝國士兵沖向他們,在戰場上他們最恐懼的便是大渝國士兵衝鋒的軍號聲。

這種軍號彷彿有一種魔力,一旦被吹響,大渝國的士兵便會士氣高漲,變得十分兇悍。

而他們體會最多的還是恐懼。

城前,魯飛心中熱血激蕩,他抽出腰間的佩劍高隨同士兵一起殺向平州城內。

同蠻族作戰多年,他已經摸透了蠻族的秉性。

這是一個落後而又野蠻的部族,正是因為野蠻,所以他們表現的悍不畏死。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怕死。

事實上正如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一旦大渝國士兵表現出比他們還要嗜血,這些蠻族士兵也會崩潰。

另一側,蠻族騎兵在瘋狂地衝擊著保護側翼的車陣。

但是在羅信的指揮下,這些騎兵每次的衝鋒都會被擊退,車陣如同往常一樣成了阻止騎兵逾越的屏障。

在車陣的內的火槍兵像是上次冀州之戰一樣組成了空心方陣,他們時而在車陣外圍射擊,時而躲車陣內。

只是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現在車陣外已經堆積了很多蠻族騎兵的屍體。

第一個萬人隊衝擊失敗之後,不甘心的蠻族騎兵也再次派遣兩人猛攻車陣,其中一部分騎兵直接下了馬向車陣衝來,他們試圖接近車陣打開缺口,

但是緩慢衝鋒的蠻族士兵更是火槍兵射擊的最佳目標,不同冀州之戰,現在大渝國軍中裝備的都是線膛槍。

無論是距離還是威力都遠遠勝過以前的滑膛槍。

一陣硝煙瀰漫之後,蠻族士兵接二連三的倒下,密集的火力下蠻族始終無法接近車陣。

相對魯飛和羅信,雷鳴的處境極為艱難,兀朮骨集中了大部分的騎兵試圖將他們全部消滅。

想在雙方騎兵衝擊之後陷入了混戰,大渝國騎兵中裹著蠻族,蠻族騎兵中裹著大渝國的士兵。

馬刀揮舞,鮮血飛濺,混戰中的雙方都殺紅了眼,一些憤怒的士兵直接撲向蠻族士兵滾落在地繼續廝殺,一些士兵則是拿著馬刀往複衝殺。

派出一部分騎兵同雷鳴交戰的同時,兀朮骨同樣集中了三萬騎兵向空心方陣發動死亡衝鋒。

面對不要命一樣衝過來的蠻族,第一個空心方陣在傾斜了所有火力之後硬碰硬抗住了蠻族騎兵的第一次衝擊。

但是他們接下來迎接的是第二次,第三次衝擊。

在人數處於劣勢的情況下,第四次蠻族衝鋒的時候他們的空心方陣被蠻族撕裂,拿著火槍的士兵同樣和蠻族陷入了混戰之中。

「撤退,撤退到後面。」

方陣被撕裂之後,指揮方陣的師長焦急的喊道,一旦陣列被沖亂,下面就是騎兵對步兵的屠殺。

這批士兵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兵,他們立刻反應過來向其他方陣間的空隙跑去。

蠻族騎兵緊追不捨,這時其他方陣開始傾斜火力,追過來的蠻族紛紛倒下,這時又一波蠻族騎兵向他們衝來。

空心方陣中間的師長們一個個面色冷峻,他們十分清楚如果蠻族騎兵不斷發動死亡式的衝鋒,他們很快就會頂不祝

但是無論如何他們現在都不能退,因為一旦撤退,魯飛的軍隊便會遭受蠻族騎兵的殺戮,那時平州城的戰事將會以失敗告終。

「堅持住,即便是剩下是最後一個人我們也要守住這裡。」決絕的命令從一個師長口中發出。

士兵們緊緊握住手中的火槍,他們看向衝過來的蠻族騎兵咬緊了牙齒。

沒有人是不怕死的,但是對他來說有些東西比死亡更重要,這便是他們現在堅持在這裡而不崩潰的理由。

廝殺還在繼續,整個平州城戰場成了血與火的世界。

平州城前,魯飛一劍刺穿了蠻族萬夫長的胸口,面對開始崩潰的蠻族士兵他高喊一聲,率領士兵殺入了平州城內。

「將大渝國的龍旗插上城頭,快點0魯飛一邊奔跑一邊對傻道。

得到命令,親衛立刻扛著手中的龍旗從破碎的城牆爬上了頂端,接著他站在城牆上使勁搖著龍旗。

這一幕被快被戰場上的雙方所察覺。

羅信看見城牆上的龍旗大笑道:「不愧是魯飛,打仗還是勇猛依舊。」

接著他看向形勢有些不妙的雷鳴說道:」立刻增援虎賁第三軍0

現在魯飛的軍隊已經破城,他根本沒有必要在保護側翼,因為騎兵無法在城內發動大規模的衝擊,對魯飛的威脅不大。

兀朮骨同樣和雷鳴同樣看見了城頭的龍旗,雷鳴見狀頓時振奮起來,手中馬刀揮舞的越發剛猛,衝過來的蠻族騎兵一個個倒在他的馬刀下。

與雷鳴的反應相反,兀朮骨心中一片冰冷,守了這麼長時間最終他們還是沒有保住平州城。

」撤退0沒有絲毫猶豫,兀朮骨下達了命令。

大渝國軍隊入城說明平州城內的軍隊全面潰散,現在大渝國軍隊完全可以集中全部兵力來對付他的騎兵。

如果再不走,他的損失很更慘重,而且經過此次戰事,他越發明確了一點,只有騎兵才能對大渝國遭成威脅。

拿著刀劍的其他軍隊根本無法阻止拿著火槍的大渝國軍隊。